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终究逃不过暗算
作者:莎含      更新:2015-09-21 15:30      字数:3510
    当是没有看到自家助理眼里的打趣,他顺手快速的接过了手机,只是冷冷的声音也响起:“张助理,你心思倒是很活络,去市场部教一教其他的员工!”

    说完,也不管张助理苦哈哈的脸,直接拿着手机进了总裁办公室。

    电话响了良久都没有接通,云溪忍不住自责地想,是不是自己这个时候打扰到他了。

    没有想到,自己刚刚要挂断的时候,电话接通了。

    “什么事?”木正宇惯有的清冷的声音响起。

    可是云溪竟然会觉得如同天籁。她笑着说道,声音轻柔如清风拂过,甜美又似蜜糖一样:“是这样的,我想要有事情找你帮忙?”

    木正宇觉得所有的压抑沉闷,瞬间被抚平了一般。

    “说!”

    就不能多说一个字吗?云溪抽了抽嘴角。

    不过既然自己有心求人家,况且木正宇也有桀骜的资本。

    她讨好说道:“就是,过几天云家有个聚会,我父亲想要我带你参加!”

    云溪自然知道自己的父亲醉翁之意不在酒,可是目前没有更好的办法。

    木正宇看了调查资料,很清楚云熊对云溪的态度,还有云露当初对云溪所做的事情,他们会好心让她参加宴会。

    不过,他更加好奇的是,云溪也不是一个没有自知之明的人,凭什么认为自己会答应。

    自己的应承,难道变得如此廉价?

    他想到连同自己的助理都用那样的眼神看着自己,木正宇脸色一沉。

    看来,自己给云溪或许太过多的特权。不过,他似乎该得到的一点都没有得到。

    他冷冷嘲讽道:“你答应了?还是代我答应了!”显然,他通过云溪的态度,已经猜到了。

    云溪被木正宇话一噎,脸上也有些难看。

    她也听出了木正宇话里的那种鄙视和怒气。

    知道自己擅作主张了,可是自己都努力这么多了,而且自己付出的是她现在拥有的最珍贵的,她也是想要得到尽可能多的福利。

    “是,我答应了,也代你答应了!”

    “你也配!”

    木正宇说出来三个字,就像是一道利刃,扎进了云溪的胸口,云溪身子一僵,那话,仿佛践踏她的自尊。

    她苦笑!是啊,自己什么身份,也配!

    云溪咬了咬唇,她知道,自己没资格。那么想要获得自己想要的,就必须拿出诚意,以木正宇这样精明的商业脑袋,怎么可能吃亏。

    她深吸一口气,开口说道,声音清脆而坚决:“你参加后,我、我随你回去,兑换我的承诺,将第一次给你!”

    当真正做出决定,她还是很难受,而且这次她没有丝毫退缩的理由,要不然恐怕木正宇会怀疑她是在耍他。

    “做好准备了?”木正宇语气有些玩味。

    “是!”云溪坚定回应。

    “具体时间通知我,我会去!只是,别再玩什么把戏了,我的耐心有限。”木正宇冷漠的挂断电话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挂了电话,云溪眼角有些湿润,可是她还是坚持着抬头望天,从她走出这一步开始,她便没有了退路,清风袭来,雨点泣泣,仿佛在陪同她,诉说着这一刻的悲伤。

    云溪擦了擦眼泪,却是脚步越发坚定和沉重。

    往学校走去,回到学校的日子,除了云露白莲花地出现子她教师门口,将请帖给她的那嘚瑟样,云溪这几日倒是过的清闲。

    不过接到请帖,云溪知道,云露不过是故意埋汰自己。要知道她是云家人,自己家办宴会,自己竟然需要带请帖。真是一个世纪笑话。

    恐怕也是只有云露做得出来。

    宴会定在了周末晚上七点,云溪将时间发给了木正宇,木正宇回复了一个嗯字,便没有了过多的言语。

    时间飞快,转眼便到了周末的晚上。

    七点时间到了,可是等在门口的云溪,依然没有等到木正宇的到来。

    云露嘲讽地看着云溪:“你不是说没有问题吗?这人呢?我就说某个人牛皮吹大了!”

    “也许,他有些忙吧!”云溪看着其他的人目光投过来,她维持着自己温婉的形象,一双清凉的双眸,带着几分委屈道,那声音低柔地让人心疼。

    与云露的高傲妖娆相比,云溪的温婉柔弱似乎更平添了女人平和如水的美,男人都忍不住侧目。

    看着云溪这般模样,云露顿时就有些生气。

    她心里冷哼了一声,走过去装着好姐妹的模样,挽着云溪的手,暗地里手指却掐进了云溪的手腕。

    “姐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想要管你的事情,你原谅我好不好!”演戏云露很拿手,毕竟在外人面前装名门淑女装了二十多年。

    云溪也是脸上一僵。她正想要说什么,云熊却适时出现。

    “云溪,脸色怎么这么难看,你这孩子,都是亲姐妹,为了点小事儿不至于吧。好了,都赶紧进来,帮着父亲我招呼下客人!”

    所有的人看向云溪,目光都变了。

    云熊满意于大家的反应,一手拉着一个人进去了。

    云露跟着云熊进去后,云熊让云溪招呼其他的客人。

    可是云溪毕竟也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场合,虽然她努力让自己镇定,可是却也忍不住出了一些洋相。

    云露在旁边看着,总算觉得解气,“爸,木正宇没来,怎么办?”

    她刚刚那么生气,是因为自己今天可是特地穿着这么漂亮,想要让木正宇看看,可是木正宇竟然没来。

    她心里是又高兴,又烦躁。

    高兴木正宇并没有如同云溪说的那么在乎云溪,烦躁是也不知道下次又有什么机会接近木正宇。

    云熊倒是不这么看。

    他眼里闪过精明,笑着说道:“他不来正好,木正宇这个人,可比我们想象的还要难搞,万一他识破了,我们反而得不偿失,这样正好,按照计划进行,我就不信,她一个毛头丫头,能够逃得过!”

    云露也是跟着兴奋,似乎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到云溪身败名裂了。

    云溪感觉到云熊的目光,她转头看向云熊,忍不住微微皱眉。

    难道让自己这样出丑,就是云熊的目的。如果是这样,她只能说,云熊太瞧低了自己的抗打能力。

    她没有被木正宇没来的事儿影响心情,只是也越发熟练招呼其他的客人,而且潜意识里,她也不太想自己被当做云熊父女搭上木正宇的线。

    *

    “云溪,累了吧,今天的表现,爸爸很满意,以前是爸爸对你疏忽了,以后你跟着你妹妹多参加这样的宴会!”云熊温柔慈爱地如同一个心疼女儿的慈父。

    “放心吧,爸!”虽然心里有些警觉云熊到底要做什么,云溪还是配合的笑着回应。

    “来,也口渴了吧,喝点饮料!”云熊将手里的一杯饮料递过去。

    云溪微微有点惊讶,她可不记得父亲有这样的对她好过,不过也没有多想,只是她这样的念头闪过的时候,停顿了这一下,看在对面的云熊眼里,那就是另一种讯号了。

    “怎么?你是不愿意原谅爸了?”云熊心里有点忐忑,强笑着问。

    “怎么会?我不渴!”云溪摇头。

    就想说老天可以反驳她的话似的,她一开口声音却是有些哑了。

    云熊果然板起脸:“还说不渴,喝吧,难不成你还害怕爸对你怎么样?”

    “我不爱果汁,给我来杯香槟吧!”原来还没有什么感觉,可是见到父亲这样强势的让自己喝,虽然不确定怎么回事,可是云溪还是警惕说道。

    云熊倒是显得非常坦然,他也过去给云溪断了一杯香槟递给了云溪。

    见云熊这样坦然,云溪心中的疑惑依然存在,难不成刚刚真的只是她多想的?随后就将这个问题丢到了脑后。

    只是喝下去不一会,她就感觉到浑身莫名的燥热。而她的脸上,已经变得通红,像是喝醉了一般。云溪知道,自己恐怕是被算计了。

    而且,算计她的人,就是云熊,她再抬头看向云熊那边,却是看到云露眼里的得逞的笑容。

    原来,云露和云熊早就算计好了自己。

    自己的父亲,竟然给自己下药!

    这全天下恐怕也只有云熊这样的人能够做出来。

    可是她有些不太明白,为什么要这样算计她?难不成真以为把她迷晕,换成云露就可以了?那他们把木正宇想的也太简单了。

    况且他们也不知道她和木正宇之间只是一场交易吧?

    云溪脑袋也有些发晕。她知道,自己不能再继续待下去。也不知道自己喝的到底是什么药,身体反应有些奇怪。

    她双手握成拳头,掐进了自己的肉里,保持着清醒,快速上楼回到自己的卧室。为了保证不让人进来,她几乎进去就将自己的房门给反锁了。

    可是她还没有来得及松一口气,背后却突然扑上来一个人,直接抱住了她。

    “美人,你真香,让哥哥疼爱你!”

    “放开我!”云溪迷糊的脑袋,瞬间清醒了几分,想要推开对方。

    可是对方是个男人,力气比她大多了,她浑身在那个男人靠近的时候,燥热竟然散去不少,还有几分愉悦!

    对,愉悦!云溪脸色一变,她总算反应过来,自己中的到底是什么药了。

    她心中一阵悲凉,自己的父亲,竟然下这种药!

    恨!任何时候都没有此刻更加让她恨!

    只是因为浑身的燥热,还有那个男人的靠近,她意识开始溃散。

    不,她不能妥协,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他们突然变得有些怪异,原来是在这里等着自己呢,要是木正宇来了,正好看到自己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又会怎么想?

    自己算计了这么多,难不成真要被他们给破坏了?还是这辈子自己都不可能翻身了?不,她不能让他们的奸计得逞!

    如果自己如今妥协了,一切就完了!

    她的仇恨还没有报呢!

    “美人,哥哥会让你舒服的!”那个男人肮脏的手,在云溪的身上胡乱摸着。

    云溪用力咬了自己的舌头,血腥味加上疼痛,让她的意识回来了几分,她看到面前这个肥头大耳的男人,心里想要作呕。

    可是她强忍下来,开口声音柔情缠绵道:“哥哥想要我舒服,我也想要哥哥舒服,哥哥躺着,让妹妹服侍你吧!”

    她说着还故意给了对方一记媚眼,那男人被云溪的声音,还有她那销魂一眼,顿时迷得晕头转向,何况哪个男人怎么会不喜欢女人服侍呢。

    他笑着点头,“好,好,妹妹,快来啊,哥哥我好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