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  找他求助
作者:指染轻尘      更新:2019-03-15 11:55      字数:2003
    “你敢打我。”

    叶馨儿过度震惊,忘了还手,只捂住了脸,龇牙瞪目的看着叶宁溪。

    方如岚也火了,想都没想的就扬起了巴掌。想打下去,又想起还有求于她,只能恨恨的将手又甩下了。

    “叶宁溪,那是你姐姐,你敢动手?”

    “我没有这个姐姐。除了算计我,她哪点算得上我姐姐。”

    积压了二十多年的委屈一起涌上心头,她的嗓音都在发抖。

    一听这话叶馨儿也火了,冲过来就吼:“我算不算你姐姐不是你说了算的。你是叶家人,身上流的叶家的血,这是事实。你以为你嫁给了陆瑾骁你就高人一等了?你在外面偷人的事情要是被陆瑾骁知道了,看他不打死你。”

    叶馨儿恨恨的腔调似刀尖一样狠扎在了叶宁溪的心里。

    叶宁溪咬咬牙,没有争辩。

    她站在那,似一株清冷的雪莲。

    “你要去告密你就去吧。钱我没有。我也不会去问陆瑾骁要。我没有那么大的能力,你们死了这条心吧。”

    她不是赌气,她说的是实话。

    几千甚至几万,她自己都能想办法解决。公司的周转资金,她没那个能力,陆瑾骁也不会给她。

    可这实话在方如岚听来却是推诿。

    方如岚眼底阴沉:“看来你是不顾秦芳了。”

    她说到这里,林晚晚害怕了,抱住了叶宁溪的胳膊。

    “宁溪姐……”

    看着林晚晚哭泣的脸,叶宁溪心如刀绞。

    她恨自己为什么这么没用,连有养育之恩的人都保护不了。

    “晚晚……”

    叶宁溪强忍着鼻尖的酸涩感:“你放心,我一定把秦姨找到。我去求人我也一定要找到秦姨。”

    她咬着牙赌咒发誓。

    求人,她宁愿为了秦芳的事去求陆瑾骁也不会为叶家去求他。

    方如岚气的七仰八叉。

    “晚晚,我们走。”

    知道今天在这里问不出结果,叶宁溪拽着林晚晚就走。

    刚走到楼梯口处,叶馨儿追了上来。

    “这样就想走?”

    叶馨儿神色阴狠:“打我一巴掌,我也要让你付出代价。”

    她猛地伸出双手推向叶宁溪。

    叶宁溪根本没有想到叶馨儿会在背后推她,一个没注意就朝楼梯下冲过去。

    她这一冲,不偏不倚刚好撞上就一个身影。

    那是叶子瑜,他刚好放学回来,听到楼上有动静就跑上来了。

    “啊……”叶子瑜尖叫一声后仰过去直接滚下了楼梯。叶宁溪却因为被叶子瑜挡了一下,顺势抓住了旁边的旁边的栏杆,稳住了。

    尖叫声吓坏了方如岚,惊呆了叶馨儿。

    “子瑜。”

    方如岚率先冲过来,跌跌撞撞的跑下楼,奔向二楼拐角处的叶子瑜。

    她生了两个女儿,四十岁的时候才得了这么个儿子,今年才十二岁。

    楼梯上的血迹刺激了方如岚,她慌了神,抱住已经紧闭上眼睛的叶子瑜就嚎啕大哭。

    “子瑜,子瑜。”

    叶馨儿也护着肚子跑了下来,看着后脑勺满是鲜血的叶子瑜,她也吓呆了。

    “叶宁溪,是你,是你害了子瑜。”

    一转身,她的手就指向了叶宁溪。

    叶宁溪还趴在栏杆上,闻言瞪大了眼睛,想说什么,却被方如岚回头射过来的怨恨目光给压住了。

    “你这个贱丫头,你害我一次还不够,还害我的子瑜,我打死你……”

    方如岚疯了,松开叶子瑜就冲了上来,揪住叶宁溪的头发,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

    这一巴掌来势凶猛,叶宁溪的半边脸颊顿时没了知觉。

    “这是怎么回事?子瑜?!”

    一声爆吼突然响起。

    叶德正回来了:“子瑜……还不送医院,你们闹什么?”

    唯一的儿子也是他的心尖子。

    方如岚这才回神,踉跄的冲下来。叶德正已经抱起了满头是血的儿子,往下冲。

    他们都跑出去了,叶馨儿留在最后,回头看向了叶宁溪,满眼阴狞。

    “你完蛋了。张妈,把门锁上,报警。就说这里有人杀人了。”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是你推我的。”

    叶宁溪不忿的低吼,双眸被怒气渲染的赤红。

    与此同时,张妈听命锁上了大门,拨打了报警电话。

    “宁溪姐,怎么办啊?你会坐牢吗?我妈怎么办?”

    林晚晚急了。叶宁溪咬着下唇,盯着那扇已经被关死的大门。

    叶子瑜出生她就已经在秦家了,他们几乎没什么感情。可那毕竟是她的亲弟弟,而且十二岁的孩子有什么错?他伤了,她也很内疚。

    可她如果认命的留在这,她就会被抓。她被抓不要紧,秦姨怎么办?

    不行,至少得先找到秦姨。

    现在只有……找他!

    陆瑾骁,那个她连容貌都毫无印象的丈夫,那个在云城能翻云覆雨的丈夫。

    叶宁溪定定神,手下意识的抓紧了包,目光看向叶馨儿。

    “叶馨儿,既然你已经报警抓我了,那告诉晚晚秦姨在哪。我们之间的事情,不要连累无辜。”

    “无辜?”

    叶馨儿冷笑:“她养大你,我们叶家也是给了钱的,结果把你养的这么六情不认,她很无辜吗?林晚晚……”

    她猛然将脸转向了林晚晚:

    “你记住了,你妈有个三长两短都要怪这个丫头。都是她连累你们家的。”

    叶馨儿冷厉的说。林晚晚恨她颠倒黑白,想跟她争辩却被叶宁溪暗暗拽住。

    争吵有何用?现在要想的是怎么把求助电话打出去。

    就在这时,客厅里的电话响了。张妈在一楼接了,抬眼看向叶馨儿。

    “大小姐,姑爷的电话。”

    乔瑞。

    叶宁溪的心不受控的发紧,叶馨儿看向她,眼中带着一丝得意。

    “我去接个电话,你就等着坐牢吧。”

    说完,她转身下楼了。

    她一走,叶宁溪心里松了口气,转过身来背对着楼下,偷偷的拿出了手机。

    翻到号码,拨打的时候,她的指尖都在发抖。

    这号码一直存储在她的手机你,可是这半年多都没打过。

    他,他会帮她吗?

    深吸了一口气,她低下头,将手机贴在了耳畔。

    “嘟,嘟,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