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谜一样的男人
作者:莎含      更新:2015-09-15 11:49      字数:2574
    炽烈的阳光穿过云层洒在云溪的身上,眩晕感让她有些吃力地揉了揉太阳穴,她拖着疲惫的身体往云家别墅走去。

    “大小姐?” 管家看到门口的云溪,眼神一闪,特别是看到她身上的衣服的时候,忍不住微微皱了皱眉头。

    奢华的别墅,炫目的灯光,在这样的夜晚,显得异常的光彩夺目。

    云溪看了看自己身上洗得发白的牛仔裤,忍不住苦笑。她那身白色T恤加牛仔裤加帆布鞋,跟这样的环境相对比,显得格格不入。

    “恩!”对于管家的招呼,云溪并没有过多的回应,反而因为管家皱眉看向她衣服的动作,她眼里闪过一道暗芒。

    像是没有看到管家的为难,她径直往大厅走去。管家一看云溪的动作,心里一慌,直接拦住了云溪的动作。

    云溪看着不时有人进了别墅,她原本眼里的暗芒被雾气所取代。

    她一双干净萌动的双眸睁的大大的,眼里满是无辜:“怎么了?管家叔叔,我,我现在连自己的家都不能回了吗?”

    她的声音哽咽,让人不自觉为她感到心疼。管家一听,脸色不由得一变。

    他自然知道云溪在这个家所受的待遇。

    云溪八岁的时候,父亲带着别的女人和孩子回来,她妈妈受不了她父亲不爱自己这个事实自杀了,从此云溪的生活……

    虽然管家也有些可怜云溪,可是他毕竟也只是个下人。

    现在云溪说这样的话,虽然是事实,但显得有点不合时宜。

    特别是她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顿时让在场的客人都忍不住将目光落在她的身上指指点点。

    “大小姐,你误会了,只是……”管家正想着如何解释。

    “那管家叔叔是让我进去了,谢谢管家叔叔了!”

    云溪知道管家要说出什么,她没有给他说下去的机会,连忙笑着道谢后,径直往大厅走去。

    她的进入,尤其是她那寒酸的打扮立刻成为了大厅的焦点。

    灯光闪耀,金碧辉煌的客厅,却跟她身上的装扮形成强烈反差,所有的人都忍不住朝着云溪窃窃私语,云溪紧了紧自己握成拳头的手,她心里一痛,努力将自己的情绪掩饰住,她告诉自己,妈妈,你放心,当初害的你去世的负心人我一个也不会放过。

    我发誓!

    随即,恨意被她深深隐藏起来,脸上带着懵懂和无辜。突然,一道目光隔着一层楼,远远地朝她射来,明明这么远,可是那眼神仿佛能够将她看透一般。

    她抬眸,正好跟对方对上。可是,对上那刻,她的身体却如同被点了穴一样定住了。云溪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拥有如此完美的长相,五官都长得那样的恰到好处,那紧闭的唇,无形中透露出一种凌厉。

    他浑身的贵族气息让人不自觉折服。最重要的是那一双深邃的眼睛,冰冷强势。

    木正宇冷着脸,只是冷冷扫了一眼,随即便冷漠收回自己的目光。

    云溪苦笑,这样优秀的人,自然是桀骜的。不过,那都不重要,她需要的是报仇。那个男人也没有做任何的停留,转身离开。

    云溪正好收回自己的目光,突然一个穿着时尚性感的女人身影一现。

    是云露!

    云溪眼神一闪,也不管其他的人目光,转身跟着上了二楼。

    她在拐角的房间,看到了云露的身影,不过云露此刻看起来颇为紧张,甚至站在门口做了一个打气加油的动作,这才故意妖娆撩了撩自己的秀发,转身推门进去。

    云溪印象中的云露,也就是在她八岁时,被他父亲带回来的妹妹,一直以来仗着好的家世,父亲的宠爱,还有那妖娆秀美的长相,从来就自傲得跟孔雀的人,刚刚竟然会紧张。

    她忍不住好奇,那个被云露那么紧张在意的人,到底是谁?当她小心移到门口的时候,门还留着一道缝隙,她透过缝隙,看到里面的情形。

    云溪忍不住眼睛都瞪大了,她居然看见云露正在搔首弄姿,那波涛汹涌此刻不时在那个男人的身前晃动。也不知道云露有意还是无意,她修长的腿不时磨蹭着男人的身体。向来只有别人追求的云露,这会竟然勾引一个男人!

    云溪眼里带着嘲讽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云露果然跟她妈妈一样……人前的高贵矜持不可一世都是装的。

    不过都说上梁不正下梁歪!确实也是云露会做的出来的。她忍不住好奇,对方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会让云露不顾骄傲去引诱。

    云溪弯着腰努力贴着门缝,想要看清那个男人的长相。

    木正宇似乎察觉到了门口有一道眼光,他眸光一扫。云溪被那突如其来的凌厉的目光一扫,顿时浑身僵硬,却是忍不住惊讶地睁大了双眸。

    竟然是他!

    那个刚刚自己看到的男人!

    也对,能吸引云露自动献身的,也只会是这种男人。

    她记得,云露对自己,从来都喜欢强取豪夺属于自己的东西,将自己贬如尘埃一样,如果……

    云溪脸色微变,手微微颤抖。恨意不自觉地蔓延出来。既然如此,为什么她不能抢夺云露想要的东西!她原本灵动的双眸,此刻却是多了几分磐石都撼动不了的坚定。

    只是,她还没有来得及看清里面接着发生了什么,就看到云露被突然推倒在地上。

    她突然很兴奋,想继续看下去,看看云露怎样被羞辱……以此,缓解她这么多年所遭受的痛苦。她没有像样的衣服,因为云露只要看到她稍微好一点的衣服,便会抢去。云溪不能有自己的朋友。因为一旦有一个跟她稍微靠近,白莲花一般的云露,就会夺去。她甚至连追求的人都不能有。

    每次云露一旦知道有人追求云溪,她便会跟父亲告状,那样的话,云溪便会饿肚子,还会被父亲骂一些非常难听的话……

    云溪还没有来得及看到更多,却见那个男人突然起身往门口走来。

    难道被发现了?她脸色一变,赶紧起身逃离。刚走没几步,却在走廊上遇到了气势汹汹的云熊,也就是她的父亲。

    “谁准你今天回来的?”云熊为了不被其他的人听到,倒是故意压低了声音。可是他眼神里的冰冷,却是完全不像是一个父亲看着自己的女儿的样子,更像是看到了仇人一样。

    云溪身子一颤,脸色微变,本能得往后退一步。

    “我……”

    “你什么你?穿成这种要饭的样子,你是故意的想要我丢人是吧,果真是跟你妈妈一样,死了也不让人安生!”云熊根本不给云溪说话的机会,冷冷呵斥道。

    云溪心里一痛,如同尖刀刺入一样,她抬眸,眼神带着愤恨看着云熊,明明自己的妈妈是被云熊逼死的,可是这个男人非但没有一点的悔改之心,还这样骂妈妈。

    “你这样看仇人一样看着我干嘛?老子供你吃供你穿,你竟然敢这样看着老子,信不信老子不让你去读书了,看什么看,还不给老子滚回房间!”云熊骂了骂,似乎还不解气,又转身对旁边的管家说道:“带大小姐回房间。哼!养不熟的白眼狼!”

    “是,是!”管家赶紧应道,看了云溪一眼,担心说道:“大小姐,赶紧回房吧!”

    此刻,管家的眼里写着歉意和为难。

    云溪知道,自己的父亲这么快知道自己回来了,恐怕是管家的功劳。只有说不恨罢了,毕竟他也是为了生计。

    “走吧!”

    云溪倒是并没有为难管家,她在琢磨着,如何见那个男人。离开前,她眼神扫过那拐角的房间,似乎看到一片衣角,她再看已经没有了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