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熏晕过去了
作者:黑夜昙      更新:2015-07-30 17:29      字数:3063
    柳如烟眼唇一笑,“瞧你脸这么红是想到了什么事。”

    柳如烟意有所指的瞄了瞄谷青晨的肚子,紧张的打探着。

    谷青晨长着一张小嘴,尴尬了!

    “娘,我们吃饭吧,吃饭吧。”说罢她便更大口的喝着手中的瘦肉粥。

    “看青晨吃的这么香,我想岳母做的东西一定很美味。”

    谷瑞清和御南风不知何时走进了柳如烟的院落,御南风淡笑着注目谷青晨那豪放的吃相。

    谷瑞清则皱着眉头看着这年久失修的院落,原本他只是看上了柳如烟的美色,才将她买回来的,没想到现在她倒是和青晨走的很近,看来有时间他得付出点行动了。

    谷青晨一听这个声音,整个人一惊悚,然后悲剧的噎住了……

    翻着一张眼见,想要张口说话很是苦难。

    “晨儿,你怎么了?晨儿?”

    柳如烟一惊,怎么回事?晨儿的面色看起来很不好?难道这清粥中被动了手脚。

    “水……”谷青晨用尽全身力气才憋出这么一个字。

    御南风急忙上前,拍了拍谷青晨的背,利落的倒了一杯茶送到谷青晨的嘴边,动作熟悉的仿佛经常做一般。

    “嗝……”谷青晨非常不雅的打了嗝,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绝美的小脸早已经涨成了猪肝色。

    尼玛,这是不是太丢人了点。

    “还噎不噎?要不要再喝点水。”御南风的声音简直可以滴出水来,担忧的目光看着谷青晨,此时他弯着身子,看上去完全不像是那个征战沙场杀伐无数的战神,而是一个真真正正宠着自己女人的好男人。

    “好…多了。”谷青晨放下那碗粥,声音小的跟蚊子似的。

    “以后不要吃这么急了,好像在我四王府就没吃饱过似的。”

    御南风这才放心的坐在谷青晨的旁边,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很是欠抽。

    “南风啊,既然你来了,不如也坐下吃点吧?”

    柳如烟拿起一个空碗,轻柔的替御南风盛上清粥,她始终没看谷瑞清一眼,也许是这个男人伤她太深,她的心早就对他没有感知。

    “好啊,岳母大人的手艺既然能让青晨口味大开,一定很棒,小婿恭敬就不如从命了。”

    御南风毫不客气的端起碗,拿起快起,就着一些小菜吃的欢快。

    谷青晨咬着贝齿,恶狠狠的看着与他一样吃相不雅的御南风,这男人,连她娘做的东西也和她抢。

    谷青晨也顾不得刚刚被噎的悲惨事迹了,拿起快起开始于这个男人在吃上搏斗。

    直到俩人都吃的很撑,才满足的坐在那里晒太阳。

    柳如烟的脸上始终挂着温婉的笑,看着这俩人的相处模式心底的担忧全部化为乌有。

    阳光懒洋洋的洒在两人的身上,一对绝美的璧人是多么的般配。

    整个院落就属被遗忘的谷瑞清脸色最差,被闺女女婿无视也就罢了,一个小妾连看都不把他放在眼里。

    身为一个男人,这种事他怎么能忍。

    不过现在他也只能忍,小不忍则乱大谋。

    “哎呦,老爷子,我起来晚了,耽搁了接见四王爷的时辰,真是太失礼了。”

    一个貌美娇艳的女人,挺着一张大肚子,慢慢吞吞的走进柳如烟的院落。

    柳如烟收拾碗筷的动作轻微一顿,心间苦涩满眼。

    “玉梅啊,你怎么来了,可要小心一点。”

    谷瑞清立马上前去接过那个妖艳女人的手,搀扶着她走进院落。

    谷青晨淡淡挑眉,目光沉沉的打量着那个迎面走来的女人,最终落在她的肚子上。

    唇角勾起一抹深冷的笑,心间却是深冷一片。

    “这几日我没什么胃口,刚刚闻见姐姐这传来一阵阵饭菜的香气,不自觉的就来了,老爷,你不会怪我吧。”

    那个叫玉梅的女人举手投足都透漏着一股子的狐媚之气,声音嗲的让人不自觉的起鸡皮疙瘩。

    谷青晨眯了眯眼,这女人是在挑逊她娘么?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都吃饱抢光她就出现了。

    这可能是巧合么?

    这个女人,若说有心计还差了那么一点点,若说单纯吧!这一出声让人很想扇飞她。

    柳如烟眉头隆起,依旧不慌不忙的整理着,完全不搭理这明显找事的女人,眸子中却幽暗的光芒一闪。

    谷青晨没有错过柳如烟眸中的光芒,嘴角勾的笑更加深了,看来自家娘亲真的是长心眼了。

    御南风只是随和的笑着,一副置身事外的架势,本来这又不是他四王府,他还是少掺言的好。

    谷瑞清有些尴尬,看了看忙碌的柳如烟,又看了看御南风很是为难。

    若今日不是青晨的回门之日,他大可吩咐着柳如烟给玉梅在做些。毕竟她肚子中可是谷家的希望。

    他谷瑞清这一辈子就两个女儿,没有男丁,玉梅这一胎是他的仰仗,他可是在外面藏了好久,深怕她磕到碰到。

    见谷瑞清不为自己说话,骄纵惯了的玉梅心底很是堵得慌,好不容易才来到了尚书府,掌家权竟然在一个妾室手中,这叫她怎么甘心。

    她已经不是第一次来柳如烟的园子了,挑逊了那么多次,那个女人总是对自己冷淡如冰,好不容易逮到了老爷在的时机,她怎么可以错过。

    至于那个谷青晨,她早有所闻,不过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废材罢了,虽然嫁给了四王子,她才不相信一个废材能受多久的宠。

    “如烟姐姐,你看你这炉火还有灭,不如也给我做点吃的东西吧,我也真的是饿了。”

    玉梅瞪着一双水汪汪的狐媚眸子,可怜兮兮的看着柳如烟,不顾谷瑞清的阻挠便坐在了御南风旁边的位置,目中无人的对着御南风抛媚眼。

    这种帅气的男人才是所有女人的梦中情人,床上功夫一定比那个老匹夫强多了!

    刺啦!一声闷响,原本还算旺盛的炉火瞬间熄灭,冒出一缕缕青烟。

    “玉梅妹妹不好意思,炉火我一时手误,炉火灭了,抱歉我不能帮你做东西吃了,还请你另请高明。”

    柳如烟的眸子中带着深冷的气息,整个人仿佛蒙上了一层寒气,完全退却了原本柔弱的模样。

    谷青晨莞尔一笑,看来娘亲真的是要崛起了,既然得不到独宠,她也是有尊严了,当初被戚流云那般欺辱她默不作声,那是她理亏。

    现在竟然一个比她后来的狐媚女子也想欺辱她,绝对是找虐。

    瞬间被打脸的玉梅,一张扑满粉的脸几乎扭曲到极致,狐媚的眸子中掩饰不住的愤怒,恶狠狠的瞪了一旁默不作声的谷瑞清一眼。

    暗自咒骂,没用的男人。

    “青晨,我先出去了,这里的脂粉味太重,我有些敏感,出去透透气。”

    御南风起身,嫌恶的皱了皱眉头,灰常优雅的说道。

    “是挺难闻的,不如就堵上鼻子就闻不见了,你这样走了,在你岳母面前很失礼。”谷青晨佯装生气的说道,水眸中却带着兴致的笑,演戏什么的最好玩了!

    “岳母大人见谅,阿嚏,阿嚏,本王真的对这玩意敏感。”

    御南风忍不住打了两个喷嚏,极其厌恶的皱了皱眉。

    装的还真像,这不玩下去不是白费了四王爷这么好的演技了么?

    “父亲大人,你看这位姨娘身上的胭脂味方圆百里都能闻见,我夫君对这个极其敏感,还请父亲快点将她带走,晚点的话怕是会出人命。”

    谷青晨慎重着一张小脸,很是为难的说道,站起身有模有样的搀扶起御南风。

    谷瑞清狐疑的看了一眼御南风,发现他好似喘息真的很是粗重,便上前搀扶起那个狐媚女人。

    “玉梅,这里容不得你闹,快些回院落歇着。”

    谷瑞清无法想象要是四王爷真是发起怒来他们尚书府回是什么样的结果,早晨的时候一句话青歌就差点没命。

    “老爷,奴家现在真的很不舒服。”说罢,玉梅竟弯下身强硬的干呕了起来,装x的样子很是明显。

    御南风的脸色越来越苍白,额头还就真的冒出了虚汗,他虚弱的附在谷青晨的耳边。

    “我是真的敏感。”

    谷青晨瞬间凌乱了,抬头猛然的看向御南风,见他的脖子上竟然起了一片小红疙瘩,正在蔓延。

    “给本王妃立马滚,若王爷有个三场两短,本王妃让你一尸两命。”

    谷青晨的语气深冷无比,这时的她也慌了,御南风脸色苍白的跟一张纸似的,谁能想象一个如同松柏般的大男人突然倒下的感觉。

    谷青晨却清楚地感知到自己的心在颤抖,莫名的颤抖着。

    谷瑞清急红了眼,“来人,快带玉姨娘回房休息,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出来半步。”

    玉梅始终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真的是她身上的脂粉味把一个战神王爷给熏晕过去了?这有点太匪夷所思了点吧?

    可也容不得她多想,两个嬷嬷便强硬的将她架了出去。

    “哎呦,老爷,我的肚子好疼。”

    玉梅在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凄厉的哭喊几声,去博取谷瑞清的同情。

    果然谷瑞清听了她这么一喊,整个人一慌,“快叫城中最好的医生来,还有把四王爷于此的雪参给玉夫人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