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菜鸟级的互掐
作者:阿闲呀      更新:2019-06-12 17:59      字数:2073
    学校对宋初雪的处理决定,在许莫莫把证据上交的第二天就已经传遍了全校,让所与人惊讶的是许莫莫不只不需要再不论文,而且顺利的拿到了毕业证。

    事情反转太快,所有吃瓜群众差点被瓜呛住,迫不及待的想要在黑许莫莫的帖子下回复八卦,可打开后却发现,帖子早就被删的干干净净,有心人士们摸摸下巴,不由想着,看来校花果然有人罩着啊。

    许莫莫没有时间在理会学校里面关于她的流言,她已经如愿拿到了毕业证,现在正在被签约经济公司的事情搞的头大如牛。

    “荔枝~~~你看这个条款是什么意思啊,我看不懂啊。”SE经济公司的大会议室里,许莫莫欲哭无泪地像荔枝求救。

    作为电影学院毕业的学生,对于签约条款多多少少是了解一二的。但是许莫莫不一样,她是个顶级富二代啊,在她离家出走之前,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亲自来研究合同条约,家里养着律师团队闲着也是闲着。

    荔枝扫了一眼合同上她指着的地方,耐心地给她讲解着。

    “另一个人是谁啊?”荔枝和许莫莫已经签完了合同,正悠哉地喝着茶等着下一步的指使。

    “同好奇。”许莫莫眯着眼睛懒洋洋的靠着椅背上。

    原本应该晋级的是宋初雪,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她因为赌约而发誓主动退出娱乐圈,名额就空出来一个,现在她们都好奇是第四名顶上,还是公司另外安排人。

    没什么事情,又不能离开,杨荔枝和许莫莫等的快睡着了,才听到有人朝会议室走来。

    两个人慌忙坐直,规规矩矩地看向进来的经纪人,以及跟在他身后走进来的……宋初雪。

    荔枝和许莫莫不动声色的交换了一个眼神。

    荔枝:这什么情况,前两天才发过誓,而且还没有毕业证,现在是闹哪样?比赛是玩儿呢?

    莫莫:宝宝也想知道,宝宝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宝宝真的要气炸了。

    没错,许莫莫很生气。宋初雪没有资格出现在这里。

    她很想质问她,她退出娱乐圈的宣言现在还在网上挂着,这么着急的打脸,是不是有点太难看了。

    但是许莫莫忍住了,宋初雪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顺利的签约,背后一定有人,在不确定她背后的人自己惹不惹的起之前,她不会轻举妄动,毕竟也改变不了什么。

    因此,对于宋初雪投来的挑衅目光,她都是回以冷漠脸,一个眼神都欠奉。

    而宋初雪最讨厌,最无法忍受的,恰恰就是许莫莫的轻视。她凭什么轻视我,都是凭实力得到的,我怎么可能说放弃就放弃,打脸算什么,真香!

    “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都是校友,以后还请多多指教啊。”宋初雪眼睛转了转,露出一个白莲花式的微笑,在经纪人面前怯怯地看着许莫莫,好像很害怕她的样子。

    许莫莫看着她这种惺惺作态就有种想吐完冲上去揪她头发的冲动,偏偏她什么都不能做,只能似笑非笑的说道:“姑娘我能力有限,听说有人前几天才被学校开除,校友不敢当,也指教不来。”

    她轻飘飘的扎了宋初雪一刀,虽然知道自己简单的一句话并没有什么作用。

    “行了,宋初雪原本就来晚了,快点签合同吧。”刚进来的经纪人眼皮都没有抬,冷冷的打断的了她们的小交锋。

    三个女人一台戏,她俩这样菜鸟级的互掐,在娱乐圈里简直不够看,经纪人表示根本没时间听你们哔哔。

    “我叫张宇,是你们三个培训期间的经纪人,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我。”张宇说道:“相信合同你们都已经看过了,在培训期间,所有人都不能私自接通告,如有违反,公司将直接视为违约。”

    张宇是个字不高,身材已经发福的中年男人,在圈里混了多年,快四十岁了,依旧还只能带带新人,偏偏常年见的都是俊男美女,眼光都被养刁了,到现在都没有结婚。

    例行公事的交代完,他才带着三人去了宿舍。

    SE公司针对新人培训是全方位的,声、台、体、美、化妆造型没有一样不要求到极致,每天训练至少要训练十个小时。

    训练时才发现,整个训练班并不是只有他们三个人,还有以前就以练习生身份签进公司的学员,有背景有粉丝基础的,都被公司拉走创收了,剩下的也只能继续熬着。

    他们三个都明白,这次SE公司在学校招人完全是一次偶然,能被选中更是幸运,都已都异常珍惜机会。

    宋初雪虽然不及许莫莫漂亮,但是多年来她都把许莫莫当做假想敌在看待,从未放弃过对自己的提高,培训期间更是严格执行要求,所有课程训练都异常刻苦。

    许莫莫原本就天生丽质,从小习舞,又有豪门大户培养出的仪态和眼界,在整个培训班里属于鹤立鸡群型人才,不用做什么就已经是最优秀的,但是依旧还是跟着培训班的日程,丝毫没有偷懒,有时候还要带一带杨荔枝,每天忙碌又充实。

    “大叔……好累哦……要抱抱。”中途休息的时候,许莫莫偷偷的发信息调戏元勋臣。

    元勋臣作为公司总裁,每天忙到飞起,当初去看她的比赛还是专门安排的行程,现在许莫莫每天早出晚归,两人算是同居状态,但是已经有好多天没有见到面了。

    许莫莫不没有发现,他们从认识到现在也不过就一个多月的时间而已,自己却已经越来越依赖元勋臣,训练很累想撒娇,好多天没见想撒娇,总之有人疼就是要撒娇。

    元勋臣看到手机信息,冷漠的冰山脸一秒钟解冻,嘴角迅速切换成温柔的笑意,对着她,不论做什么都觉得心情明媚,似微风拂过,快速恢复道:“晚上去接你。”

    “谁啊?”和他一起打高尔夫的朋友忍不住问道。见鬼了,第一次见这座冰山漏出来来这种表情,不好奇不可能啊。

    “女朋友。”元勋臣勾起嘴角,傲娇的回复。

    “……”所以你的未婚妻呢,然而朋友不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