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又上当了
作者:庄悠悠      更新:2015-08-03 11:32      字数:3038
    “既然各方各面你都满意,那你娶了她吧,我有琪琪就够了。”霍振宇还想打消霍父一定让他娶陆芊芊的念头。

    “如果你一定要娶那个女人的话,那你以后就再也不用出现在工司了。”霍远震充满怒气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

    “这可是你说的,乐意之极,可别到时候再求着我回去。”说完之后霍振宇将电话挂断扔在一边,

    谁知一转头就看见庄子琪呆呆的站在厨房门边看着他,耸了耸肩笑了:“还不快去煎牛排,我饿了。”

    庄子琪冏了,霍振宇怎么能说他们已经领了证呢,这不是骗人么,不过这不是关键好不好,

    关键是,她没答应过他要去和他领证的好不好,别到时候又扯着她要去和他一起领证什么的,她可不想这样……

    这样随随便便就和人去领个结婚证,更何况还是霍振宇这个男人,虽然这几天他们相处的很愉快,

    而且虽然霍振宇有提出要当她男朋友,可是她也一直在犹豫,不是因为她不喜欢霍振宇,而是因为……

    因为她的爸妈,她的爸妈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然后又各自再婚,而且她的后妈对她并不好,

    所以给她造成了心理阴影,如果结了婚并且有孩子之后,两个人不能好好的在一起,那不如从一开始就不要在一起,

    庄子琪打开火一边煎着牛排一边想着,不知不觉间霍振宇走了进来:“你打算晚上就吃黑糊焦牛排吗?”

    “啊?”庄子琪被霍振宇的话打断,转头看着煎锅:“啊,啊,我的牛排,我的……呜,都是你害的。”

    庄子琪还在纳闷霍振宇说什么黑胡椒牛排,低下头才知道是什么,真的是又黑又糊了,都怪霍振宇刚才的那通电话,

    害的她胡思乱想,只能重新煎了:“你出去吧,我一会就会煎好了。”将霍振宇赶了出去,洗洗锅子准备重新煎牛排。

    从腌好的牛排里重新挑了块出来,放进已经融化了黄油的锅子内,轻微的‘刺啦’声响起,

    庄子琪听到这个声音,不知为何突然开窍想通了,竟然他喜欢自己,自己也喜欢他,

    那何必在乎那些也许根本就不会发生的事呢,想通了这些,庄子琪轻松了口气,用心的煎着牛排。

    等到庄子琪将牛排煎好端到外面的时候,霍振宇呆住了:“你是准备喂猪吗?”不然的话为什么煎了六块牛排。

    “呃,我是怕煎的不好,那样不是有的挑选么。”庄子琪尴尬的说着,将托盘放下,从厨房拿出早就冰好的红酒。

    “好吧,事实上我是怕吃不饱好了吧。”中午因为办了点事,所以中饭没吃,所以她早就饿了,不然做这么多用来看的么。

    在霍振宇的眼神下庄子琪说出了事实,那就是做这么多吃的,她肯定能消灭的掉,六块牛排一人三块。

    在霍振宇的注视下,庄子琪坐下慢条斯理的切着牛排,吃着意面,喝着南瓜汤,最后再来口红酒,一副很享受的表情。

    “不得不说,你的厨艺很好。”喝了一口酒,霍振宇回味着刚才吃进去的东西,牛排鲜嫩多汁,

    意面鲜甜可口,南瓜汤香甜滑糯,这家是他吃过最好吃的西餐,因为这是庄子琪亲手做出来的,

    里面满是她的爱意,比起外面所做的那些简直就是云泥之别,不知不觉霍振宇已经吃掉第二块牛排了,

    “那是当然,想当初我可是为了这个还去学过呢。”庄子琪听到霍振宇的赞美,抬起酒杯冲着霍振宇点了点头,

    霍振宇拿起酒杯,慢慢了品了口酒,却见庄子琪一抬头将酒杯里的酒全喝光了,楞了下霍振宇替庄子琪又倒了杯酒。

    看庄子琪已经有点微红的脸,露出来的笑容怀着不明的意味,只是庄子琪只顾着吃东西并没有留意罢了。

    一边吃着沙拉庄子琪一边得意的说着:“你知道吗?我爸妈在我小的时候就离婚了,所以我自从懂事以来,

    都是自己管自己的,后来出了社会之后也是自己煮吃的,所以我的厨艺才会这么好哦,而这个西餐么……”

    庄子琪红着脸说着,俨然有了醉意:“我曾经为了一个男人去报名学做西餐的,原以为他吃到的第一次,

    居然是跟我提分手,而且还是为了我最好的朋友,直到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他们早就背着我有了一腿了,

    更可笑的是我还傻傻的为了他去学西餐,结果人家不领情,你说我是不是很傻啊?”庄子琪又是一口灌下杯中酒。

    “你喝醉了,我扶你进去吧。”霍振宇将庄子琪扶进房间,暗皱眉头,一个女人喝那么酒干什么,

    霍振宇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庄子琪在说起她是为了个男人才去学做西餐的时候,心里隐隐的有点不爽,

    虽然知道那个渣男已经是过去式了,只是看到庄子琪提起他的时候那个伤心的样子,他就有种想揍他一顿的感觉。

    摇了摇头,霍振宇去卫生间弄了毛巾沾了热水回来替庄子琪擦着脸,喝了酒之后的庄子琪脸色通红,

    可能是因为天气热的原因,庄子琪不自知的拉扯着衣服,想缓解着自己的不舒服,却让一边的霍振宇喉头一紧。

    只是这么一个轻微的动作,就让霍振宇浑身一紧,感觉到自己明显的变化,不禁露出苦笑,这认识她才多久啊,

    就能被她的一个小小无心的举动而吸引了,霍振宇一边替她擦着脸上的汗,一边阻止她乱动的手,

    之后为了让她舒服一点,想将她的外衣脱了,可是才解了几颗扣子,霍振宇觉得自己就受不了了,

    因为庄子琪的衣服里面竟然除了内衣就再没其他衣服了,解扣子的手僵在了空中,霍振宇犹豫不决,

    是继续解下去呢,还是替她扣好,然后回房洗洗睡呢?就在霍振宇犹豫的时候,庄子琪替他做了决定,

    原来睡姿不雅的庄子琪一个翻身将霍振宇踢倒在床上,两条腿顺势夹住了霍振宇的一条腿,

    右腿更是顶到了他的某一处,本就绷紧了的霍振宇在庄子琪的一番动作下,直接一个翻身将庄子琪压住。

    突然间的重物压过来,庄子琪皱了下眉头,伸手想推开霍振宇,却被霍振宇以一手将她的双手抬起来,

    禁锢在她的头顶,火热的唇贴在她的耳后,呼出一口热气,可能是吹的气让庄子琪觉得痒,所以扭动着身子,

    却没想到这样的扭动,却更是让霍振宇欲火上升,灼热的唇顺着耳边就滑到了她的脖子,蜻蜓点水般落下热吻,

    沉重的呼吸声泄露了霍振宇现在的心情,吻的庄子琪脖子痒痒的,使劲的挣开霍振宇的禁锢,

    将霍振宇的头往一边推了过去,霍振宇顺势将唇落在了庄子琪裸露在外的锁骨上,以牙齿琪琪一磕,

    惹的庄子琪又痛又痒,手又被霍振宇重新固定在头顶,只能用自己的头往旁边挤着霍振宇的脑袋,

    被挤开的霍振宇索性将刚才就解了一半的,庄子琪的衣扣继续解了开来,顺手将她的外套脱了开来,

    一夜缠绵,第二天霍振宇神轻气爽,庄子琪则浑身酸痛的睡到日上三杆,直到起床还依然头痛脚痛浑身痛的。

    “起床吃中饭了。”霍振宇琪琪的拍着庄子琪的脸,昨晚一时没控制住,要了一次又一次,才会将她累成这样,

    “唔……”庄子琪揉着脑袋起床,睡眼还没睁开只是嘴里说着:“不过是喝了点酒啊,怎么浑身都这么痛啊?”

    浑身怎么像被车子碾过一样的痛啊,庄子琪回想着,昨晚不过就是喝了点酒而已,弄的好像干了什么体力活一样。

    累的要死,庄子琪怎么也想不通,索性不想了,睁开眼睛才看到一边的霍振宇,楞了一下,她昨晚不是回去的么?

    怎么霍振宇也到她家来了呢,左右看了看,庄子琪才知道原来她还是在霍振宇家,并没有回家。

    直到这个时候,后知后觉的庄子琪才发现自己没穿衣服,而霍振宇则是两眼发直的盯着自己的上半身看。

    “臭流氓……”红着脸庄子琪拉过被子遮住自己赤裸裸的身体,她说怎么浑身像被碾过一样的痛。

    原来是这家伙干的好事,真是无耻,趁她喝多了对她下手,亏她昨晚还想说做那么多好吃的庆祝他恢复健康。

    “快出来吃饭吧,你睡了这么久,饿坏了吧。”没有好风景看了,霍振宇起身将空间留给庄子琪。

    一边往外走一边说着让庄子琪出来吃饭,走出去的时候顺便将门关上了,方便庄子琪穿衣服。

    其实他到无所谓,可是他知道庄子琪脸皮薄,为了不让她尴尬,才将门关上,吃完饭后他还要送庄子琪回去。

    这些天她一直在照顾自己,连自己都能看的出来她瘦了很多,他已经帮她多请了几天假,好让她多休息几天。

    很快庄子琪就穿好衣服走了出来,看到霍振宇的时候,甩了个白眼过去,混蛋一个,总有一天让你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