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不会放过你!
作者:青莞儿      更新:2019-08-24 01:37      字数:2024
    “心地善良?”木羡鱼轻笑出声,黑白分明的眼睛弯弯的,像是方才的周氏讲了一个好笑的笑话。

    周氏被木羡鱼周身的气势所慑,看着木羡鱼的目光逐渐透露出几分忌惮。

    她想要避开木羡鱼这副让她毛骨悚然的目光,可木羡鱼的眼睛里却像是有钩子一样,让她别不开眼。

    “周氏,若是如你所言,木婉清自小便是个良善的孩子,她带着张彪,串通徐氏合谋诬陷本夫人的事情,难道,是你指使的?”

    木羡鱼轻飘飘的声音在耳边乍响,周氏立刻浑身恶狠狠地打了个冷颤。

    “不,不是,清儿她……”

    “难不成,你们的背后,还有什么人是这件事情的主谋?”木羡鱼的话,让周氏的一张脸都在瞬间变得惨白。

    周氏被吓得立刻死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不能再说下去了,说多便错多。

    她到底还是低估了木羡鱼这个小贱蹄子,竟然不对她的话作出任何辩解,揪住了她最害怕的话题,便不撒手了。

    木羡鱼淡然地看着周氏,嘴角笑意盈盈,“周氏,难道没有人告诉你,我的这位妹妹身上,可是背着足足两条人命。”

    “不光是你,我也很想能尽快找到她,给我庄上的人,一个交代。”

    木羡鱼轻飘飘地看了周氏一眼,“你来了也好,我正要让下人备车去镇上徐知县的府上,也好让他替本夫人问问你,木婉清从庄子上偷偷跑走之后,可是与你这个娘亲有所来往?”

    “不,我不去!”周氏急得立刻跳了起来,张口便拒绝。

    她们这些平头老百姓,最怕的便是官府了,到了公堂上,便是没罪,也少不了被活活地扒下一层皮,她才不会去见官!

    木羡鱼满目讥诮地看着周氏,没有说话,却让周氏被吓得倒退了几步,差点被绊倒在地。

    这个小贱种,似乎嫁了人之后就仿佛完完全全地变成了另一个人一样……

    另一个人?

    周氏突然想起来,木婉清似乎也跟她说起过,眼前这个人,根本不像是之前对她们母女唯唯诺诺的木羡鱼。

    “你不是木羡鱼,你到底是谁!”周氏横着一双眼睛,厉声质问道。

    围观的众人立刻把目光放在了木羡鱼的身上。

    开什么玩笑,就算是有人假冒,谁会假冒木羡鱼这个容貌丑陋身份卑微的农户之女?

    但是,立刻又有人想到,若是有人盯上了丞相府的话呢……

    周氏的腰杆比起刚才来要挺了不少,她眯着一双刻薄的眼睛,咬牙切齿地质问眼前的木羡鱼,“你说你是木羡鱼,有什么证据?”

    “我站在这里,便是最好的证据。”木羡鱼波澜不惊。

    可周氏却是低低地狞笑了起来,“你错了,你根本就不是木羡鱼!我看,分明是你先杀了我的鱼儿,然后冒名顶替,想要对丞相府不利!”

    说着,周氏便张牙舞爪地冲着木羡鱼扑了上来,带着尖利指甲的双手朝着木羡鱼的脸上下齐手地抓了过去!

    人皮面具!一定是传说中的人皮面具!

    周氏在心底里笃定了自己的猜测,她现在只待把木羡鱼这个贱人脸上的人皮面具撕下来,她的清儿,就不再是朝廷追查的杀人要犯!

    院子的角落里,季临渊站在阴影中,眸光冰冷地看着院子里发生的事情。

    看来,他的怀疑没有出错,木羡鱼的身上,还藏着一个鲜为人知的惊天秘密!

    有那么一瞬间,季临渊甚至期待着周氏真的能从木羡鱼的脸上揭下一张精致的人皮面具。

    ……

    铆足了力气的周氏让木羡鱼微微有些受惊,脚下疾步向后退了几步。

    就只是这几步,却让张牙舞爪的周氏狠狠地扑了个空,脚下狠狠一崴,身体竟然不受控制地向身侧栽倒了下去。

    木羡鱼只听得一声短促的尖叫之后,便没有了声音。

    皱着眉去看,木羡鱼竟然意外地看见,有一道蜿蜒的血迹,从周氏的头上缓缓流了下来。

    木羡鱼声音低沉,“猴三。”

    猴三立刻上前把倒下的周氏扶了起来,木羡鱼这才发现,是周氏的太阳穴正巧撞在了地上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上。

    她上前,查看了一下周氏的伤势。

    只是皮外伤而已,没有大碍。

    木羡鱼看着满头是血的周氏,心中轻轻喟叹,若是周氏的心目中真的把木婉清当成是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要的宝贝的话,此时她就不该出现在这里。

    而是应该去满世界地找她的下落。

    所以,在这对母女的心目中,她们爱的不是彼此,而是自己。

    猴三把昏迷不醒的周氏扛了起来,动作迅速地把她安置在了距离木羡鱼的院子最远的一处客房中。

    “吩咐下去,就当是庄子上多了一张吃饭的嘴,好吃好喝地供着便是了,不要让她再离开这个庄子。”

    这盏不省油的灯,到底是点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才能安心。

    而且,不管周氏是不是苛待她,到底是让她在失去了双亲的情况下艰难长大,若不是周氏还在,给了她一个栖身之所,或许这具身体的原主,早已经不知道死在了哪里。

    猴三低低应声,“是,奴才这就去安排。

    远处,季临渊深邃的瞳孔中飞快地掠过一道失望的神色,不过转瞬即逝。

    他转身,借着院中房屋的阴影,飞快地消失。

    等到他的身影消失不见,木羡鱼才若有所思地朝他刚才站着的地方望过去。

    什么都没有。

    木羡鱼站在原地,温暖的阳光洒在她的身上,一时间竟惬意得让她舍不得离开。

    ……

    深渊万丈下,一道鹅黄色的身影被挂在了从山崖间野蛮生长出的一枝粗壮的树干上。

    木婉清浑身上下被崖壁上的伸出来的干枯却锋利的枝桠划的破烂不堪,她的身上,还插着猴三捅进她身体里那把锋利的匕首!

    浑身的骨头都像是被碾碎了一般的木婉清,闭着眼睛,口中还低喃着一个让她痛恨不已的名字。

    “木羡鱼,木羡鱼……”

    “我就是做鬼也绝对不会放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