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同乘一车
作者:优优小姐      更新:2019-08-24 02:51      字数:2021
    两日后。

    雨水细细密密的敲打在屋檐上,汇聚成流随着圆瓦向下滑落,为底下那片绿意添上几分清丽。

    “大小姐,该出发了。”

    罗氏派流云来提醒慕容茵马上就该准备坐轿入宫了。

    这是入春以来的第一场雨,慕容茵指尖轻轻敲击着桌面沉神于雨景,半响回过神来,咬着杯沿呷了茶将喉咙润了润,这才悠悠的抬眼看向流云,淡淡开口。

    “你去回禀夫人,让轿子过来吧,我马上便收拾好。”

    这两天李姨娘和慕容菁都被关了禁闭,慕容茵难得清静的歇了两天。

    今儿便是参加皇帝寿宴的日子,慕容菁自然被解除了禁足,慕容宪身为丞相,自然从辰时便出发前往皇宫主持了。

    慕容茵换上了司侯尘为她在霓裳坊专门定制的衣裳,对着铜镜看了看,也没有上妆,就这样素颜出门,一袭红衣,肤若凝脂,红唇不点而红,似与画儿中走出的仙子一般无二。

    美的不可方物,都言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这句话一点儿不假。

    慕容茵踩着矮凳便上了马车,坐在里面朝外面看去,没想到看似并不是很大的马车,里面布置的倒是不错,容纳两三人也绰绰有余。

    “呦,姐姐这身衣裳不知从哪里来的,这可是霓裳坊的衣服。” 

    坐在另一辆马车上的慕容菁看慕容茵这一身明显出于霓裳坊的精致衣服,心头妒意又添了几分,将手里的帕子缴了又缴,终究还是强挤出个笑意,只是言语中的酸意怎么也遮掩不住。

    慕容茵没有回头,似笑非笑的瞥了慕容菁一眼,便将帘子放了下来,一句话都没有回应。

    与慕容菁讲话慕容茵都觉得是在拉低她的智商。

    慕容茵看着马车内摆放的茶具,不由笑了笑,罗氏这般的安排倒是很合她心意。

    “你!”

    慕容菁气急败坏的喊了一声,慕容茵的无视,让她有一种话哽在喉中的感觉,极为难受。

    “愚蠢。”

    慕容茵端着茶盏右手捏着茶盖上的小帽侧着用腕劲儿拨弄着在茶水上沉浮的干菊,低低的说了一句。

    慕容茵蓦地在将茶盏搁在案几上,瓷器撞击木头的清脆之声划破了空气的静谧,她可没这么大耐心同慕容菁斗嘴皮子玩。

    “走吧。”

    “起轿!”

    门口随侍的侍女和车夫听到慕容茵的命令后便先行将轿子抬起来向门外走去,此时罗氏已经先行了一步,而慕容菁在后面看着慕容茵就这样走了,眼底划过一丝奇异的神色,带着淡淡狠色,轻声呢喃了一句。

    “若是这般好的衣裳,穿不到太子殿下跟前,也是无用。”

    而此时慕容茵已经坐着轿子走远了,没有听到慕容菁的自言自语。

    慕容茵听着外头滴答雨声,捧着新茶,指尖点点受着杯壁传来的温暖,声音也有了些温度。

    “今日雨大,需得仔细了脚下,以稳为主。”

    话音尚未落下,慕容茵便感觉马车车身一身摇晃,接着就是咯噔一声,茶杯自慕容茵的手中滑落砸在车底,茶水四溢,杯身碎裂。

    “怎么回事?”

    慕容茵稳了稳心神,面无表情的问着,心下已经有了几分推测。

    这怕不是又是慕容菁干的好事?

    “回大小姐,马车的车轱辘坏掉了,现在回去通知更换马车的话,恐怕会误了皇上寿宴的吉时啊。”

    流云的声音染上几分着急,这可怎么办才好?

      雨势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又有几声闷雷,道道劈在慕容茵的心坎上。

    若是今日误了吉时,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慕容菁肯定不会放过她,一个以下犯上,不敬皇上,便可以给一个人生生安下一道罪名。

    但是这般回去,慕容茵又不甘心,现在能怎么办?

    “这是哪家的马车在前面挡着道路,燕王的车驾,速速避开!”

    慕容茵在低头沉思间,听到了这么一句话,眼神瞬间亮了起来,她拇指食指一摩挲,打出一声响指。

    司侯尘来的真及时。

    慕容茵掀开车帘,边说着话,边直接跳下马车往司侯尘的马车上跳了过去,没有给司侯尘拒绝的机会。

    “王爷,小女子的车驾坏了,就劳烦王爷来搭载小女子一程了,必有重谢!”

    “都退下,让慕容小姐进来。”

    司侯尘本来有些不耐,但在听到慕容茵的声音后,抬指主动掀开了车帘,呵退了车夫和暗卫,让慕容茵进来。

    “王爷,大恩不言谢,小女子会记得的。”

    慕容茵坐进去后发现司侯尘的马车真是出奇的大,原本她以为罗氏给她准备的马车已经不算小,但是若是与司侯尘的这辆车对比起来,简直天差地别。

    车内连软榻都有,茶水吃食棋盘等物更是一应俱全。

    司侯尘目光幽幽的打量着被雨水淋湿了的慕容茵,淡淡开口。

    “你的马车怎么会坏?”

    慕容茵摆了摆手,端起来司侯尘一口未动的茶水,轻抿了一口,从喉咙溢出一声轻哼声。

    “还能是什么,我那个好妹妹慕容菁呗,先前李姨娘就为了不让我去参加皇上的寿宴而屡屡为难我,原本以为禁足了,好歹该长个记性,却没想到,慕容菁她还敢在我的马车上动了手脚。”

    司侯尘的目光凉凉的看了一眼窗外,很好,慕容菁,他记得了,嘴上却丝毫没有放过慕容茵。

    “那是你蠢。”

    慕容茵握着茶盏,咬了咬牙,忍着没有回击司侯尘。

    要不是因为司侯尘刚刚才帮了她,若是直接怼回去,司侯尘不带她去皇宫了怎么整?

    雨声越发密集起来,嗒嗒的打在马车的车身上,慕容茵将车帘拉了拉,恐雨水溅进马车内。

    司侯尘端起来另一只茶盏,杯壁微微泛凉,司侯尘修长指尖在光滑的瓷器上摩挲着,看着慕容茵的动作,竟觉得有几分可爱。

    燕王王爷的马车内,两人默契的谁也没有说话,但是气氛却一点没有尴尬意思,哪怕是安静的过分也不觉得尴尬,反而有一丝诡异的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