第一卷 第21章 一大群刺客
作者:贺兰妹妹      更新:2018-08-10 01:00      字数:1723
唐蕊那贱人敢毁她的容貌,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她定要唐蕊生不如死。

    首先最重要的,是恢复她的美貌。

    哪里能找到美颜丹呢?

    天黑时分,唐蕊四人错过了进镇的时辰,露宿在了一座山里的小溪边。

    白青负责做饭,唐蕊坐在火堆旁打坐修炼,颜溪胤和苏蔚坐在小溪边对弈。

    棋盘和棋子皆是白玉做的,十分漂亮。

    颜溪胤执白子,他刚准备落下一子,忽然一阵水光晃动,他侧目看了眼,不知为何想到了唐蕊洗澡的那一次。

    一股热流冲上鼻子。

    他流鼻血了。

    苏蔚瞧见颜溪胤流鼻血了,像是看到了极为稀奇的东西一样,一脸的打趣,目光怪异,“我说颜溪胤,你到底是想到什么美好的画面了?让我猜猜,多半是和她有关吧?”

    他伸手指了下在一旁打坐的唐蕊。

    颜溪胤淡然的拿出帕子擦干净鼻血,当做没有听到苏蔚的话,落下一子,脑海中却是怎么也挥不去唐蕊洗澡的那副场景。

    现在想起来,她的身材不是一般的好,前凸后翘,该有的全有,不该有的一点儿也没有。

    当时,衣服紧紧的贴在她的身上,将她的一切展露在了他的面前。

    颜溪胤想到这里,又流鼻血了,他再次淡然的擦干净鼻血。

    苏蔚看得哈哈大笑,也不顾下棋了,“哈哈哈,笑死我了,这个笑话可以让我笑几百年了。颜溪胤,我第一次瞧见你因为某个女子而流鼻血的,回头我一定告诉颜伯父和颜伯母。”

    “唐姑娘,颜溪胤在幻想你的某些美好地方,流鼻血咯。你若是再不阻止,他便该想到和你入洞房的事了。”

    颜溪胤一掌挥向苏蔚,苏蔚在第一时间逃走,他身后的地方裂开了一道长约十来米的裂痕。

    “我靠,你下手也太狠了一点吧。”苏蔚跳着脚,极为不满的说道,“我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你用得着恼羞成怒么。”

    白青心里腹诽,苏少主,您在我家少主面前永远学不乖,总有一天会被虐死的。

    唐蕊退出修炼,睁开眼淡淡的瞥了眼颜溪胤,“他能力不行,也只能幻想了。”

    苏蔚意味不明的哦了一声,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唐蕊的反应和其他人不一样,是个与众不同的女子。

    他也有点心动了,怎么办?

    颜溪胤轻哼了一声,在不久的将来,他一定会让唐蕊知道,他的能力到底行不行。

    突然,数个刺客出现在唐蕊四人的周围,将唐蕊四人团团围住的同时,二话不说便攻来。

    颜溪胤一瞬来到唐蕊的面前,把她护在身后,一掌拍飞袭来的刺客。

    白青从自己的空间戒指里拿出佩服,与刺客们交手,苏蔚则是左躲右闪的和刺客玩。

    “颜溪胤,这次是你哪位叔叔还是伯父?”苏蔚笑眯眯的说道,“我看有可能是他们联手,上次可是差点杀了你的。”

    白青几乎是一剑一个刺客,但刺客的人数太多,源源不断的攻向他。

    颜溪胤的眼目中聚集了狂风暴雨,他的那些叔叔,伯父们真是一点儿也不安分,看来是上次的教训还不够。

    唐蕊从苏蔚的话中抓住了几个关键,颜溪胤是颜家的少主,也就是颜家下一任的家主。他的那些叔叔,伯父们为了颜家家主的位置,意图杀了颜溪胤,夺得家主之位。

    这和前世她经历的差不多。

    只不过,现在的她太弱小,不像前世那般强大。一旦颜溪胤的那些叔叔,伯父们得知她的存在,她的小命便要玩完了,所以这些刺客必须全死。

    刺客头领深深的看了眼唐蕊,第一次看到颜溪胤护着某个女子,如此看来这女人对颜溪胤很重要。

    他的右手在半空中打了一个手势,忽然数个刺客朝着颜溪胤攻去。

    白青被好几个刺客缠住没办法脱身,无暇解决颜溪胤遇到的麻烦。

    苏蔚在一旁和几个刺客玩,一点儿帮忙的意思也没有。

    只见颜溪胤右手轻轻的一挥,冲在最前面的几个刺客便如同破布娃娃一样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死了。

    后面的刺客补充了死了的刺客,几个呼吸间来到颜溪胤的面前。

    颜溪胤一手护着唐蕊,单手和数个刺客交手游刃有余,几乎是一掌劈死好几个刺客,刺客无法近身。

    一旦有刺客死亡,便会有相同数量的刺客补充,这些刺客似乎是打算用车轮战对付颜溪胤。

    唐蕊大概数了一下刺客的数量,从空气的波动和杀气来看,起码有两百多个刺客。这些刺客的修为很高,是专门为对付颜溪胤而准备的。

    能一次准备这么多数量,且修为高的刺客,足见颜溪胤的叔叔,伯父们是下了血本的,意图在这一次杀了颜溪胤!

    颜溪胤之前的伤势未愈,禁不起车轮战,而且……这些刺客的目的似乎是她。

    从颜溪胤护着她的情况,刺客头领看出了不同,打算利用她来威胁颜溪胤。

    突然,一股威压袭来,唐蕊闷哼一声,嘴角溢出丝丝鲜血,脸色一寸寸的白了下去。

    她……受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