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他懂什么
作者:林筱筱      更新:2015-10-12 11:28      字数:3071
    “浵儿!”顾父气得跺了跺脚,“你不要胡说!你不明白,这一切不是你想的那样……”

    “爸爸!”顾雅浵千金大小姐的脾气犯了,就是听不见别人的话,包括她的爸爸。

    童画这时才明白了。原来东宫曜要吞并顾家产业,顾雅浵原本是个既天真又骄傲,既无知又自负的千金大小姐,她看到爸妈都快愁白了头,就暗下决心情绪高涨要帮他们一把。

    就在她为没有机会接近东宫曜,这个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男人而苦恼时,却在昨天的晚宴上意外发现,东宫曜和童画之间,不同寻常的关系。

    当时,一个念头就在顾雅浵的脑海里形成了……

    于是,她抢在古德管家的前面,出现在童画的面前。后来又导演安排这一出又一出,童画这才知道,原来她们去游乐场玩,顾雅浵非要拉着她去玩鬼屋,然后最后一刻又丢下她,让童画独自进了鬼屋……都是别人已经安排好的一出戏。

    这时,顾父见顾雅浵依然一意孤行,不听他的话,更是心急如焚了,“浵儿!你听爸爸说,这一切不怪东宫总裁,这都是爸爸的原因,是爸爸无能,没有好好经营,才让我们顾家的产业走向衰败……浵儿,你千万不要误会东宫总裁了啊!”

    听见他的声音,顾雅浵却是全身血液都骤然冰冷,倒抽了一口寒气。

    她的爸爸是谁?曾是黑道,后来金盆洗手经营生意,发展到今天诺大的顾家产业,让顾雅浵过上了千金大小姐的生活!

    她太了解她的老爸了,黑道出身的他,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人称“顾嚣张”。可没想到这个“顾嚣张”竟然会说出刚才那番低声下气,委曲求全的话来!

    碰到东宫曜,他这个s市著名的“顾嚣张”,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连老爸都这么怕东宫曜,而她顾雅浵竟然设计抓了他的女人,在老虎嘴上拔毛,这……

    冷不丁,全身又打了个激灵!这时她才脸色惨白,冷汗涔涔意识到——她闯祸了!闯下大祸了!

    "闺蜜"这时,却听见童画幽幽的声音响起,“顾雅浵,大概你不记得了吧!第一次我们见面时,你说从今以后我们就是闺蜜了!没想到原来你所谓的闺蜜,就是这些待遇……”

    听见她的冷嘲热讽,顾雅浵慌张的心中越发凌乱了。

    “我说过,我们就是一辈子的闺蜜,朋友!我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为了我的爸爸,为了顾家,我不得不这么做……”

    童画冷笑道,“所以你就欺骗我,利用我,绑架我?”

    “童画!”顾雅浵望着她,童画分明从他的眼眸中,看到一丝对自己的高贵,对她的轻视,甚至是不屑。

    “虽然我们是朋友!但是爸爸对我来说更重要,顾家的产业也更重要!既然你是我的朋友,上次你拜托我的事,我很快就托爸爸办到了!我对你这么好,你为我,为我爸爸,为我顾家做出这点牺牲,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落入童画眼中可笑的是——她顾雅浵说出这番话时,她的语气是那么理直气壮!

    "是啊!"童画自言自语道,神情落寞,"你说得对,为你做这点牺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话音未落,却听见"砰"一声惊天动地,吓得顾雅浵骤然抱着头尖叫逃窜。

    这时,那道门竟然被东宫曜的几个保镖踹开了踹开了

    一个高大的身影凛凛大步在前面,顾雅浵蜷缩在沙发背后,惊慌失措瞪着那个全身散发莫大怒意,如王者降临的男人走进来。

    她以为他会冲进来第一个撕碎了她,可是没有,他竟然笔直走到被扔在地毯上的童画面前,俯身双手一伸,就将她稳稳捞入怀中,紧贴他的胸口。

    顾雅浵看到,他那么用力,那么珍惜,好像差点就失去了自己最珍贵的东西。

    童画的第一感觉就是温暖,安心。

    奇怪,她明明那么怕他,恨他,为什么会感觉到温暖,安心?羽睫颤了颤,鼻孔飘入他身上专属于他的男人味道,眼帘映入他浅粉色的衬衫,那么儒雅清淡的颜色,被他穿出了几分性感迷惑的气息,让人不由心中一动

    顾雅浵怔怔地望着那一幕,顾父冲进来抱着她,她也犹然未觉。

    "你这个傻丫头,你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

    顾雅浵转头,看到顾父脸色惨白,死死瞪着她。

    顾雅浵一颗心剧烈一颤。

    爸爸,好像在一夜之间就老了!顾父的脸上不但浮现苍老和憔悴,原来的意气风发已然不见,而且从塌陷的眼眶里,那眼睛里流露出来的,是惊恐,是绝望

    这时,东宫曜抱着童画,即将走出房间时,冰冷扔下一句话,"把她给我带走!"

    顾雅浵骤然娇躯一软,就要滑落下去。

    顾父立刻求道,"东宫总裁!求你饶了浵儿吧!求求你"

    顾雅浵若是落在东宫曜的手上,就算不去一条命,也会缺胳膊断腿的——顾父不敢想象全身冷汗如雨下,就在东宫曜抱着童画踏出房间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求你求你饶了浵儿吧!童小姐!求你帮忙说句话吧!浵儿千错万错,千死万死,可你们曾经毕竟是最好的朋友,求求你"

    东宫曜忽然感觉怀中的女人扯了扯他的衣襟。

    低头,她泛白的清丽的脸蛋上,面无表情道,"把她交给警察局吧!"

    鹰眸骤然一凛,但见她虽然没有表情,却目露决绝,沉默了片刻,冷冷对保镖道,"就按她说的办!"

    话落,抱着她大步离去。

    顾父立刻松了一口气!顾雅浵进了警察局,至少没有性命之忧了,也不会缺胳膊断腿的!更何况,他和S市警察局有多年的交情,对方一定会卖他一个人情!到时候被拘留受点惩罚,也就放出来了。

    所以,童画让东宫曜把顾雅浵交给警察局,看似无情,其实就是放了顾雅浵一马。

    "为什么要手下留情?你一向不是有仇必报,绝不手软的么?"东宫曜把童画扔到车后座,冷嘲道。

    童画立刻将自己蜷缩起来,漠然道,"她和她爸爸曾经帮助过我"

    坐在她身旁的东宫曜墨眸阴沉瞪着她,见她努力将自己蜷缩在角落里,双手抱着双膝,黑发低垂,掩映着一张苍白得一丝血色也没有的脸。

    她又是这个动作,像还在妈妈肚子里的婴儿,只有保持这个动作,她才会感觉到自己是安全的。

    凌厉沉冷的目光瞪了她许久

    忽然,就在司机启动了车,准备开走时,冷不丁东宫曜的声音响起,"下车!"

    "啊?"司机一愣。

    却见东宫曜蓦然抬头,从后视镜阴骛瞪了他一眼,"下车!!"

    "是、是"司机背上的冷汗唰地就下来了,忙不迭下车,却见东宫曜动作极快,眨眼已绕到前面,长腿一迈进入驾驶座,司机和一众保镖还没回过神来时,却见那辆世界顶级奢华豪车已经一溜烟跑远了。

    童画对这一切依然闻所未闻。她只是保持原来的姿势,而不知是豪车就是坐着舒服的原因,还是东宫曜开车技术不错,豪车行驶在人海如流的大街上,却一点也不颠簸。

    一双阴沉的眸光从后视镜里,直直瞪视着她。可她始终一语不发,也没有任何动作。

    "吱嘎"一声,一声尖锐而刺耳的刹车声,男人硬生生踩了刹车,车猛地停下,如果此时他们下车看,就会看到汽车轮胎在地面摩擦,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划痕。

    幸好他们坐的是这辆奢侈世界顶级,性能无与伦比的豪车,若是普通的车,只怕车已经在原地来了个前滚翻。

    东宫曜下车,猛地拉开后座车门,迈开长腿坐上车,后座原本宽敞舒适的空间,瞬间变得逼仄局促。

    童画还没回过神来,被她猛地捞入怀中,将她紧紧而霸道压在自己胸口,从齿间挤出一个字,

    "哭!"

    语气沉冷,落在她的耳边。

    羽睫微颤,哭?她倒是想哭来着,可是却没有眼泪。

    "不就是一个顾雅浵吗?"东宫曜沉冷的声音继续道,"为了她,犯得着这么矫情么?"

    心,重重一颤!随即一丝幽怨划过,他懂什么?

    她幽幽的声音在他怀中响起,"他们不喜欢我,总是针对我,我不在乎!他们伤我一毫,我必回报十分!可是她竟然她说她是我的好朋友,一直以来我也这么想,可是最后一刻她告诉我,为了她的爸爸,她要牺牲我!"

    墨眸微沉!他当然知道,她口中的"他们",指的是童陌,童染等人,而"她",就是顾雅浵。

    童画的语气夹杂微微颤抖,"被最好的朋友背叛,你告诉我,为什么那个人是我?为什么我是童陌的女儿,童染的妹妹?为什么我遇上了你?为什么顾雅浵要背叛我?难道老天是铁了心要一步步把我往绝路上逼?"

    "可是那又是为什么,我屈服老天,屈服命运选择死亡,它又不遂了我的意?它又要让我好死不如赖活地活着?"

    当听见她说她遇见他,是老天在把她往绝路上逼时,东宫曜的俊容骤然变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