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山灵水灵人心不灵(一)
作者:何安      更新:2019-04-15 23:37      字数:3277
    我们乘车到达庭园旧址,放眼望去,满目疮痍。大大小小的坑洞洼地,犹如被万千炮弹炸过一样,有些地方的水脉较浅,断裂后从地下涌了上来。只不过,水质的颜色呈灰白,用手碰触,冰凉刺骨。

    有一队人,在市里高官的陪同下,挨个洼洞的查看。

    走得近了,我的心里有了底气。穿着不一的有五人,其中两个我认识。一位是殷天骄,还有一位是井一阵子门的门主,叫啥我忘记了。

    殷天骄一见是我,哈哈大笑拥我入怀里,拍着我的后背,大笑起来:“一听是年轻一代的厉害人物,我率先想到的就是你。果不其然,你再折腾下去,不出两年就该轮到我退休了。”

    被他一顿捧,我脸上火辣辣的,谦虚的说:“前辈说的哪里话,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想追上您,没个十几二十年没戏呀。”

    商业互吹一番,殷天骄给我介绍起人来。

    市里的官员我不在乎,重点的其余三位,殷天骄只对他们介绍我,却没反介绍。

    这三人都是一把白胡和头发,看起来最年轻的,至少也有八十的样貌姿态。他们皮笑肉不笑的冲我颔首,接着商讨起来。

    殷天骄把我拉到一边,小声说:“怎么?心里不平衡了?”

    我摇摇头,越是身份来历或者道行大的人,身上的怪癖就越多。不说别的,单单镜陵道长和宋岐伯,在外人面前,就是冥顽不灵、食古不化的老怪物。人家的地位是实打实干出来的,这一点上,挑不出毛病。

    “他们三个,是上面派下来的,连我都没见过。咱都是阴盟的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告诉我,你下去了吗?”

    殷天骄此人,给我的感觉是太圆滑了,无论面对什么局势和人物,他反应机敏,能说会道。既不说拉仇恨的话,也不贬尊严的舔。从认识到现在,除了秦皇珠那次表现的杀伐果断,其他的最起码我挑不出毛病。

    但是也谈不上一家人的程度,我左右为难,最后想了想,说:“我下去了。”

    他咬咬嘴唇,说:“一会儿若是他们三个问起,你实话实说。当然,越短越好。”

    我明白了他想说的意思,点点头。

    不出他所料,我们回到队伍里,三人中最和蔼的一位老人问我:“你下去过?”

    “是的,但底下的阴气太重,以我的能力只走了不到二十米就被迫退了回来。”

    “真的吗?”老人的瞳孔深邃,盯视着我的双眼,想从我的眼睛里看出话的真假。

    毕竟咱也见过大世面,脸不红心不跳,“是的,不过我看到了地下埋葬的一块匾额。”

    “什么匾额?”

    三位老人异口同声的问。

    我微微皱眉,他们那种迫切的眼神,给我不小的压力。

    “佛香阁。”我如实说来,我也很好奇,地下究竟有什么秘密。

    三位老人听闻我的回答,又恢复到之前的无表情脸。

    跟着他们又挨地转了一遍,三个老家伙只顾他们商讨,我们三人完全沦为陪同者。

    最后,他们说要回去查询资料做对策。

    殷天骄要请拉着我去吃午饭,盛情难却。

    饭桌上,他聊起了往事,颇为感叹。接着又敬我酒,恭喜我成为顾家的乘龙快婿。总之,丢掉的尊严,他一股脑的给我找了回来。

    吃饱喝足,我回酒店眯了一小会儿,直到王大力电话吵醒我。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去车站接上王大力,转乘回家的车,离开K市。

    火车上,王大力捋着我看不懂的头发,笑滋滋的说:“孟落魂那小子,快成放羊的了。天天监督正一门那帮小弟子练武,还跟我炫耀什么快接替他哥哥的位子。有那本事嘛,先不说身手如何,就那脑子天天补也追不上荒大神。哎,说起荒大神,真是天妒英才了。”

    我白了他一眼,埋怨的说:“会说就说,不会说就闭上嘴安静会儿。”

    “得,知道戳你伤口上了,来,喝点水消消气。我先声明,这次出山,十年之内肯定回不去了。死老头大限到了,要闭死关。”

    我默默拍他的腿,怅然若失、悲痛交加不是他的性格。

    沉默了许久,他突然说:“要不咱合伙开店吧。”

    这脑回路,惊得我哑口无言。

    开店!老子可没闲工夫陪你开店。

    “哎呀,不是做生意的店。我亲自托关系拉了一条门路,处理一次事件,比阴盟给的多多了。而且,是税后喔。另外每十次额外百分之十的业务奖励,一百次增加到百分之二十。咱俩联手,那还不是数钱数到手抽筋。”

    王大力的提议,仔细一想靠点谱。之前挣的家当,也快花完了。要的刀钱只够一顿饭钱,另外还得往里搭,入不敷出。

    而且我一老早就想把养父养母接到城里安度晚年,他们年纪大了,身体不允许在做农活了。

    “行,靠谱。你出资金,我和你出工,挣来的钱,咱们四六分账。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好累,先睡会儿!”

    不顾王大力喋喋不休的抗议,身心疲累下,我入睡很快。

    镜陵道长不在,我托山上的工作人员帮忙照看打扫下,就杀进市里,和王大力找门头,租房子。

    有钱好办事,逛了一下午,门头房的合同签了下来,租的房子也是拎包入住。

    疼的王大力憋着一张苦瓜脸,看我的眼神,恨不能千刀万剐。

    我安慰他说,大不了第一笔佣金我只要百分之二十。

    他撇撇嘴,别介,老子言出必行,不就是十几万嘛,有钱!

    未来一个星期,我们忙的不亦乐乎,又是装修又是用具,好不容易整明白。

    求道书城,正式开业。

    没办法,现在是太平盛世,起的名字太耀眼,招惹不必要的是非。

    开个书城,免费为大家提供一个补充精神食粮的地方,也算是一大善事。租书便宜,量多打折,买书也是按照成本多一点。

    按王大力的说法,能解决一日三餐温饱就行,毕竟靠的也不是它赚钱。

    第一天开业,人很少,我和王大力坐在沙发上,研究着他拉关系发出来的帖子。

    浏览了十几个,要么是太远,要么是手残抢不过。

    “哎哎哎,更新了,哇塞,好多钱,五十万啊!”

    我正倒水,就听到王大力在大呼小叫。

    我回到休息区,他把电脑往我脸前一靠,说:“看看看看,能接吗?”

    帖子的危险系数很高,描述是西南山区有一个村子发生灵异事件,目前有三人死于非命。

    这不是重点,帖子下面的同行留言才是五花八门。

    “发起人,这个帖子三年前就发过一遍了吧。现在把日期一改又发出来,是何用意?”

    “西南山区?好远好远,发起人,报销往返路费吗?”

    “警告!身手不到家的不要去找死,发起人坑爹,鉴定完毕!”

    ……

    讨论的内容,除了一些聊天打屁的掺杂,其余的评论都是围攻发起人,只有少数几个稍稍剧透。

    我们两人看的云里雾里,佣金虽然高,但资料少之又少。

    “我打电话问问那哥们。”

    王大力拿着手机出门,十分钟后进来,对我说:“这个任务是刚刚发下来的,与评论里说的三年前不是一回事。他了解的也不多,我们要是接了,只能过去慢慢打听。你怎么想?是接近的、容易的,挣个七千八千。还是虐虐自己,捞把大的?”

    以我的想法,稳扎稳打最好不过。

    前几天给养父养母打电话,养父的身体出了点状况。我就决定把他们接到市里来住,一来方便,二来可以照顾他们。

    “接大的吧。”

    “好咧!”

    王大力一顿操作,正式接了下来。

    到了晚上快关门的时候,有快递到来。

    我接来打开,是前往西南某市的飞机票,明天下午三点的。

    呵!报销路费啊,果然呀,难度越大奖励越高。

    吃完饭,和青瞳聊了会儿天,我就开始准备带的东西。

    这一次,我也是信心十足。拘灵符还有几张,血黄旗全报废了,染血的降魔杵也在。

    连夜赶制了一堆的低级符纸,配了点印法需要的粉末,积攒下来的货底,全空了。

    要是不成,灰头土脸回来不说,连吃饭的家伙都要丢。

    第二天上午,我回家把养父养母接来,让他们看店。

    下午三点,我和王大力坐上了前往西南M市的飞机。

    四个小时,我们在M市国际机场下机,休息了一晚,翌日又乘坐大巴,前往任务中提到的山区。

    M市西南地域,被一座座起伏连绵的大山包围,我们换了好几种交通工具,才到达山区。

    在几乎没路的山里走了大半天,眼瞅着天快要黑了,温度骤然降了下来。

    山里气候多变,就算我们两人较之常人体质强大数倍,在这里过上一夜,身体也会吃不消。

    就在此时,一串铃铛的响声从前方的山丘后传来。

    我和王大力大喜,急忙奔跑向前。

    一位农夫驱赶着驴车,正缓缓行驶在崎岖不平的山道上。

    我大喊一声,农夫回头看到我们,让驴车停下。

    “大叔,我们两个是进山的……旅游的人,迷了路,能不能留宿我们一晚?”

    大山里的人憨厚朴实,二话不说,招呼我们上车。

    颠簸了有一个多小时,前方有了烛火灯光,是一处小村落。

    我和王大力暗感侥幸,要是靠双腿走,再加上我们两个路痴特性,转一晚都不一定能找到。

    我们两人下车,和农夫拴好驴,一同进家门。

    可是,我们刚拐过一条小路,那是一个上坡。

    忽然蹿出一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人,抢了王大力手中的水和面包,夺路而逃。

    王大力要追,农夫拉住他的手,叹气说:“给她吧,很可怜的一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