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原来你早就找好备胎了
作者:暖蓝      更新:2019-06-12 20:00      字数:2102
    乔轻歌摇头,绝望地呜咽出声。

    她此刻根本就没办法开口,因为她找不到自己的声音,找不到自己的思维,脑中所想的只有一件事:她和徐景延完蛋了。

    她离开了他。

    他让她滚。

    明明她在向他摊牌之前就已经想清楚了,明明这是她自己做出来的选择,可为什么,现在的自己,会痛苦成这样?

    曾一泰的不停发问就像一把利刃,不停地割着她脆弱的神经,让她整个人都鲜血淋漓。

    她哭得几乎站不住,身子晃一晃就要摔倒,曾一泰连忙将她揽在怀里,紧紧抱着她,“轻歌,有什么不开心的你就哭出来吧……哭出来了,心里就舒服了……”

    乔轻歌根本就没办法正常思考,她哭得肝肠寸断,很快就将曾一泰的胸口打湿了一大片。

    不知过了多久,那阵绝望的痛苦感才减轻了一点。她渐渐由大哭转为小声抽泣,一张小脸挂满泪珠,看得曾一泰心疼不已。

    “轻歌,是他对不起你了是不是?”

    他忽然问了这样一句,乔轻歌愣了一下,呆呆地看着他。

    曾一泰一脸郑重,眼睛里却有狂热的光,快速道:“我知道,你在和你前未婚夫分开之后,一直都在跟DM总裁徐景延在一起!你现在这么伤心,他又在哪里?他根本就没有保护好你,他不配拥有你!”

    曾一泰的话让乔轻歌大吃一惊,他怎么会……对她的事情了解得这么清楚?

    见乔轻歌满脸的惊讶与不解,曾一泰这才放柔了声音,缓缓道:“轻歌,我……我喜欢你。自从第一次见你,我就喜欢你了!对不起,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所以就找人调查了你……原来你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一直都那么辛苦。徐景延就是一个花心大少,他不会真心对你的,现在你这么伤心,就是因为他对不对?轻歌,让我守护你吧,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不会再让你被那些人渣欺负的……”

    曾一泰将她的手紧紧攥在掌心,看着她的眼睛深情告白。

    乔轻歌愣了好一会,这才反应过来。

    曾一泰居然跟她,表白了?在这种时候?

    此刻她尽管思绪乱如麻,可她对于曾一泰的感情还是很清楚的,她对他,就只是学妹对优秀的学长崇拜而已。没有多余的男女情愫。

    “曾学长,我……我不值得你来守护。对不起,我没办法接受……接受你的……”

    “你现在可以不用回答我!”曾一泰见她要拒绝自己,就连忙打断她的话,紧张道:“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痛苦,你可以等这一阵过了,再好好想想我刚刚说的话……”

    乔轻歌却摇头,“我也一直很喜欢学长你,可是那种喜欢,是不一样的……曾学长,谢谢你喜欢我,不过我不能接受你的感情……”

    曾一泰脸上闪过极度失望之色,不过他很快就又冲她笑一笑,乐观地道:“没关系的,你现在不接受也可以,毕竟我们两个还不是很熟……不过请你允许我,陪在你身边守护你,我没办法再看你被别人欺负。轻歌,我这个要求,不算过分吧?”

    乔轻歌抬头看他,只见他满脸都是迷恋与期待,她心里叹口气,刚要开口回绝,就听一个冰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乔轻歌,怪不得你要离开我,原来你早就找好备胎了!”

    乔轻歌整个人一震,回头就见徐景延正愤怒地瞪着自己。她只觉一头冰水兜头浇下来,一瞬间浑身冰冷。

    她尚在曾一泰怀中,而徐景延目如喷火,显然是误会了。

    可她却不想解释,甚至还更紧地倚在曾一泰怀里。就这样吧,他误会了刚好,也不用她再费口舌说再见了。

    徐景延一步步朝她走过来,嘴角挑着嘲讽的笑,“你们两个是什么时候勾搭到一起的?你就是为了这个人跟我决裂?刚才你为什么不肯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也觉得自己很……无耻?”

    他连声发问,每一句都像一个耳光,狠狠掴在她的脸上。

    乔轻歌咬着嘴唇,浑身都在轻轻颤抖。她狠狠用指甲掐着掌心,拼命让自己冷静,然后迎着徐景延愤怒的目光道:“徐景延,我们两个原本就什么关系都不是,所以你说话,不要这么难听。”

    徐景延蓦地大笑起来,连连点头,“对,你说得对……我们两个,本来就没有关系。所以,以后就……各玩各的吧!”

    他脸上现出狠绝之色,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走。

    看着男人愤怒离开的背影,乔轻歌下意识就要追出去。可右脚才刚迈出去一步,就蓦地顿住了。

    她不能追。

    追了,一切就又说不清楚了。

    撕裂般的痛楚从心底深处蔓延至四肢百骸,泪水又一次决堤而落。她捂着脸蹲在地上,像受伤的小兽一般蜷成一团。

    “轻歌,你没事吧?轻歌……”

    曾一泰也蹲下去,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劝慰,满眼都是心疼。

    刚刚那个男人就是徐景延,他果然是对不起轻歌了,所以他们才会分开。

    这样也好,离开了那个花心的人渣,轻歌以后的人生,就由他来守护了!

    乔轻歌又哭了半天,这才勉强站起来,朝宿舍楼走去。

    曾一泰担忧地看着她,“要不你去我那里吧?我家离学校挺近的,我怕你这个状态会……”

    他说着说着发现轻歌正用一种迷惑的目光看着他,忽然就是一顿,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话有歧义。

    于是便赶忙找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怕你想不开,又怕你生病,所以想好好照顾你……”

    看着慌乱解释的曾一泰,轻歌僵硬地笑了一下,“曾学长,你放心吧。我是只打不死的小强呢,以前那么多的苦难都过来了,今天这个事……不算什么的。”

    说到这里,她眼前忽然闪过徐景延刚刚那个冷绝的眼神,心脏不禁狠狠一抽。

    不行,她不能再放纵自己难过下去了。这样脆弱又混乱的自己,她不接受!她和徐景延注定不能在一起,所以早分开早了断,对他们两个都好。

    她深吸一口气,强行将心底那股悲酸压了下去,冲曾一泰笑一笑,“曾学长,谢谢你送我回来,我……我上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