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玩意儿
作者:老驴      更新:2018-10-24 22:12      字数:2159
    傍晚,是收购田螺和海螺的时间,陈枫急匆匆回来家等着。

    由于冯爱琴还没有好利索,所以陈银玲今天没来,只能陈枫自己忙活了。

    不过很快过来一个帮忙的。

    “斌弟,你咋来了。”陈枫看着帮忙的陈斌问道。

    “我在家闲着没事,就过来帮帮忙。”陈斌只是简单道。

    陈枫微微点头,“不错,有觉悟。”

    “嘿嘿……”陈斌咧嘴一笑,以往的内向和懦弱一扫而光,他在逐渐成长。

    这是好事,陈枫颇感欣慰。

    ……

    收购的事情办完天也黑了。

    陈枫累得够呛,陈斌歇会儿后也回了家。

    因为天热,出了一身,陈枫感觉身上腻歪的难受,打算冲个凉水澡。

    陈枫直接脱了衣服,在院子里洗了起来。

    反正在自己的家里,怕啥,有没人看。

    正洗到关键地方,院门竟突然打开了,陈银玲跨步走了进来。

    “小枫哥……”

    陈银玲张嘴就要喊人,但眼睛却已经看到了正在洗澡的陈枫。

    陈银玲直接愣住了,然后眼睛大睁,嘴巴越张越大,当看到陈枫那狰狞之物的时候,啊地一声叫了出来。

    “啊……”

    丫的,我滴个姑奶奶啊,你咋这个时候过来了,我的纯洁身体被你看光了,你还有脸叫,要不要脸啊。

    “别叫啊。”

    陈枫一个箭步过去,捂住了陈银玲的嘴,“瞎叫啥,别人还以为我对你怎么滴了,我可是受害者。”

    但下面尴尬的事情又发生了,由于陈枫光着……没穿衣物,此时又贴那么近,那里的玩意儿正好顶在陈银玲的腿上。

    况且,陈银玲只是穿了一条短裤,以至于……皮肤真真切切的接触在了一起。

    卧槽槽槽……这感觉……好温柔……还有点嫩滑……

    嘎!

    那玩意儿情不自禁的……敬了礼……

    陈银玲感觉到了异样,这是啥?啥东西?咋这种感觉呢?

    她低头一看,又是一愣,然后脸蛋像天空的太阳,腾地一下红了起来,全身都像火烧了一般。

    “走开,好吓人。”陈银玲一把推开陈枫,逃似的跑出了门外。

    她腿一软,差点坐在地上。

    太羞人了。

    那东西她只是听说过,但从来没见过。

    今天算是见到了,但太难看了,和想象中的不一样……

    呜呜……好羞羞。

    “那东西……”陈银玲咬着小嘴,心怦怦跳,“自己这是咋了,总想着那东西干啥,真是的,呸。”

    陈枫一阵尴尬后,也是无奈,没办法,这事撞上了,想不发生也不行。

    说起来这事也不能怪他,他又不是有意的。

    慌乱下穿好衣服,陈枫追了出去,见陈银玲没走远,就在门前的大树下站着,低着头,看着树根,不老实的小脚已经在地面上磨出一个小土坑,土屑外翻成两堆。

    陈枫揉了揉自己的脸,吐了一口气道:“那个,银铃妹子,刚才……”

    陈银玲突然转过身来,打断了他的话,“刚才啥也没发生,我啥也没看见。”

    “呃……”陈枫一愣,顿时明白了陈银玲的意思,连忙道:“对,刚才啥都没发生,只是一个闹剧,不,闹剧都不是,只是花了眼。”

    “嗯嗯,对,是眼花了。”陈银玲小鸡啄米般的一阵点头。

    但陈银玲虽然这么说,但眼睛还是有意无意的看向了陈枫的那里,刚才的那一幕再次在脑海中闪现,乖乖类,那东西无法忘记。

    陈枫感觉到陈银玲的目光,下意识夹了夹腿,陈银玲虽然只有十六岁,但各项都发育成熟,被这么盯着,是个男人都会不自在。

    怎么说也是大姑娘了,啥事情都懂得。

    “那啥,你找我有啥事?”陈枫只得转移话题。

    “哦,呃,我来给你送点东西。”陈银玲举起手中的东西,原来她手里一直拿着东西呢,刚才没注意。

    “这是我爸为了感谢你今天救我妈,特意让我给你送来的两瓶酒,他说有些年头了,他一直没舍得喝,今天就送给你。”

    “给,你拿着吧。”

    陈银玲把两瓶酒递给了陈枫。

    陈枫接过一瞧,嘿,还真是有些年头了,标签都已经发黄,看了一下日期,距离现在已经十年了,果然是好酒。

    估摸一下,这两瓶酒起码价值几百块。

    “十年前的特香型仙谭大曲,这酒很珍贵,你还是拿回去吧,我留着没用。”陈枫想了想,推辞道。

    他不爱喝酒,放着还真没用,只有让别人喝掉。

    “别呀,这是我爸的心意,你一定要收下,不然我回去也没法交差。”陈银玲急了,东西拿过来哪有再拿回去的道理,万万不可。

    陈枫看她的样子,知道这东西今天要非收下不可了,不然会驳了对方的面子,“那好吧,我就收下了,替我谢谢你爸。”

    “那就对了,我走啦。”任务完成,陈银玲急匆匆就走。

    这里太尴尬,她在这多待一秒脑子里都是那玩意儿,实在受不了。

    陈银玲走后,陈枫这才返回家,找个东西把酒放好,说不定以后能用上。

    趁着现在有空,他就把今天的田螺和海螺施展了一遍“助长术”,完事后关门去了罗红衣家。

    罗红衣知道他回来,所以就做了他的饭,似乎陈枫在她这里吃饭已经理所当然了,她也已经习惯了。

    陈枫要是那次不来,她心里还挺牵挂。

    吃过饭后,陈枫坐在院子里乘凉,小爱在一旁玩耍,罗红衣忙活着洗衣服。

    陈枫面带微笑的看着罗红衣的背影,心中一阵痒痒,他见过那么多女人,还是罗红衣最让他有感觉。

    光是这诱人的背影就够他遐想半天。

    而且罗红衣现在洗的衣服里还有几件小衣服,白的红的分外惹眼,在罗红衣的轻柔间荡起一圈圈粉色的涟漪,让人如痴如醉。

    陈枫看得有些痴迷,不知不觉把手指放在了嘴里,表情似笑非笑,一脸贱相。

    “小枫哥哥,你干嘛吃手?又饿了吗?”小爱两只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看着陈枫,满脸疑惑。

    陈枫一愣,赶忙拿下了自己的手,“不是,我牙有个东西,感觉不舒服。”陈枫随口编了一个瞎话,脸不红心不跳,完美掩饰了尴尬。

    要是让小爱知道自己在揣摩她的妈妈,不知道会怎么鄙视自己。

    这事可不能让小爱知道了,不然自己的完美形象就坍塌一地。

    “哦,这样呀,我还以为饿了呢。”小爱比较天真,相信了陈枫的鬼话,又蹦蹦跳跳玩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