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由不得你不同意
作者:维维宝贝      更新:2015-08-04 11:12      字数:3007
    岑心只听到良妈说熬夜,不由得朝霍凌宵看了过去,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眸底竟染了担忧。霍凌宵没有接她的目光,率先转身出去。他的步伐虽然没有平日那般坚定有力,但也周正阔大,好像并没有受到多大影响。

    不过,在弯腰上车时,他眉头还是拧了一下。尹责匆匆奔过来扶他,一派紧张,岑心知道,他刚刚应当压到伤口了。

    从受伤至今,他没有给她任何惩罚,甚至连责难都没有……

    岑心有些受不住,杵在那里看着车厢里的他,久久不能动弹。

    “上来,再晚就要迟到了。”他微微探出头来,脸色明明煞白,却还对着她笑。他本不是个爱笑的人,六年前相处的日子里,他几乎没有对她笑过。

    可现在,他不是对她温柔就是对她笑,她觉得很害怕……害怕什么,却又无法理清,仿佛有座山沉重地压过来,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我自己走过去就可以了。”她突然转身,急急朝外就走。她不敢在他面前再呆一秒钟,她怕自己会臣服于他!

    她的步子踉踉跄跄,整个人狼狈到了极点。

    “大小姐!”最后,追上她的是尹责。“您最好还是上车,否则大哥会陪您一起走的,他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不宜活动。”

    岑心回头,果真看霍凌宵低头慢慢从车里下来,朝她这边走。

    “最近外面不太安静,大哥怕您有危险,才提前出的院。大小姐即使对大哥有诸多不满也应适可而止,您应该知道大哥的重要性!”他的话说到最后,有些重。

    岑心却也终于冷静下了自己,她自然是明白尹责的意思的。霍凌宵于她有杀父之仇,但对三亿集团乃至整个Y市,都是不可或缺的人物。

    她点了点头,默默地走了回去。

    将岑心送到电视台楼下,霍凌宵的目光久久跟随着她的背影不肯离去,眉却慢慢压得严肃起来。

    “出来的时候对大小姐说了什么?”他突然开口,问尹责。

    尹责略僵了一下,还是直白回复:“我只是把大哥送她上班的原因解释清楚,也让她知道您比她更重要!”

    “放肆!”低吼出之他的喉间,霍凌宵的整张脸都沉了下去。

    尹责惊得低下了头:“对不起,大哥。”

    片刻,又不愿服气地出声:“大哥对大小姐一片真心,大小姐却拿刀刺您,尹责看不过去。大哥当年并没有做对不起大小姐的事,就连她父亲被杀也与您……”

    “如果还想跟着我,就永远不要说这些话!”霍凌宵硬梆梆地打断了他的话,眸光都透着严厉。

    尹责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不安,低应了一声:“是!”

    车子最后停在三亿集团的地下车库,才走出来,霍凌宵就看到了数辆执法车,整齐划一地停成一排。

    他有些头痛地拧了拧眉,尹责的眉头也蹙了起来:“尚局长又来查了?这个月,他已经查了三回了。”

    “让他查。”霍凌宵扯了一些眉角,上了电梯。

    来到办公室,果见得一行人站在自己门口,被秘书挡着。为首者正是稽查局的局长尚于杰。

    “对不起,总裁还没来,他的办公室你们暂时不能进。”秘书不忘强调。

    霍凌宵走过去,客气地向尚于杰打招呼:“尚叔。”尚于杰近五十岁,身体同样高大,有几份威风气概,一看就是当过兵受过训练的人。

    他看到霍凌宵,亲自走过来与他握手:“小霍,你可别怪尚叔不通情理,这事你也知道,老首长下达了死命令,我不能不从。”

    霍凌宵的眉再次拧了起来,因为提到了自己的父亲。

    尚于杰是霍鸿以前的部下,转业分派在了Y市,做着Y市稽查局的局长。

    当年,他接手三亿集团,霍鸿极力反对,不惜登报与他断绝父亲子关系。尽管如此,他还是做不到真的不管霍凌宵,最后给自己的这个老部下下了死命令:“你给我严守三亿集团,要是有一丁点儿违法违纪的事情,就给我把霍凌宵马上铐过来。我要亲手毙了这混小子,免得脏了别人的手!”

    所以,在别人的办公室里,挂的都是名画,他的办公室最显眼位置裱的却是一副手铐。那是父亲当年当着尚于杰的面亲自拍在他桌上的,手下人嫌难看,给裱了起来,不知情者还以为是艺术品。

    尚于杰也看到了那副手铐,转回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也别怪老首长无情,他是怕你走了不归路啊!”

    霍凌宵理解地点头,让秘书放了稽查的人进去,自己则陪着尚于杰喝起茶来。

    “这个月我们都见面三次了吧。”尚于杰再次打开了话匣子,在看霍凌宵时,面上有慈祥之色,“尚叔知道你的性子,你向来不是乱来之人,就算不查也不会出问题。只是,首长每天亲自打电话给我,要我盯紧你,我都快招架不住了。知道我们一个月查一回,他差点没亲自飞过来把我揣了,坚持要天天查。最后好说歹说,才改成一月三回……”

    尚于杰三两句就把霍鸿的火暴性子给勾勒了出来,霍凌宵只能苦苦而笑。自家的老爹,位高权重,脾气和地位一样重,他自然是知道的。

    尚于杰忍不住叹了起来:“说实话,当年首长最中意的就是你,一直说你有他的风范,一定能接好他的衣钵。你这突然就接手了三亿集团,他老人家自然是不满的。这些年揪着你的三亿集团不放,无非是想逼你放手,回到军部去。凌宵,你自己呢?就没想过再回去吗?说实话,虽然这些年你把三亿管理得有声有色,但尚叔还是觉得军队才是最适合你的。”

    霍凌宵喝茶的动作略缓了一下,最后扯开唇角摇头:“我已经没有那个想法了。”

    尚于杰有些不甘:“你要知道,三亿只是个小小的公司,军队才有广阔的天地。尚叔可不想你屈居于这个小世界而把大世界丢掉了。”

    “这是我的决定。”

    霍凌宵没有做过多的解释,只用这一句话结束了话题。

    尚于杰多少有些失望,也有些扼腕,最后还是点头:“既然你已经下定决心,尚叔就不再劝了。不过,看得出来,老首长对你还是很关心的,否则就不会让我天天盯着你了。老首长年事已高,你也当多回去看看他,你们终究是父子啊。”

    “好的,我会。”

    尚于杰终于再次露出了笑容,重重拍他的肩膀:“这样就好了。别看老首长烈性子,还是挺想你的。若你们父子之间的关系能够缓和,我就算是大功臣,下次见老首长,也该跟他邀邀功了,哈哈哈。”

    刚送走尚于杰,霍凌宵的表情沉重起来,陷入某种思绪当中。

    尹责捧着电话走了过来:“林医生刚刚打电话过来,说霍首长来了。”

    霍凌宵急匆匆地赶去军区招待所,果然见到了霍鸿。

    霍鸿年近六十,却因为早年经受过特殊训练,身子骨硬朗如铁,脸色红润,一点老态都不显。他坐在那里,不怒自威,掌撑在椅子上,满身力量。

    看到霍凌宵,只是哼了一声,一张原本就威严的脸一板,更显威严。

    林诗峦略有几份恭敬地站在一侧,对霍鸿说话细声细气,不敢有半点造次。往往霍鸿问一句,答一句。

    “爸。”霍凌宵轻轻地呼了一声,也站得笔直。

    霍鸿这才正眼看他,眼里的威严发散,没说话就已经气势十足。

    “听诗峦说,你受伤了?”一开口,声若洪钟。

    霍凌宵略有变色,很快恢复了表情:“是小伤。”

    霍鸿瞪一眼他的脸,随即移开了眼睛。他哪里看不出来是大伤还是小伤来,只不过军人向来比普通人要能耐些,只要是还能走的伤就可以忽略不计。

    他马上又重重哼了一声:“成天做些不入流的事也会受伤,真是越来越不成器了!”

    霍凌宵也不还嘴,由着霍鸿说。

    霍鸿以前每次见他,都是暴风血雨,又吼又叫的,他今天的平静倒让他觉得有些不正常。他不由得去看林诗峦,林诗峦转开脸,有意不与他的目光相触。

    “我听诗峦说,那女人已经愿意离了?你尽快把手续办了。”依然是洪钟一样的声音,说完这话,不忘在霍凌宵的身上一剜。他的眼色凌厉,这一剜落在普通人身上,怕真的会剜出一块肉来。

    霍凌宵终于明白他今天不发火的原因,却想都不想就回应:“我没有同意。”

    呯一掌拍在椅子上,好好的红木椅把手被霍鸿一掌拍成几折,屋子里发出巨大的响声。紧接着,霍鸿雷鸣般的吼声已经传出:“混账!”这一声直将旁边林诗峦的脸吓得惨白,差点打掉手里的杯子。

    她轻轻呼了声:“伯父。”

    霍鸿仰头去看霍凌宵,巨大的嗓门再度响起:“这件事由不得你不同意!我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