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狭路再相逢
作者:浅年华      更新:2017-11-25 12:27      字数:2058
    三年后的一天清晨,C市,一栋旧公寓里。

    咯咯!

    敲门声把钟浈吵醒了,然后闺蜜温禾脆声喊:“小兔子乖乖,树洞洞打开!”

    钟浈眼睛还没睁大,旁边躺着的小团子灵活翻身下地,跑过去开了门放温禾进来。

    无奈坐起揉眼睛,钟浈哑声说:“怎么这么早啊?”

    温禾湿头发还包着毛巾,抱住两胳膊满脸嫌弃地撇嘴儿:“不早了,快点起来坐班车回A市,迟到了就把面试搞砸了!”

    “谢过爱妃叫床之恩,朕这就起来梳妆打扮。”钟浈冲她挤出笑容,想哄她笑。

    “切!叫床之恩这么肉麻的话都敢说出口!”可温禾不领情,径直牵起小团子肉肉的小手儿,完全不鸟她:“天佑宝贝,来,禾姨带你去刷牙牙洗脸脸。”

    钟浈只得下地趿拖鞋走去衣柜翻找得体的衣服,耳朵却听见又萌又帅的小包子说:“禾姨,我们幼儿园老师说,家长跟我说话尽量不要用复语,比如刷牙,不用说成刷牙牙这样的,因为我已经长大了。”

    噗!钟浈差点跟温禾同时喷笑,两闺蜜对视一眼,忍住。

    “好吧,钟天佑你说得对,以后禾姨会注意的。”温禾收敛起表情,认真严肃地回应道。

    要不是急着赶坐班车,钟浈真想过去好好抱一下儿子和闺蜜。

    这三年以来,幸亏有他们在她身边陪她渡过人生中最低落的时刻,否则她可能熬不下去,会疯掉。

    洗漱,装扮一新从房间出来,钟浈看着钟天佑小朋友一双小手儿趴住茶几边缘,一脸正经地描写着英文字母,那认真的小模样儿实在太惹她怜爱。

    “小包子,别写了,先吃早餐吧。”她坐到沙发上,将头脸贴去熨烫儿子。

    钟天佑头也没抬,还蹙起小眉头:“钟浈,请叫我学名钟天佑,我现在正写着英文字母,别让我分神好吗?你快去赶班车吧。”

    呃,钟浈尴尬了,懂事的儿子倒显出她的不懂事了!

    “看,上演现实版的天才儿子笨蛋妈了吧?告诉别人钟天佑先生是你肚皮里蹦出来的,恐怕也没人相信。”一旁的温禾不忘落井下石去损钟浈。

    “我儿子小小年纪你就教他计算加减乘除,然后还嫌不够又教他26个字母,温禾我警告你,别生生将我儿子弄成少年白头!”钟浈没好气地瞪了瞪闺蜜。

    “好了!你去赶车吧!”温禾和钟天佑居然异口同声的说道。

    钟浈不禁眉头一皱,温禾已快手快脚将包包塞进她怀里,并且推着她出了门,还不忘叮嘱:“路上记得看我给你下载的甄嬛传,脑补职场风云,有备无患避免踩坑!”

    转头,钟浈回呛:“那剧集都看了无数遍了,跟职场风云完全不搭边!”

    “哎呀,你们好吵。”钟天佑小盆友很不悦地嘟嘴抗议。

    钟浈冲他摆委屈脸,无辜地嘟唇,温禾看不下去了,低斥道:“再不走,你真要赶不及了!”

    抬腕看表,钟浈低低咒了一声,连忙挥挥手跑向电梯口。

    紧赶慢赶,终于搭上了前往A市的大巴。

    两个小时后抵达,拦了出租车来到宸星控股集团公司总部大厦。

    还好,11点才面试,时间还充裕。

    钟浈走去前台询问,身穿制服的女接待员正想指引她,两眼却忽然发亮,倏地挺直腰板,将两手交握摆放身前。

    莫名地随着她目光回过头一看,钟浈见到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从大堂门口走入,为首那个犹如鹤立鸡群的男人面目相当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封总好!”女接待员向那个男人鞠躬行礼。

    哦!他就是宸星控股集团的CEO封北宸!钟浈确认了他的身份后不免多看他两眼。

    封北宸浅浅地对大堂里员工们此起彼落的招呼声点头回应,视线不经意从钟浈身上一掠而过,立刻又调回去。

    他身后的向明也看到了钟浈的存在,真是见鬼了,她怎会在这?!

    封北宸很快恢复了过来,收回心神步伐不改地率先走进电梯间,他站定后,侧过脸给向明递去一记眼色,向明立马会意,掏出手机走去一边拨打电话。

    专属电梯来了,封北宸走进梯厢,向明慌忙跟入,留下其他下属躬身恭送。

    梯门合上后,向明也收了线,低声报备:“封总,她是来面试小秘书职位的。”

    封北宸沉吟两秒,下令:“让她参加面试,但不录用。”

    “是。”向明不敢怠慢,再拨电话去照办。

    于是,完全不知就里的钟浈,被面试官、CEO秘书室的室长张君燕给三言两语打发回去等消息。

    钟浈是明眼人,从张君燕的态度里看出自个儿是没戏的,所以她离开宸星控股之后,马上去买了份报纸坐小公园里查看招工广告和房屋租赁。

    自从三年前抱着刚出生的儿子投奔到C市去找闺蜜温禾,她就只每个月中和月底才回A市这边的疗养院探望植物人妈妈。

    可目前,从C大新闻系毕业的温禾已被A市电视台招聘入职,她自己也大专毕业了,是时候搬回来A市扎根立足。

    找工作,找房子,成了她们燃眉之急。

    整个下午,钟浈都在房产中介带领下,看了好几套房子,要么租金贵,要么环境太差,始终没一个中意的。

    夜色浓重了,她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好友方馨萍的独立屋去借宿。

    方馨萍是豪门方家的私生女,跟钟浈是高中同学,两人属于好友以上,闺蜜不达的交情,这次也是她通知钟浈说宸星控股招聘小秘书的。

    按密码开锁进屋,顺手亮了客厅的水晶大吊灯,眩目的光线让钟浈半眯起了眼环视一圈儿,确认方馨萍并不在家,她登时跨下双肩,拎包包蹒跚走进客房里。

    嗡嗡!

    手机适时在裤袋里震动。

    钟浈拿出来看来电号码是方馨萍的,马上接起:“喂?你什么时候回家呀?”

    “钟浈,你赶紧来门口!”方馨萍扔来一句就挂了。

    听她语气挺急的,钟浈不敢耽搁,调头出去开了厅门,站在院子的大门前张望,外面并没有方馨萍的影儿,这是要闹哪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