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牙齿吞到肚子里
作者:叶清音      更新:2015-11-25 09:53      字数:3355
    苏暖站在旁边,冷眼注视着,唇角勾起的嘲讽一闪即逝,过来一把搀扶住了她,看向凌玉容着急的催促着,“嫂子,该送到医院里去了。”回头看向宗政聿,“聿,快啊。”

    苏珊珊听着,暗自咬牙切齿,握紧了拳头一边喊痛一边指责,“姐,你怎么可以这样?你嫉妒我肚子里的孩子我知道,可我不介意,你怎么对我我都不会怪你的,可是孩子没错啊,你知道我多么爱这个孩子,你怎么可以对孩子下手?”

    呵呵,苏暖,小贱人,这盆脏水泼在你头上你是推不掉的,谁让你是我亲姐姐呢?

    苏暖握着她胳膊的手猛然收住,眉头皱起,还没说什么,宗政泽一个箭步过来,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往后用力一拉。她猝不及防往后仰去跌倒在地。

    “姗姗。”看着自己媳妇被欺负,宗政泽怒火腾的一声窜了上来,一把抱住了苏珊珊低声呼唤着站起身来。

    “泽,泽,我肚子好痛啊,我的手……呜呜,我相信姐姐不是故意的,可是我的心怎么这么难过?泽,不要怪姐姐,因为我怀孕了她心里不平衡我能体谅。”苏珊珊沾满血迹的手抓在了他的西装上,哭喊着一遍又一遍的强调着苏暖的名字。

    宗政泽站住了脚步,脸色铁青,猛然间转脸盯着还未从地上爬起的苏暖,狠狠说道,“你等着,我们的孩子有问题,我不会放过你的。”话音落,抱着哭诉不止的苏珊珊向着门外冲去。

    宗政珏站在那儿有些愣愣的,刚刚的一幕速度太快了,等到他明白过来,苏珊珊已经倒在地上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啊,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追出去看看?”凌玉容过来打了他一下,责备着,阴阳怪气的说道,“宗政家就这么几个人,不管是谁的孩子都是宗政家的后代,怎么能够狠心对孩子下手呢?”

    “好了好了就不要说了,孩子怎么样还不知道呢。”宗政珏拦住了她,拉着她一起出门。

    苏暖还坐在地上,刚才的话明显是说给她听的。

    即使她没碰到苏珊珊,还是被误解了吗?苏暖不由冷嘲着笑了一声,低声咕哝了一句,“该死。”

    “该死的不是他们,而是你那个无戏不演的好妹妹。”凉凉的声音在前方响起,紧接着她的眼前出现了一双软面锃亮的皮鞋。她认得,是宗政聿的。

    她眼神收敛起,抬头看向他。“不是吗?”他低头调侃的注视着她的眼睛伸出了手反问道。

    “切。”苏暖白了他一眼,打开了他的手,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衣服,扫过一片狼藉的地面,转身面对着他,“只有你一个人在这儿幸灾乐祸,很过瘾是吗?能有点儿同情心吗?”如果不是他带着她回来的话,她怎么可能卷入这个漩涡中?罪魁祸首竟然还在幸灾乐祸,她握了握拳头,砸他一拳的想法膨胀起来。

    “走吧,去看看,难道你不想看看在医院里到底发生些什么事情吗?”宗政聿似乎没看到她心底的肆虐,说了一句向外走去。

    车子奔驰在黑夜里,很快就追上了宗政泽的车,他倒慢了下来,紧紧跟着。

    “准备到什么地方去?”苏暖皱眉,刚刚经过一个医院他们却没进去,到底要去哪儿?

    “看来早有准备了。”宗政聿淡淡说着,回答她的问题。早有准备?由此看来孩子有些问题了。

    苏暖没说话,只是转脸看向他,。脑海中浮现出了宗政泽打电话时的话。你了解宗政聿吗?他背后做的是什么你清楚吗?对啊,他到底在做什么生意?她作为特警队的队长,竟然被派到他身边做保镖,难道也是某位官方人物?不对。那到底为什么?

    一个个疑问在她脑海中翻腾着,想要找出答案却没有头绪。

    “对我有兴趣了?如果有兴趣的话不妨生个娃好好研究一下。”他陡然开口,戏谑的语气在黑夜里飘散。

    “去,谁要和你生孩子?”苏暖嘟囔了一句,冷哼一声转脸看向了别处。

    爱博医院,手术室门前,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煎熬与等待,医生终于出来了,“抱歉,孩子没保住,大人需要好好调理一下,现在送到病房里去。”

    啊?这个结果宣布的同时,宗政泽往后倒退了几步靠在了墙壁上,所有的斗志好似一下子被抽走了似的,颓然无神。

    “医生。您是不是搞错了?姗姗只不过是跌了一跤而已。孩子怎么会没有了呢?昨天她还说孩子健健康康的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呢。”凌玉容如五雷轰顶,扑了过来一把抓住了医生的胳膊质问道。似乎孩子没保住是医生的责任。

    “抱歉,请安静,这儿是病区,你也是女人要知道,前四个月的胎儿有多么不稳定,稍稍不注意就有流产的危险,何况是摔了一跤呢?再说了,前段时间掉在水里,本身就是一种伤害,要好好调养的,没过两天就发生这样的事情,怎么会……”医生无奈的摇了摇头,叹口气批评着。

    “不,都是你,苏暖都是你,如果不是你的话,姗姗不会跌倒,孩子就不会丢掉,暖暖,你赔这个孩子,你赔啊。”凌玉容神经质的说着,转身冲到苏暖身边,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指责着摇晃着。

    苏暖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好似木偶一样任凭她摇晃着,唇角的笑容越来越大。

    “好了,安静一下,病人现在需要安静。”推着苏珊珊的护士不耐的批评着,向着病房走去。

    病房里,一片素白,头顶的灯光苍白的照射着整个房间,凄凄惨惨。

    苏珊珊躺在病床上,十分虚弱,她半闭着眼睛扫过所有人,泪水一串一串落下来。尤其是目光落在了苏暖身上,更是汹涌澎湃。

    宗政泽阴沉着脸站在一侧,却全然没有安慰的意思。

    整个病房里,十分安静,安静得只能听到苏珊珊的啜泣声。苏暖偷偷看了一眼身边的宗政聿,他坐在那儿,好似沉浸在多么惬意的画面似的,悠然淡然。

    切!她不屑挑眉,转移了视线,却明白接下来要面对的该是伪白莲的指控了。

    “咳咳,那个……姗姗啊,孩子没有了,你也不要太难过,你们还年轻,先把身体调养好,到时候会很快就有孩子的。”凌玉容看不下去了,打破了沉默安慰着。孩子没了,宗政泽夺得家族产业的几率少了几分,可目前也没别的办法,只能让苏珊珊尽快恢复,赶快怀孕。

    “妈。”苏珊珊满腹的委屈爆发出来,喊了一声就哭了起来,“呜呜,都是我不小心,我没事倒酒干什么?老老实实坐着就没事了,实在是看到叔叔和姐姐回来我高兴,所以……呜呜……”

    宗政珏叹了口气走到了窗前,注视着窗外墨色的夜空一言不发。

    “苏暖。”陡然,宗政泽转脸看向了坐在沙发上想对策的女人。该死的,把他的孩子弄没了,这个女人竟然还置身事外,太可恶了。

    “嗯?”苏暖一愣,抬头看过去,碰触到他的眼神心里咯噔一声,张了张嘴起身走了过来,“怎么了?”

    “怎么了?”宗政泽握紧了拳头,目光闪烁着冰刺,“你是故意的?你今天回来就是要把我们的孩子打掉是吗?”一切都太明了了!一切都是宗政聿指使的。

    “你说什么?”苏暖反问着难以置信,他竟然说自己害死一个无辜的孩子?她的目光在他的脸上搜寻着,希望这句话他从未说过。

    “你打算怎么偿命?”他盯着她,腾腾杀气燃烧起来,直逼她的眼底。在他眼中,她的命抵不住他的孩子。

    “偿命?宗政泽你是不是太可笑了?谁偿命?”苏暖被刺激了,瞬间爆发了,她嘲讽反问着,“你的孩子她装在肚子里,是死是活她承担,和我有关系?”以前所有的指责她不计较,都过去了。可竟然查都不查说她害死一个无辜的孩子?太可笑了。这个男人,她怎么会爱着?

    “你……”她这句话刹那激起了民愤啊。几个人瞬间回头盯着她。宗政珏和凌玉容不满着却没说出来。

    苏姗姗见此情景,再次控诉,“姐,对,是死是活我承担,可是如果不是你撞了我一下我怎么会……呜呜,我不怪你,不怪你,因为你是我姐,可你怎么能这么说,太让人心寒了。”

    “该死。”宗政泽陡然出手,一个耳光就要打向眼前的女人。他不打女人,可实在忍无可忍。

    “啪!”苏暖迅疾抬手捏住了他的手腕,目光冷了下来,定定的注视着他,半晌手腕用力推开了他,转而走到了床边,冷笑着看向其余的人,“都很伤心是吧?既然那么伤心就去看看孩子啊?”

    孩子?几个人再次惊讶看着她,疑惑不解。

    “胎儿从第八周开始就已经具备了雏形,既然流产能看到孩子,不如去看看也许心里会好受些。”她说完低头一把握住了苏姗姗的胳膊,“姗姗,你更该看看对不对?我刚才调查过了,今晚流产的只有你。”

    一番话说得宗政珏夫妇面面相觑,半信半疑。犹豫着是不是要过去看看,毕竟是宗政家的孩子。

    “不要。”苏姗姗惊呼,怨恨的看着她,“不要去看,我受不了,真的受不了,在手术室里已经听大夫说了,说那么大的孩子很可怜,呜呜,孩子太可怜了,姐姐,你怎么忍心去看啊。”

    “呵呵,姗姗,你在手术室里不是晕过去了吗?怎么会听到?对了,刚才我忘记告诉你了,八周大的胎儿虽然有雏形,可是只有葡萄那么大,随着血流出来被包裹着是不会被发现的,医生在手术室里更不会这么说,你是做梦呢?还是心虚了?”

    苏暖淡淡一笑,低头认真的看着她挑破了她的谎言。

    呵呵,诬陷她?老虎不发威当她是病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