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此刻他是神袛
作者:莎含      更新:2015-09-21 15:57      字数:2509
    云溪眼神有些溃散,她努力掐了自己保持着几分清醒,那个肥头大耳的男人,此刻自认为享受的闭着眼,嘴里哼哼哼地。

    云溪眼神闪过狠辣,她要跑出去,以她这个时候的状态,这个男人很轻易就能够追上自己。

    所以,她需要让这个男人没有精力追上自己。

    “美人,快点啊!”见云溪没有反应,那个男人睁开双眼。

    然后看着嫣然红润着的云溪靠近自己,甚至还主动碰上他的裤子。他才满意又享受地闭上眼。

    “别急,我马上你让享受到销魂的乐趣啊!”云溪开口,声音因为药物得关系,变得异常的柔美。

    “好,快点,快点!”

    她直接伸手,拉开眼前之人裤子的拉链,随手拿起床头柜上的瓷杯,用力一砸。

    然后,……

    “啊!”

    那个男人一声惊呼,几乎是震天动地,只是下一刻,他便疼得晕了过去。

    云溪松了口气,身子却是往地下软下去。

    可是她知道,自己不能继续呆在这里,要不然一会儿云露和云熊带着来看戏的人,也不知道会说成什么。

    她再次用力掐了掐自己,以自己的理智,迅速打开门,往外冲去,而云露一直盯着她房间的动静,第一时间看到了云溪的身影。

    她眼神闪过毒辣,云露很确定,云溪肯定喝了那有春药的香槟,云溪竟然跑了出来,她以为这样就真的可以逃掉了?

    想到刚刚有个男人还在给自己打听云溪,云露赶紧寻到那个男人,在那个男人耳边嘀咕了几句,那个男人平日里就一个玩弄女人的富二代,这会一听,眼睛一亮,赶紧跟着追了出去。

    云溪看到后面有人追自己,她的身体越来越燥热,几乎控制不住身体发软,而嘴里都抑制不住要发出呻吟。

    她怎么办?谁能够帮帮她。

    云溪浑身发颤,她不停掐着自己,不停奔跑,她掏出手机,胡乱按住了第一个号码。

    那个号码不是别人的,正是木正宇的。

    木正宇今日答应了云溪要过来,可是没有想到公司会出现了大事,等他处理好往云家来,时间已经过了七点。

    接到云溪的电话的时候,木正宇心一跳,莫名有种心烦意乱地感觉。

    “喂!”这次确实是他不对,他并没有迟疑,快速接通了电话。

    “嗯……救,救我!”

    云溪一张口,那呻吟的声音便溢出来,她咬了咬舌头,开口求助。

    “你在哪里?”电话那头,再也没有了声音。

    云溪因为奔跑腿发软,手机直接掉在了地上。,她根本没有办法去捡手机,继续往前跑,随着那个人的追赶,他们之间距离越发近了。

    木正宇也意识到云溪估计是出事了,脸色阴沉如同地狱修罗一般。

    “以最快速度,到云家,快!”他心里慌乱,声音里控制不住的急躁。

    可能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自己对云溪的不同,张助理加大油门,好在这里已经不远。

    当木正宇赶到的时候,云溪正被一个男人拉着往屋里走。

    “你放开我,嗯,放开……”

    “美女,你似乎身上很烫,我带你去降温,走!”那个男人拉着云溪,眼神冒着色光,手也爬上了云溪的脸蛋。

    云溪张嘴一咬。

    “啊,贱人,本少看到你,是你的福气,你别不识好歹!”那个男人被云溪一咬,气急败坏,一巴掌便扇了过去。

    云溪身体趴在地上,她努力挣扎,眼睛已经溃散了,理智显然已经有些不清楚,只是在挣扎和迎合中徘回。

    木正宇此刻,眼神几乎要将人撕裂,他快步走过去,一脚将那个男人踢开!

    “混蛋,谁敢踢爷爷我!”那个男人正要将云溪抱走,见云溪似乎已经没有了意识反抗,却不想他还没有来得及再次接近云溪,便被一脚踢开。

    疼得他破口大骂,木正宇冷眼一扫,那浑身的王者霸气便让那个男人腿一发软。

    木正宇冷冷说道:“记住你爷爷我——木正宇!张助理,这个人交给你处理了!”

    说完这话,他甚至不看那个男人一眼,弯身抱住云溪。

    云溪此刻身体敏感得很,实在是抵抗不住药物的侵蚀,加上她本身不排斥木正宇,此刻几乎是贴在了木正宇的身上。

    嘴里不自觉溢出了诱人的音符,她的手,如同蛇一样缠在木正宇的身上,木正宇一眼扫到她手臂上血肉模糊,眼神昏暗。

    云溪的反应,他自然知道是什么原因,他眼里的心疼隐藏在暗芒中,任由云溪缠着自己,他迅速抱着云溪上了车,一踩油门绝尘而去。

    那片片落叶卷起,翩翩起舞中带着几丝悲凉。

    那个男人却是在听到木正宇的名字的时候,呆若木鸡。

    他看着木正宇绝尘而去,这会看着面前这个助理冷笑着一点一点靠近自己。

    他赶紧磕头求饶:“大哥,我不知道那个是木少的女人,要不然说什么我也不敢沾染啊,是云露那个贱人让我来追的,都说不知者无罪,求求你饶了我吧,求求你!”

    说着这话,又是重重地磕头。

    云露本来跟着追出来,正想要拍下一些劲爆的让云溪身败名裂的照片,却看到的是那个男人给张助理磕头。

    云露只听到那个男人后面骂自己的话。

    她脸色一沉,踩着十厘米高跟鞋高傲地走了过来。

    “你竟然敢骂我,我告诉你,给你机会,你自己没有本事追到人,竟然敢骂我!还有,你是谁啊?”云露一脚踩在那个男人,然后骂了后,又转头指着张助理问道。

    张助理只是淡然从容扫了云露一眼,笑不达眼底说道:“原来设计云大小姐的,也有这位云露小姐的功劳!”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是谁,你刚刚说的是什么话我也不懂,在我们家这人敢对我姐姐下手,那就是和我们云家过不去,还希望你不要插手,把人交给我们云家处理!”云露似乎并没有听出张助理的话的反义,反而自认为得意地说道。

    只是,下一刻,张助理却是身子一闪,竟然快如闪电,已经来到了云露的身边。

    “既然这样,那我就把人交给云二小姐了,也希望云二小姐不要让我们总裁失望。”张助理踢了那人两脚,这才快速离开。

    直接留下云露一个人气急败坏地跺脚。

    而此刻被木正宇带走的云溪,却是在后面的车上不停扭动身体,嘴里的音符越发诱人:“好热,求你,给我,给我!”

    云溪只是下意识地靠近驾驶座,伸手想要攀上木正宇。

    木正宇暗骂:该死的!

    开车速度越发快。

    很快,车被停在了上次那家酒店门口。他直接打开车门,将云溪抱起来,甚至连车门都不管,直接往自己的专用套房走去。

    云溪一靠近木正宇,便已经忍不住,那娇艳的红唇,还有淡淡的血腥味,便直接往木正宇的唇上吻去。

    木正宇脸上一直阴沉地可怕。可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云溪的影响,他竟然觉得浑身也热地难受,一股热流甚至往身下涌去。

    酒店服务员训练有素,都不多语,只看着木正宇抱着云溪进入了专用电梯。

    而在电梯关上那刻,云溪便已经全部缠住了木正宇。

    “今晚的献身,竟然如此火热!”木正宇低哑着声音说了一句,却是下一刻,也吻上了云溪的唇。

    舔着那淡淡的腥味,他心里一团火熊熊燃烧。

    他难以想象,如果自己晚一步来,她会遭遇如何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