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他疯了吗
作者:浅年华      更新:2017-11-25 12:27      字数:2061
    突然间,一阵汽车引擎声从路口的方向传来,只见一辆宾利开到大门口处刹停了。

    驾驶座里的人正是方馨萍,而后座……貌似歪靠着一个男人!

    钟浈连忙开了大门,迎出去。

    方馨萍下了车打开后座车门,指着男人对钟浈说:“快,帮我扶他到屋里!”

    钟浈应了声,想跟她一起合力把男人弄出来,偏偏这时方馨萍的手机响了。

    方馨萍骂了句就拿着手机到路边去接听,钟浈低头瞄了瞄男人。

    嗯?!

    这张棱角分明的俊脸,不就是封北宸么?!钟浈魔障似的凑过去看他。

    “水……我要水……”双眼紧闭的封北宸低喃,两颊飘着异样的红云。

    这封北宸是方馨萍的现任男友?钟浈狐疑地看看有些不劲的他,又扭头看向正跟电话那端的人争执的方馨萍。

    据知,方馨萍一直跟初恋男友分分合合,藕断丝连,看她如今讲电话这般激动,恐怕还是跟男友闹不清。

    “你等着!我马上到!”冷不丁方馨萍低吼出声,挂断电话蹬着高跟鞋冲过来对钟浈说:“亲爱的,我得出去一趟,你帮我先把这男人弄进屋里,拜托了哈!”说完,转身奔去路口。

    “哎,你先回来——”钟浈想喊住方馨萍。

    可方馨萍已经拦下一辆出租车,全然不顾她的喊叫就上了车,绝尘走了。

    一只汗津津的大手忽然搭向钟浈的手腕,封北宸睁开猩红的双眼喃喃道:“给我水,水!”

    “哦哦。”钟浈四下里看看,从杂物袋里拿出一瓶矿泉水开了盖,塞到他手里,可是见他好像没办法自行喝水,她只好将瓶口喂到他嘴边往里倒。

    封北宸咕咚咕咚喝了几口水,两眼恢复了些许神采,定定看着钟浈。

    “还要不要喝?”钟浈比比水瓶问道。

    封北宸一动不动直勾勾望着她,直把她看得起寒毛,讪讪地拧好瓶盖放回杂物袋里,然后倾身向他:“来,我扶您进屋。”

    话音刚落,男人的两只大手迅速抄上她颈脖,将她往车厢里箍拖!

    钟浈发出一声尖叫,可纤柔的身子已被他抱得死紧的,他还疯狂地埋下头,啃吻她的颈侧!

    怎么回事?他疯了吗?!

    钟浈极力挣扎,双手对他乱抓乱挠。

    封北宸一把掐紧她脸颊,用力掐撬开她紧闭的齿关,滚烫舌头带着浓重的男性气息突进去,迅猛翻搅。

    所有的声音像被他吞掉了,无论钟浈怎样再呼喊都是徒劳的,她彻底疯魔了,腾出一只手试图摸找可以打他的东西,却一扫扫到后座台上的水晶球饰,立马捏握住,狠狠地往他后脑勺敲去。

    封北宸闷闷哼了声,双眼一翻,庞大的身躯随即歪倒座椅里。

    钟浈火速退出车厢,嘭!大力合上车门,大口大口地喘气。

    这封北宸分明是身中药了,而给他下药的人十之八九是方馨萍!

    那眼下,可怎么办?怎样处置这位封总?

    方馨萍让她扶他进屋里,但她不愿意也不敢再去搬动他,怕万一他醒来又对她做什么不轨行为!

    正为难不知道怎样才好的时候,嗡嗡!手机震动的声音传进了钟浈耳膜。

    不是她手机在响,她刚才没带出来,那……四下里望望,地上躺着一台钻黑色的手机!而屏幕上显现的名字正是“张君燕”三个字!

    接,还是不接?

    钟浈咬着手指头,思想小马达在飞速运转中,最后决定接!

    在即将断线时及时接通,钟浈轻声说:“喂?”

    “你是哪位?这是我们封总的手机啊。”张君燕诧异地问。

    钟浈一时语塞,想着要不要直接说出自己的名字?可又怕招惹误会!

    “说话,你拿了我们封总的手机却不说自己是谁,你想怎么样?!”那边张君燕见她迟迟不再出声,就拔高声调诘问。

    “……张秘书长,我是钟浈,今早您还给我面试过的。”钟浈硬着头皮自报家门。

    “是你?!”张君燕尖声怪叫,顿了顿之后,低喝道:“封总在你那里是吧?说地址给我,我马上过去!”

    钟浈把地址一说出,那边飞快挂了线。

    唉!今天累了一整天,没想到大晚上还被折腾成这样!

    钟浈捏紧手指头,时不时的透过车窗往车厢里张望封北宸动静,她已想好了等会儿如何应对张君燕的盘问。

    所以半个小时后,当张君燕、向明双双赶到时,她很平静的迎着他们俩刀子般劈来的眼神。

    查看过封北宸后脑勺的伤势,向明抓狂了,厉住钟浈质问:“你把他打成这样?!”

    钟浈吞了吞口水:“我见他要水喝,就喂他喝了几口,没想到他发狂了,对我动手动脚的。”

    “他会对你动手动脚?!”张君燕拔尖的嗓音喊道:“不都是因为你给他下了药吗?!”

    “我没给他下药!”钟浈睁大双眼坚决否认,不是她干的,就别给她扣罪名。

    “那他怎会到这里?”向明再逼问。

    “不知道,反正出来的时候我看到他的车子已经停在这里了,我认出是他,也看出他有点不对劲,他要水喝,我尽了本分给他喝水,就这么简单!”钟浈把能说的全说了,不能说的一概含糊略过,很义气的绝口不提方馨萍一个字。

    “别跟她啰嗦!我看就报警吧!”张君燕咬牙切齿提议。

    “不行!”向明果断打消张君燕的念头,他的顾虑不是她能懂的。

    这是怎样一种孽缘啊,三年多过去了,他以为封北宸和钟浈不会再有交集,没想到两人再次奇异相遇,还是在这种情况下!

    “那……要不我们把她先带回去,等封总醒来了再处置她。”张君燕犹豫一下后,再建议。

    “嗯,这样比较好。”向明点头。

    等封北宸醒来,他爱怎样处置钟浈也是他的事了,与人无尤。

    张君燕目光移落到钟浈身上,喝道:“跟我们走!否则你会死得很难看!”

    这种威胁是吓不倒她的,但不跟他们走是不行的,钟浈认命地默默坐进宾利副驾驶座里,低头不去看启动车子的向明,更懒得理张君燕坐入后座侍候仍然昏迷不醒的封北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