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 完蛋玩意
作者:沁鸢      更新:2019-07-13 05:22      字数:2089
    开始思索是谁恶作剧,慕相宜才想起来查看发件人,却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刚才一害怕给彻底删除了,回收站都找不回来。

    她低咒一声,余下的邮件也没心情整理,抓起包包离开了办公室。

    一路下楼,慕相宜一直低头想事情,冷不防撞上一堵人墙,顿时火从心起。

    抬头准备谴责挡路的人,却瞥见权少卿挂彩的脸,慕相宜更烦躁,冷着脸道:“让开。”

    她是个母亲,看不得邮件里那种照片,脑子都被塞满了,实在没心情和他周旋。

    权少卿挑了挑眉头,看她一脸不耐,他问话的声音比他想象的柔和:“心情不好?”

    慕相宜抿唇不语。

    她不是一个习惯跟别人分享自己情绪的人,更遑论对方是权少卿。

    “我送你回去。”权少卿不容置喙地道。

    慕相宜皱眉看他,眸中充满戒备。

    转性了?还是在想招报复她?

    “你这副样子,上车就把油门当刹车踩了。”权少卿自顾自地打开车门,“上车。”

    慕相宜犹豫几秒,摇了摇头。

    “啧,怎么这么倔呢。”权少卿嘀咕着,走过来握住她的手腕,强行将她塞上了车。

    路的确是回歆誉园的路,慕相宜忧心地坐在副驾驶,暗自猜想他会耍什么花样。

    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权少卿真的只是送她回家,甚至都没怎么说话。

    车子停在小区门口,慕相宜颇有些回不过神。

    “怎么,贪恋我车里的温度?”权少卿指尖在方向盘上敲了两下,揶揄地问。

    慕相宜没顶他,解开安全带,道了一句“谢谢”就下了车,然后头也不回地进了小区。

    权少卿看着她的背影,啧了一声,掏出手机发了条短信:小相宜,今天放过你,我们的账,慢慢算。

    ******

    接下来的几天,慕相宜的邮箱里总会在不同时间段收到匿名邮件,风格与她删掉的那封类似。

    接二连三,搞得她快要神经衰弱,甚至神经质地怀疑有人要对慕西不利。

    好在慕西每天都平平安安地出入,她心中的忧虑少一点。

    如此持续了一个周,没有结束的趋势。

    而此时,南讯对光子网络的并购案彻底结束。

    最后一场会议散场,慕相宜深深感觉松一口气。

    送走光子网络的团队,慕相宜拿过手机看时间,一点开新信息,一封与邮件异曲同工的照片跃然眼前。

    她惊叫一声,将手机扔了出去,惶恐不安地退到了墙边。

    安盛楠参与了这次会议,刚和她送完人,见状一边去捡她的手机一边问:“怎么了?”

    话音未落,她也看到了屏幕上的图片,吓得手一抖,堪堪捏住手机,下一秒就骂了出来。

    “我靠,这他妈谁恶作剧?无不无聊!还匿名,什么玩意儿!”

    慕相宜吞了吞口水不说话。

    安盛楠将手机返回桌面,走过去拍拍她肩膀:“没事啊,肯定是恶作剧,我帮你查查。”

    慕相宜咬唇,半晌才低声道:“不是第一次了。”

    安盛楠大惊:“什么意思?怎么回事?”

    慕相宜闭了闭眼,将这个周的邮件跟她说了。

    “这么大的事,你为什么不早说?!这他妈是恐吓!”安盛楠听完就发火,气得肝疼。

    “且不说是不是有人要对西西下手,你自己因为这破玩意儿噩梦缠身,一声不吭,难道真想被吓成神经病再查?”

    “工作一个顶三,遇事就他妈跟白痴一样,慕相宜你个完蛋玩意儿!”

    慕相宜被她骂得一愣一愣的,心底却涌起一股暖意。

    她拉了拉安盛楠的胳膊,强行冷静下来:“没事,我……”

    “你闭嘴!”安盛楠皱眉打断她,“这件事交给我,我他妈非逮出这个王八蛋不可!”

    慕相宜感激地弯起唇角:“你都不先问问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吗?”

    “这种不入流的手段,一看就是对方脑子进了屎,有什么好问的。”安盛楠无条件站在死党这边。

    慕相宜觉得,她能交到安盛楠这个朋友,当真是上天优待。

    “我先送你回家吧,这几天休息一下,等解决了再说。”安盛楠说。

    “不用。”慕相宜明白她的意思,“应该不是公司的人。”

    说着,她转身朝着办公室走去,安盛楠知道劝不动她,只能把自己没处理的文件都带过去,和她一起办公。

    中途,安盛楠出去了大约一个小时,回来后满脸为难地看着她。

    慕相宜放下签字笔,抬头问:“怎么了?”

    安盛楠默默将一份文件推到她面前。

    慕相宜打开一看,是南讯和虎跃的合作企划书,两家公司打算在久牧山建一个游乐场。

    久牧山……

    慕相宜看着这个地名恍惚了一阵,却听安盛楠吞吞吐吐地开了口。

    “相宜啊,是这样,这个项目,之前是我亲自负责,但是现在……”

    “嗯?现在怎么了?”慕相宜继续看文件,头也不抬地问。

    安盛楠讨好地笑两声:“现在吧,他们指明要你来负责。”

    慕相宜眨眨眼:“我是干财务的。”

    “我说了,可他们不听。”安盛楠一脸憋屈,“而且吧,虎跃是甲方。”

    慕相宜眼皮一跳,目光落在“虎跃”两个字上,思索半晌,隐约明白了:“权少卿的意思?”

    安盛楠干笑:“应该。”

    慕相宜:“……”

    负责项目并不是不行,但她真有点担心那没风度的小气鬼公报私仇。

    “那边不急着要答复,你先回去考虑一下,实在不想接手再说。”安盛楠抽走了她手里的文件。

    慕相宜正心烦恐吓事件,闻言点点头。

    “行了,下班吧。”安盛楠自己先收拾桌面,慕相宜当然也不愿意加班。

    两人一起下楼,直接去停车场。

    刚出电梯便听到一阵喧闹,慕相宜看一眼安盛楠,她回以一个疑惑的眼神,二人同时警惕起来。

    还未走到各自车辆停留的位置,一阵血腥味扑鼻而来。

    慕相宜皱起眉头,按了按车钥匙,想快点离开,却见自己的车身覆盖了满满一层鲜红,那刺鼻的味道正是来自于此。

    她的目光呆了几秒,视线里缓缓出现权少卿的身影。

    他笔挺的西装上溅了些血迹,手里拎着一只塑料桶,正面目阴沉地朝她看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