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我的出场费可是很贵的
作者:初熏      更新:2019-03-15 11:55      字数:2226
    透明落地玻璃窗,一览千里远,这就是办公室在高层楼的好处,简宁的面前摆着一份契约协议,看样子傅亦城是提前备好等着她。

    有意思!

    简宁大脑飞快盘算着这个提议的优劣,胖乎乎的短短最是能get到她内心柔软的地方,但更吸引她的是,若是能借由傅氏集团的势力折腾一下简家,定能让她大快人心,扬眉吐气。

    不过,在答应前,她还要在确定一件事。

    她触不及防地两掌撑在桌子上,附身贴近傅亦城,四目相对,亲近到能闻到彼此的呼吸。

    “我的出场费可是很贵的,不知傅总打算出多少啊?”

    娇艳的红唇,洁白的皓齿,还有她那身上淡淡的消毒水味,无一不在刺激这傅亦城的脑神经。

    傅亦城努力抑制住内心的骚动,那时一种按捺不住想要推倒吻她的冲动,该死,这么多年过后,想要她的冲动,竟然有增无减。

    “你要多少,我都给得起!不过你也得付出相应的代价,毕竟这个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这样才公平。”

    “傅总,真大方。可我若是要人,不是钱,不知傅总还会不会这么大方?”

    简宁的眸里闪过一丝玩味之意,她到是想探一探这傅总到底是卖得什么药?他究竟是不是gay,一试便知。

    她的红唇差一点点紧贴男人的脸颊,纤细的手指拂过一缕散落在胸前的头发,性感妩媚又动人。

    任何一个男人应该都不会是柳下惠吧?

    “简小姐,请注意分寸。”傅亦城身体朝背椅贴靠着,眼神略带一丝恶心之意,刻意疏远了两人的距离,继续道:“如果你想要人,请出了这栋大厦直走三千米,那是京城最大的会所,里面什么样的男人都有,只要你达到我对你的要求,我都能为你买单。”

    简宁气炸了,“你是说让我找牛郎?”

    凭她这样的还用去找牛郎吗?她要是需要找牛郎,那这会儿她还在这里和他谈什么条件要求啊!

    傅亦城耸耸肩,表示他可没有那么说。

    看这样子他是gay不假,外加不举,之于她而言是好事,起码他是没办法占便宜。

    简宁深呼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口的怒气,冷笑道:“我期待与傅总的合作。”

    傅亦城看着她签下了合约,嘴角微微扬起,如果这时简宁能抬头看一眼,她一定能明白现在自己的处境,犹如被一只两眼泛绿光的饿狼瞄准的小白羊。

    慕辞打来电话时,简宁刚从傅亦城的办公室出来。

    她没有多少朋友,而作为她的发小慕辞,便是她最好的朋友。

    她迫不及待地和慕辞分享,假装傅亦城的女朋友,帮他打掩护,而她呢?要借助傅亦城的势力,离开简家,顺便打压简氏。

    电话那头的人听完沉默了很久,“小宁,不要为了简家,让你搭上自己的人生,你这样做不值得的。”

    “你不用劝我,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算毁了我自己,我也在所不惜。”

    “你在哪里?我去接你。”

    简宁报上了一个地址,便站在了傅氏集团楼下等着。

    今天阳光正好,温暖明媚,暖暖的阳光照在她身上,仿佛能卸掉她身上所有冰冷的防御,像一只慵懒的猫在汲取着太阳的温度。

    没等多久,慕辞便开车过来了,他坐在副驾驶和她招手,俊颜清朗,唇边挂着两个浅浅的小酒窝。简宁上车时,完全没有注意到旁边驶过的一辆黑色轿车,许是很久没见面,就这样突然和发小见面,心情格外地好,脸上的笑容也灿烂一些。

    傅亦城看着简宁上了一个陌生男人的车,两人还有说有笑的。

    坐在前排的许航透过后视镜看到傅亦城不悦的表情后,问道:“城爷,要不我找人探探这人的底儿?”

    闭目养神的傅亦城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说:“顺便查一下简宁,我要知道她这三年发生的所有事。”

    而此时的简宁正和慕辞涮着羊肉火锅,吃得正欢畅着。

    慕辞几次话到嘴边,想要劝说她放弃报复简家的想法,但看她吃得这么开心不忍打断。

    到最后,这话也没有说出口来。送简宁回去以后,慕辞又匆匆赶回公司继续工作了。

    回到家的简宁,莫名觉得少了些什么,打开电视,无聊地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直到她随手拿起茶几上的一包零食,才想起缺少了什么。

    原来是少了可爱童趣的小肉包短短了,不知道他现在是不是已经睡着了,突然想到这里,简宁有觉得自己怎么帮人家带了两天娃,还真进入了当孩子他妈的角色了。

    傅家别墅。

    顾云悠哄完孙子睡觉后,下楼专门跑到书房去逮自家儿子,平常她是住在傅家老宅,想孙子的时候才会回来,一个月能看到儿子的次数,一个巴掌便能数出来。

    这些年儿子把傅氏集团经营得很好,但就是个人问题让顾云悠很头大,什么gay,什么和男秘书乱搞,圈里的人传得些风言风语,有模有样。

    “亦城,我有一个好姐妹家的女儿刚从国外回来,长得蛮漂亮的,你要不抽出点时间见上一面?”顾云悠滑动着手机照片,这可是她好不容易千挑万选出来儿媳妇备选人。

    “妈。我说了,我自己的事情会看着办。你放心,我不是gay,我的性取向很正常,不然怎么会有短短那小子。”傅亦城无奈地放下了手中的文件,语气中透着一丝不耐烦。

    然而顾云悠可不相信儿子这种敷衍的话,“要是想让我安心,你就娶个媳妇回来,我就不唠叨你了。”

    “那我明天就去给你接媳妇回来。”

    顾云悠一愣,美艳的脸上不知是高兴还是愤怒,“你可不要给我找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只要有我在一天,那样的女人就不行。”

    第二天早上,明亮宽大的餐厅里,傅亦城正陪着儿子用早餐。

    傅短短还在为昨天的事情生气,都怪粑粑让人把他抱走,连再见都没有和麻麻说。

    宝宝不开心,可是粑粑好像比自己更不开心,是谁又惹到了粑粑?

    “喔什么时候才能见到麻麻?”可是好想麻麻啊,晚上麻麻搂着他睡觉,他很喜欢麻麻身上那股淡淡的香味儿。

    傅亦城回过神,拿起餐巾把两边嘴角擦了擦,“那我们明天一起去接妈妈回家。”

    “真的吗?那麻麻以后还走吗?还会离开喔们吗?”短短开心地手舞足蹈。

    傅亦城少有温和地说:“你想她住多久,就住多久。”

    傅短短听完后,一想到能和麻麻在一起,有麻麻陪他玩,足足开心了一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