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听到了什么?
作者:步步生莲      更新:2015-07-30 13:29      字数:3060
    “沈总,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只求你保住我的位置……”

    男人的身子一矮,然后是“噗通”的声响。

    “宋伯伯,你就是跪死在这里也没用,沈氏又不是养老院,长江后浪推前浪,你都这么大把年纪了,难道还没想明白吗?你只有一个晚上时间考虑,我明天要是没收到你辞职的消息,那只好跟媒体摊牌了……”

    沈家琪的声音如常,但杜悦却从中听到冷酷和毫不留情的恨绝。

    “沈总,你怎么这么铁石心肠,如果有一天你家人被人陷害到这个地步,你就忍心袖手旁观吗?”

    “宋伯伯啊,你放心,我不会让自己家人沦落到这一步的,其次,胜为王败为寇,你有什么好不甘心的?”

    沈家琪拍打着宋伯伯的肩膀:“明天早上八点我要看到辞职信,你知道的,我耐性有限。”

    宋伯伯的身体再也无法支撑,瘫软在地上,双目空洞地看向前方。

    沈家琪拢了拢西装外套,转身就想离开。

    只是……

    沈家琪回眸,看到不远处树丛中,一截细白滑嫩的小腿。

    他眉头一挑,眯起眼睛。

    杜悦将高跟鞋拿在手上,矮着身体想偷偷溜走,但是没一会儿就止住步伐。

    实在不是她不愿走,而是……

    她走得匆忙不择路,加上附近灌木丛生,竟生生勾住她的裙摆!

    关键时刻出问题,此刻杜悦想死的心都有了!

    杜悦蹲下,腾出一只手想去扯那裙摆,可是夜色太暗,加上她紧张到头昏脑胀,半天都没弄出个所以然来,反而急出一层香汗。

    或许是因为太过投入,她并没有注意有渐近的脚步声响起。

    努力了好半天之后,她总算勉强解开裙角。

    杜悦压抑许久的神经一松,总算露出个会心的微笑。

    可是她的笑容还未完全绽放,就凝固在脸上。

    一双意大利手工皮鞋出现在他视野中,然后伟岸的身影压住她的。

    杜悦错愕地抬头,借着寡淡的灯光,看到沈家琪棱角分明的脸出现在那里。

    她脑中先是一片空白,而后蓦地从地上蹿起来。

    沈家琪表情淡淡的,不过安静地凝视她。

    杜悦看过去,发现那个宋伯伯已经不见了。

    杜悦收回思绪,尴尬无措地摆了摆手:“那个……好巧,你怎么来这里了?”

    沈家琪视线下移,最后落在她拿着一双高跟鞋的手上。

    杜悦窘迫地红了脸,连忙侧身遮住自己的手。

    “这个……好晚了,我得走了,再见。”

    “刚刚,你是不是听到什么了?”

    沈家琪抬眸,漆黑幽深的眼睛里,仿佛透出洞察一切的精明。

    杜悦很想否认,可是在他直视下,连一个音节都发不出了。

    她模棱两可地呢喃:“嗯。”

    沈家琪笑了,清朗发自内心的那种,唇角间的孤独很大,笑意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仿佛听到一个回味无穷的笑话,越想越觉得乐开怀。

    杜悦苍白着脸:“我先坐那里的,不是故意要偷听……”

    “哦哦……”沈家琪点头,尾音拖得长长的。

    杜悦放在身后的手松松紧紧,冒了不少汗。

    沈家琪的笑容逐渐隐没,最后只剩天生上扬的嘴角,眼睛依旧望着她。

    他蓦然跨前一步。

    杜悦本能地倒退,没想到会踩到石块,脚腕又是一崴,人往旁边歪着倒去,吓得她一把丢了手中的高跟鞋,然后“哐当”一声掉到地上。

    她急切地伸手,在空中胡乱挥舞地想要攀住点东西,发出惊呼:“啊……”

    然后她腰上一沉,一只有力的大手揽过她的腰,另一只抓住她乱动的手,杜悦身形猛地踉跄,跌进一堵厚实的肉墙之中。

    她的脸颊刚好埋在他胸口,隔着衣服也能能感受到他纹理分明的肌肉。

    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可这回,杜悦却觉得浑身燥热不安。

    被沈家琪握着的手和腰身,像是被铁烙烫过一般灼热。

    几束月光透过斑驳的树叶缝隙照射到他脸上,强劲又干硬。

    古铜色肌肤,宽额浓眉,鼻梁挺直,唇角上扬,眼神幽深。

    不同于屈润泽张扬的俊朗和冷酷,沈家琪气质内敛,五官较普通人更加深邃,看起来时刻警醒,仿佛隐藏在城市中的猎人,危险伪装于道貌岸然的外表之下。

    沈家琪身上散发出的气场,叫人不禁要去仰视他。

    因此,她每次见到沈家琪都不由绷紧神经,将他当成长辈来看待。

    “你害怕我?”沈家琪心情貌似不错,嘴角的弧度上翘。

    他将声调放缓,低沉的嗓音中暗含纵容,杜悦忍不住开始怀疑她之前的第六感……

    好像,沈家琪并非真的那么可怕……

    杜悦尽量调整呼吸,红着脸不敢去看他的眼,低声道:“我也不清楚。”

    “你打算踩着我的脚多久?”沈家琪前倾,靠在杜悦耳边,轻呼吐气。

    杜悦打了个激灵,猛地推开他,沉重频高地喘着粗气。

    虽然已经从他怀中抽离,但鼻子四周还荡漾着他的气息,是一种浓烈的男性气息,混合了酒精与雄性荷尔蒙,杜悦眼眸下意识一眯。

    她抬眸,盯着朦胧月光中,沈家琪那张阳刚十足的脸庞,咽了口唾沫。

    心底,好像有千只蚂蚁爬过一般,痒得难受。

    沈家琪见杜悦表情与往日不同,微微挑眉,温和道:“我送你回家。”

    杜悦移不开视线,耳朵轰隆隆响着,也不知有没有听到沈家琪的话,只是直愣愣地看着他一张一合的双唇,眼睛眨都不眨一下。

    从第一次见面,她就知道他有张漂亮的唇,如今月色迷离中,更显魅力。

    她蠢蠢欲动,竟有想去咬一口的冲动。

    当意识到自己脑中的想法后,杜悦白皙的脸庞顿时被红晕所取代。

    “脸这么红,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沈家琪发现杜悦神色古怪,关切地伸出手去触摸她的额头。

    上面滚烫的温度让沈家琪眉头紧蹙,他还沉浸在自己思绪中,杜悦却身躯一颤,一双白皙的手蛇般反握住他的,一对黑亮的桃花眼直勾勾地盯着他。

    那样子……就像是在看一道垂涎已久的菜肴。

    脑中忽然蹿出的比喻让沈家琪有些惊讶,但他很快反抓住杜悦的手腕,脸色变得难看。

    “走,我带你去医院……”

    他还没来得及说完,原本杵着的杜悦蓦地扑上去咬住他的薄唇。

    沈家琪始料不及,在外力撞击下,倒退了两步。

    好在他反应够快,迅速地伸手搂住身形踉跄的杜悦。

    双唇碰触的感觉很真实,沈家琪视线下垂,看向近在眼前的绯红瓜子脸。

    他们的身子紧贴在一起,双唇相胶,就静谧而安详地拥抱成团。

    清风吹来,树影婆娑,发出沙沙的摩擦声,少许月光透过缝隙调皮地挤了进来。

    杜悦双手游离在沈家琪脖子上,十指相扣,脸颊越发红,因她光着脚丫,碍于身高上的差距,她只能踮起脚摸索着找寻他的薄唇,也因而,整个人重心都压到沈家琪身上。

    周围的空气似乎都转不动了,安静到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沈家琪似乎还能保持淡定,而杜悦,像是打了鸡血般,心噗通噗通直跳。

    杜悦咽了口唾沫,酒劲扯着她的理智从体内脱壳而出。

    她用力地抱住沈家琪,身子半挂在他身上,杜悦感觉身体好热,热到快无法承受,心口像有团火焰在熊熊燃烧,灼得她两眼冒金星,心底却升起股强烈的渴求。

    杜悦合上眼,呼吸似绿皮火车般呼啦作响。

    她拿舌尖去舔舐沈家琪的唇,他的唇瓣很柔软,可是任她如何努力都撬不开。杜悦一遍又一遍地吮吸,舌头沿着他嘴唇的四周游离,想要索取更多。

    然后,她愈来愈不知足,手缓缓拂过他修剪整齐的鬓角,棱角清晰的侧脸,沾染了薄汗的小掌心一点点地在他喉结上摸索打探……

    沈家琪体格完美,外形上看并不胖,但是肩膀和前胸后背的肌肉都很结实,即便隔着衣服也隐藏不住澎湃的力度,杜悦纤手贪婪地滑进沈家琪的衬衣中,迫不及待地去轻抚他厚实而线条完美的胸肌。

    沈家琪眉一挑,抓住杜悦想进一步往下的手。

    杜悦觉得空落落的,甚至连唇瓣上的热度也消失……

    “你……吃药了?”

    沈家琪扣住她的下巴,逼迫她抬头和他对视。

    杜悦双眼茫然迷离,微微眯着,透过小缝隙看沈家琪深邃油黑的眸子。

    夜色更重,吹来的风带着丝丝冷意,杜悦打了个激灵,些许意识回到脑海。

    她的额发跟沈家琪红薄的嘴唇很贴近,头上昏眩之感一阵强过一阵,但她还是勉强忆起自己刚才放荡不羁的行为,而现在,她的手还紧紧抓着他的一块胸肌!

    杜悦的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着,呼吸沉沉无序,双手本能地捏成拳头。

    “抱歉……我……我好像不太对劲……”

    经沈家琪提醒,杜悦也大概想明白了,问题肯定出在她刚刚喝的那杯啤酒上。

    当时服务员欲言又止,并非怕她喝酒不给钱啊,而是因为那些啤酒加了药。

    也就她神经大条,总会做一些叫人无语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