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夏家做戏
作者:锦夜      更新:2015-07-30 13:51      字数:3113
    “先生,送您回公司?”钟叔已经办理好手续,看着他问道。

    “好。”他拿起外套,再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身就出了房门。

    留在这里他也起不到什么作用,总归有人照顾着就是,公司里还有一堆的事情在等着自己。

    夏以沫醒过来的时候,扭头看了看,周围都是一片白色,再抬了抬头,看到上面挂着的吊瓶,很明显是医院。

    “我……”动了动嘴唇,嗓子有点干哑。

    肚子还有一点点痛,但是不那么厉害了,就是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

    “少夫人您醒啦!”有人上前道。

    “唐先生呢?”没有看到唐裕,可是昏过去之前,她分明记得是唐裕送自己进医院的,他抱着自己,走得很快,自己一直盯着他的脸来着。

    “先生回公司了,吩咐我照看好您。”佣人岁数看起来四五十岁了,当然也许年纪还没有,因为劳累显得衰老了一点。

    笑容满满都是善意,夏以沫点点头,“我现在在医院?大夫怎么说?”

    “哟,好像是说急性肠胃炎。少夫人啊,不是我说,您是年轻,这时候不注意自己的身体啊,等岁数大了,想保养都来不及了。这女人的身体,可要好好的调养,那些刺激性的东西,可不好多吃!”看得出来,佣人是关心她。

    “我知道了。”明白人家是善意,“对了,怎么称呼您?”

    “我姓徐,你就叫我老徐好了。”她笑着说。

    “那怎么行,我就叫你徐妈吧!”想了想,自己的年纪这样称呼一声,应该也不为过吧。

    “少夫人想怎么称呼都可以。”徐妈乐呵呵的说,“您饿不饿,我去给您买碗粥来?”

    她这么一说,自己还真的有点饿了,肚子里叽里咕噜的,便点点头,“也好。”

    “那您等着啊!”徐妈笑眯眯的出去了。

    一个人躺在病房里,不知道为什么,眼前就晃过了唐裕的那张脸。

    他抱着自己急匆匆的冲上车子冲进医院,那脸上的关心绝对不是假的,心里一股暖流在涌动。

    这么多年以来,从来没有体会过这样的关心,她一直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夏东阳之所以留着她,连自己都会觉得很意外。

    可是她不会骨气硬到离开夏家独立生存,一个身上连吃一顿饱饭钱都没有的女孩子,在外面能做什么?更何况这是夏东阳应尽的义务,凭什么便宜他!

    所以在夏家,不管有多委屈,她都忍下来了,起码能活下来,就对得起妈妈给她这条命。

    唐裕……面冷心热,其实也没有那么恶劣嘛。

    正想着,忽然听到外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门就给推开了。

    “这里这里,就是这里……”

    “别乱跑,这个拿着!”

    叽叽喳喳的声音,然后就看到夏东阳先走了进来,后面跟着司于芳和夏如玉,手里还提着东西。

    不过能看得出来,后面跟着的那两个是有多么的不情愿,一脸的不高兴。

    夏东阳倒是满面笑容的,“以沫啊,你身体感觉怎么样了,哪里不舒服啊?”

    一边说,眼睛是一边四处打量着。

    “爸?你怎么来了?”她有点惊讶,夏东阳这来的速度可够快啊,她还不会天真到以为他是多么的关心自己。

    “唐总一打电话,我们听说你病了,就赶紧过来了,你阿姨还非要提点东西,我说你这没准还什么都不能吃呢,是吧?”回头给司于芳使眼色。

    她不情不愿的往前走了两步,把手上的东西往桌上一放,重重的哼了一声鼻音。

    就算是做戏,都不想做出来。

    其实夏以沫根本就不需要他们来看啊,何必彼此都闹心。

    “爸,我没事了,谢谢你们关心我。”她还是回答道。

    “唐裕呢?”冷不防的,夏如玉突然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夏东阳立刻瞪了她一眼,没大没小!

    “以沫啊,怎么没看到唐总?”他这小心翼翼的样子,哪里像唐裕是他的女婿,倒像他是唐裕的女婿。

    心中哀叹一声,她是真的不知道夏东阳到底忌惮唐裕在哪里,仅仅因为需要唐氏的投资,就要把自己的尊严踩成这样吗?

    “他回公司去了,不在。”很诚实的说出了答案。

    这句话一出来,夏东阳战战兢兢的脸色立刻就变了,就连腰杆也挺直了一些,“你这孩子,唐裕不在,怎么不早说。”

    “她巴不得看着你对她点头哈腰的,这你还看不出来!”知道唐裕不在,司于芳也松了口气,直接在一旁坐了下来,“我就说吧,白跑一趟!”

    真的是一点都不避讳,就这样当着她的面说,夏以沫是真的习惯了,只想笑。

    在病房里转来转去,夏如玉四下看着,“不过如此嘛,妈,还没我姐以前住的病房好呢!”

    提到这个,司于芳也很是得意,“那当然了,你姐姐那可是贵宾VIP,一般人怎么住得起!”

    “唐裕像是会住不起的人吗?”夏如玉故作很惊讶的说。

    “唐裕当然住得起,旁人,要看他愿不愿意让她住了!”斜眼看了夏以沫一眼,司于芳意有所指的说。

    这母女俩一唱一和的,她就直接当耳旁风忽略了。

    “爸,我没事了,你不用担心!”她的意思就是,我没事了,你们可以走了。

    “看着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当然不担心了!”夏东阳难掩眼中的失望。

    本来唐裕给他打电话,说是以沫住院了,自己还有点小激动,是唐裕亲自打的电话,也许趁着这次机会,能拉近一点距离呢?

    结果来了以后,连唐裕的面都没有见到,真是郁结。

    “不过你怎么就让他走了,你现在生病了,应该跟他撒娇,让他留下来照顾你,就算陪着你也好啊!”夏东阳越发觉得这个女儿不成气候,这么好的利用时机不好好把握。

    夏如玉嗤笑一声,“爸,就她这样儿的,撒娇只怕也没用吧,哪个男人会吃她这一套?”

    “没有我这一套,婚礼上早就打翻了爸爸的如意算盘!”夏以沫冷哼一声,反唇相讥。

    顿时,夏如玉的脸色变得铁青,“你说什么你?”

    司于芳也不愿意了,从来见不得自己的宝贝女儿吃亏,“夏以沫,不要以为你翅膀硬了,现在还学会顶嘴了!”

    她冷眼看着,这还在病房里,他们是打算大闹一场么?

    “够了!”夏东阳头疼的叫了一声,“你们能不能不闹了?这是干什么,都不把我放在眼里是不是?”

    为了让唐裕有个好印象,这才把他们母女都带着,想表现出一家人和和睦睦的样子,结果没看到唐裕,还闹了起来,烦得很。

    “夏东阳!”司于芳才不怕他,连名带姓的叫,谁让他曾经对不起自己。

    夏东阳掏了掏耳朵,也不敢太跟她发火,只能对软柿子捏,“以沫啊,你既然没什么事,爸爸就回去了,不过千万记得告诉唐裕,我们来看过你了。尽可能多留他在你的身边,别浪费这么好的机会!你得唐裕的欢心,我们家也有光彩,知道吗?”

    静静的看着他,见他似乎始终在等待自己的答案,便轻轻点了下头。

    总算松了口气,招呼着那边的母女俩,“走吧走吧,回家吧!”

    “爸,你就看着她这么讽刺我?!”夏如玉还不满意。

    “那你想怎么样?扇她一巴掌好不好?”硬着嗓子,夏东阳说,“你不小了,还胡闹!”

    嘟起嘴,夏如玉也不敢在爸爸气头上争执,愤愤不平的跟着走了。

    他们刚走,徐妈就进来了,把粥放在桌子上,一脸惊魂未定的说,“少夫人,方才那些人是谁啊,吓死我了,怎么一个个儿的都这么凶啊!”

    “我家人。”她轻启唇角,淡淡的笑了一下,只觉得家人这个词,真的很讽刺。

    “那个是你爸爸?”徐妈很是惊讶,“还真看不出来,你爸爸妈妈这么凶,那个是你妹妹吧?可真不像你,估计年纪还小,太不沉稳了。”

    “不,那是我姐姐。二姐。”她纠正道,“徐妈,我是不是看上去很老?”

    不然的话,为什么姐姐会被认成是她的妹妹呢?

    惊觉说错话的徐妈连忙说,“不不,少夫人,您别怪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其实您这二姐,还真不像做姐姐,我不是说长相,就跟个孩子似的,相比之下,少夫人您可大气多了!”

    大气?她有点儿想笑,头一次听人用这个词来形容自己。

    “徐妈,我饿了,吃粥吧!”难为自己没被影响食欲。

    慢慢的吃着粥,庆幸自己已经远离了那个冰冷的家。

    这里,虽然不算是自己的家,可是起码没有夏家那么冷漠。

    也许,自己还算是幸运的。

    …………

    唐裕今天有那么一点点心不在焉,偶尔会走神,这可是以往从来没有过的。

    他工作起来从来都是全心投入,不会被任何事所分神。

    “几点了?”手里正签字的笔停顿了下,抬头看向助理。

    “下午……四点半。”

    “都四点半了。”时间过的可真是够快的,想了想说,“接下来还有什么行程安排吗?”

    “除了还有个会,就没有别的事了。”

    “那会议推到明天吧,我先走了!”迅速的弄完手头的事,推开文件站起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