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傅先生让我们替您搬行李
作者:初熏      更新:2019-03-16 07:26      字数:2178
    简宁接到了继母卢莲的电话,特地好心叮嘱她,别忘了今天是简家每月一聚的日子。

    挂了电话,简宁长吁一口气,这哪里是好心提醒她呀,明明是摆了一个鸿门宴等着她,谁知道她卢莲在她那个老爸面前说了多少耳边风。

    虽然简宁真的不愿回去,甚至恨不得再也不要见那一些人,他们每天在面前演着夫妻恩爱,母慈父祥,她就像一个多余的外人。

    简家半山别墅,顾名思义是建在半山腰上,出行全靠四个轮子跑,没人会像简宁这样自己骑个自行车,住在此地的人非富即贵。

    简宁推开门,佣人们各司其职,没有一个想要和她打招呼的,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个简家的大女儿是不得宠的,为了守住他们的饭碗,谁乐意去沾惹这个让女主人生气的晦气女呢?

    还好简宁早已经习惯了这些下人们的势利眼,但每次看到客厅墙上挂着的大幅全家福,他们一家四口笑得很开心,心底有一股无名之火暗暗升起。

    她盯着照片中的卢莲,再次肯定自己的决定没有错误,也许她不光光能借助傅亦城的势力摆脱简家,还能借他的手······

    简成恩从书房里出来,恰巧遇到正准备上楼回房间的简宁,看到这个女儿,他心里多少有些愧疚,但现在的妻子对简宁也不差,还时时刻刻担心她的婚姻大事,就只有简宁不识好歹,各种捣乱推掉了那么多门好的亲事。

    “站住!谁教你见到长辈连句招呼不打就走啊!”简成恩看着眉眼间酷似前妻的脸,稍微有些柔软下的心,却又被简宁的没教养气得半死,每次看到这样的女儿时,他真的不想承认这是她的种。

    “反正你也不缺我这一个女儿叫你爸。”简宁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有恃无恐地望着这个曾经她尊敬的父亲。

    以前的父女之情早就在她母亲从高楼上跳下去的那一刻起荡然无存,以后剩下的就只有仇恨。

    简承恩气得满脸通红,“我怎么会生出你这样不识好歹的女儿呢?”

    她嘴角一丝冷笑,好心地提醒简承恩说:“我当然是我妈十月怀胎生出来的,你不过是提供了一颗精.子罢了。我妈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会看上你这样忘恩负义的男人。”

    简承恩指着简宁的鼻子骂道:“你个没良心的白眼狼,是谁把你养大供你上学。你妈是自作自受,要是她早答应离婚,我也会把你们母女俩安排妥当。”

    “不管你是谁生的,你都是我的种儿,这辈都别想摆脱掉简家这个姓氏。”

    “是啊!活该我姓简,所以就要被自己的亲生父亲拿来当做商品,被人任意摆在那群臭男人面前明码标价吗?简承恩,你不觉得丢脸吗,活到这么大的岁数,竟然还要靠卖女儿去抬高简氏股票?”简宁越说越气愤,心里的怒火像一束小火苗般不停往上窜。

    “小宁,你这是说什么话呀,看把你父亲给气得心脏病都快犯了!”继母卢莲穿着一身旗袍,身姿妖娆地从卧室里走出来,担忧地扶着简承恩坐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颗定心丸给他喂下,才渐渐缓过来。

    卢莲一副好心肠地当着丈夫的面劝说道:“我给你介绍的那些人有权有势,他们能看上你,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小宁,我劝你还是早点看清形势,趁这会儿你年轻漂亮,赶紧找个门当户对的嫁人。”

    “傅家可不是你能高攀得起的!你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省得丢了我们简家的脸面。”说到傅家,卢莲还真不相信这个小蹄子能勾搭上那位!

    “要嫁,嫁你女儿去。还真难为你了,尽给我找些歪瓜裂枣,肥头大耳的油腻老男人们。配你女儿,真是刚刚好!”

    简宁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她,让卢莲心里一颤,这绝对是个祸害,迟早有一点要把她清理出简家的门户。

    简承恩想起不久前妻子曾提到的傅亦城,“她怎么可能认识傅家那位!能认识几个医科男就不错了!”

    继而他又道:“不要以为随便找一个牛郎就能充装富家权贵,你还是给我老老老实实嫁人,上次那位李总不错,家世背景财力都不错。你嫁过去,李家一定不会亏待你。”

    “哼!”简宁冷笑道:“论斤称,那个大肥猪说不定还能买个好价钱!”

    简承恩指着简宁的鼻子破口大骂:“你以为你那张脸能迷得了所有的男人吗?就你那个不正经的职业,这全京市上下没几个男人敢娶你进门。”

    “我托人给小宁介绍对象,人家一听她是男科医生就直接拒绝了。我可是费劲了口舌,才说动李总答应见面,结果却被她捣乱搞砸了。”卢莲一脸委屈地说。

    “就和你那死去的妈一样,不识好歹!”简承恩气愤至极地骂道。

    “你这个颠倒是非的女人!你已经逼死了我妈,如今还想来祸害我。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话毕,简宁挥手要给恶毒的继母一巴掌,结果却被卢莲躲开了。

    “你胆大包天,竟然连长辈都敢打?我今天不教训你一下,以后还不知道你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简承恩气得随手拿起一个摆件就朝简宁身上砸去,被灵巧地她躲过去。

    就在双方对峙中,简家大门口出现骚动,佣人们努力拦着一行穿着黑西装强壮的男人进门,无奈对方气势太强,根本没法抵挡。

    “简小姐,傅先生让我们替您搬行李。”一位领头的黑衣男子径直走到了简宁的面前,谦卑地弯下了腰,毕恭毕敬地说。

    简宁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这阵仗搞得像是要打架的,哪里像是来搬行李的,但后来听到那人提到了傅先生,她才明白过来原来是傅亦城派来的人。

    简家的半山别墅已经不算小的了,可现在一下子涌进来十个黑衣人,现在变得十分拥挤,佣人们不敢惹那些黑衣人,都被挤到了墙角边上站着。

    作为一家之长的简承恩也被对方的气场给镇住了,气得哆哆嗦嗦说:“简宁,这是什么回事?这都是些什么人?”

    “就是你看到这么回事。我今天回来也是通知你一声,我要搬离简家。”

    “不知廉耻,你怎么能还没结婚就搬进男方的家里?这传出去,我简家上下的脸都被你这个不孝女给丢干净了。”

    听完简宁的回答,简承恩又气有急,乱骂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