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九天之舞(上)
作者:莎含      更新:2015-08-01 09:58      字数:3043
    不喜欢皇上,所以就不用去争宠,这样的想法,恐怕也只有姬如雪一个人有了。

    接下来的几天她的生活过的有些规律,那就是每天到点去清风殿学舞,然后听听周围的人说着关于何德妃的八卦。

    倒是宋沁,因为何德妃再次怀孕,她便又开始在她面前嚣张起来。

    整天说些暗示她姬贵妃会失宠的话。

    姬如雪对她的回应只有三个字:没兴趣。

    于是整个过程看起来,仿佛只有宋沁一个人在唱独角戏,渐渐的她也觉得没意思了。

    今天是百花节的前一天,下午时,姬如梅一脸笑意的将明日的舞服交给她们,并要他们穿着舞服彩排一会后,才让他们去休息,然后明儿好好加油。

    姬如雪听到这话后,心里顿时松了口气,揉了揉有些松懈的眼睛,她还想回去好好睡一觉。

    练了一天的舞,她回去好好洗了个澡又睡了一会,却没一会就被端木薇给叫醒了。

    “宫里正在搭建明天百花节的礼台,听说还有许多宫外来的杂技玩耍,我们快去看看吧。”

    姬如雪本想拒绝的,但是一听到宫外的东西,便来了心思。

    今天有人入宫,是不是可以混进这些宫外来的杂技团里趁机出宫?

    怀着这个想法,她笑眯眯的答应了端木薇的请求,跟着她还有许佳颜等人一起出去。

    火红的黄昏之色正在一点一点褪去,走在石板小道上,会发现周边的长廊上都挂起了一盏盏粉丝的花灯。

    许多人正在搭建明天的表演台,敲敲打打的声音与来来去去忙碌的声音响起,也有许多人来围观,姬如梅和何德妃就是其中之一。

    姬如雪正在打量着眼前糖葫芦,想着要不要向对方买一个的时候,却听身边的端木薇等人齐齐行礼喊道:“参见贵妃娘娘,德妃娘娘。”

    她忙俯身同他们一起行礼,一边叹气为什么会碰到一起了。

    何德妃和姬贵妃两人的关系本就不好,如今何德妃有了孩子,气势可就更加强硬了。

    姬贵妃看着对面走来的何德妃,微挑眼尾,对身边的众秀女柔声道:“起来吧。”

    姬如雪很自然的起身,却突然发现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狠狠地往下一按,同时听到身边有人冷笑道:“本宫可有要你起来?”

    她被迫重新跪下去,因为突兀,膝盖狠狠地磕到了地面,疼的她微微皱眉。

    姬如梅见何德妃竟然唯独阻止了姬如雪起身,冷眉看去,不悦道:“德妃,你这是什么意思?”

    “啊,本宫还以为她这是在朝本宫行礼,而不是姬贵妃你呢。”何德妃笑了一声,收回了放在姬如雪肩膀上的手,笑盈盈的说:“快起来吧,以后这行礼的时候,声音可要大些,若不然,本宫可就差点要怪你不无视礼仪了,这些天的教女之仪岂不是白学了?”

    姬如雪忍着膝盖火辣辣的疼痛站起身来,听了何德妃这番暗地里嘲讽的话,差点没吐血。

    您老的耳朵还好吗?她很想这么反问她,但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弱弱的语气说:“德妃娘娘说的是。”

    何德妃听了满意一笑,挑眉看向姬如梅说:“贵妃娘娘觉得呢?”

    她的手放在腰腹,随着何德妃目光看向姬如梅的时候,放在腰腹的手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孕妇的姿态十分明显。

    姬如梅将她这些炫耀的小动作看在眼里,嘴角勾起不屑的笑意:“那只能怪德妃你耳朵不好,听不真切。”

    何德妃嘴角的笑意一僵。

    “你如今身怀龙种,身体可千万不能出了毛病,可你既然说自己听不到,可需本宫叫太医来看看?”

    姬如雪看着何德妃,漫不经心的说着。

    “姬贵妃!你别诅咒本宫身体有问题!要是本宫怀的孩子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也别想好过!”何德妃冲姬如梅怒喝道。

    “与本宫何干?”姬如梅不咸不淡的反问。

    姬如雪站在两人中间听着,只觉得心塞,为什么何德妃要调戏姬如梅,炮灰的却是自己啊?

    此时她站在两人中间,退也不是走也不是,只好安静的站着,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呵,上一次是臣妾自己不小心,不过这一次,臣妾可不会再给你机会了。”何德妃走近姬如梅,在她身边轻声说道,语气却是十分狠厉。

    “是吗?但愿你这一次更加小心呢。”姬如梅看着何德妃,也是压低了声音,似笑非笑的说道。

    何德妃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突然转眼去看姬如雪,姬如雪被她突然看过来的目光吓得一愣,随后就见对方冷笑一声。

    何德妃目光扫视着眼前这几名秀女,弯唇笑道:“你们学了这么多天的九天之舞,可参悟了贵妃娘娘给你们的九天之舞图谱上的舞步精髓?”

    端木薇一脸茫然,想着何德妃说的什么图谱?

    姬如雪在一旁听着却是心想糟了,何德妃怎么会知道图谱的事情?

    她看向姬如梅,后者也是眉眼一沉。

    “哦?瞧你们一个也没有回答,这是怎么了?难道你们都没有收到贵妃娘娘给你们的图谱吗?”何德妃故作惊讶的说道:“本宫可是亲眼见到姬如雪拿着图谱练习呢,没想到这区别待遇,竟然只有她一个人有图谱吗?”

    何德妃歪头,依旧是一脸惊讶的看着姬如梅,而眼里却是不屑的神色。

    姬如雪简直想扶墙哭一会,怎么中枪的还是自己!

    看到端木薇等人看过来的惊讶的目光,其中也不乏从惊讶变得羡慕,或者厌恶的。

    “看来德妃你不仅耳朵有问题,眼睛也有问题了,本宫从不曾给任何人图谱,又何来区别待遇之说?”

    “哎呀,那是臣妾看错了吗?”何德妃掩唇一笑,眼神依旧十足十的嘲讽:“但愿是这样,不然这事要是让皇上知道了,贵妃娘娘你在皇上心目中那公私分明的形象可就不保了。”

    姬如雪在旁边听得一脸纠结,心想这两人到底要吵到什么时候才结束才能让她离开啊。

    “皇上没有告诉你吗?”姬如梅掩唇一笑,丝毫不被何德妃影响着漫不经心道:“前些天他之所以回去你那里,是本宫让他去的。”

    “你!”何德妃气结,却又看着姬如梅那一脸淡然的不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因为这的确是事实,是她也很清楚的事实。

    若不是在姬如梅那边跟她闹矛盾,皇上是不会离开龙德殿的!

    该死的,就让这女人再嚣张一段时间,等她孩子生下来,一定要让她生不如死!

    何德妃心里狰狞的想着,狠狠地甩袖转身离开。

    看着何德妃离开,众秀女只好又附身行礼恭送。

    姬如雪在心里松了口气,想着这暴脾气的主终于走了。

    众人刚起身,姬如梅本想找姬如雪谈谈,却发现素彩正朝这边走来。

    “素彩参见贵妃娘娘,贵妃娘娘,皇后娘娘有请,还请同素彩一同前往凤仪殿。”

    皇后这时候找她干什么?姬如梅心下疑惑,表面却没有任何情绪外露。

    “走吧。”她低声说道,便同素彩一起前往凤仪殿走去。

    等到姬如梅和素彩走远后,姬如雪才伸手抹了把脸,这后宫果然不是人待的,勾心斗角简直是家常便饭。

    瞧瞧她那个看起来一脸淡然的姐姐,跟何德妃斗起来气势也是老练的很啊。

    她敢打赌,姬如梅即使在冷映寒的宠爱之下,对于后宫的各种手段也不是完全不知,更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做过的人。

    不过现在看来,她还是先解释一下图谱的事情吧。

    该死的何德妃,她要的就是挑拨她和目前这些秀女的关系。

    “如雪,走吧,我们去那边看看。”最先开口的是端木薇,她伸手拉住她,完全不提图谱的话题。

    “如雪,德妃娘娘说的图谱是怎么回事?”然而姬如雪也没有想到,最先开口询问图谱一事的竟然是许佳颜。

    她有些诧异的看向许佳颜,后者微微一笑:“我想,你先解释这个比较好,不然大家都会误会的。”

    端木薇看向其他人,一脸认真道:“我相信如雪不是那种人,何况德妃与贵妃娘娘两人的关系我们也看到了,还有贵妃娘娘的话,她都说没有给任何人图谱,我们如果不相信,岂不是在质疑贵妃娘娘?”

    姬如雪听的诧异,只不过她诧异的重点是端木薇的南柩国话倒是说的越来越顺溜了,刚才这么长一段话,竟然只有两个字的发音有些别扭而已。

    “无风不起浪,瞎编还要有个原型呢,德妃娘娘为什么就单说如雪收到了图谱呢?而且她可是说自己亲眼看到了,若是如雪真的有九天之舞的图谱却不告诉我们,还当我们是朋友吗?”有人开口反驳道。

    “我没有收到过姬贵妃给我的任何图谱。”姬如雪眨巴着大眼,一脸真诚的解释道:“德妃娘娘说看见我对着图谱练舞,我可不记得我有看过任何图谱练舞,何况我每天都是跟你们在一起,哪有时间自己一个人偷偷的练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