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避如蛇蝎
作者:莎含      更新:2015-09-21 16:18      字数:3091
    云溪只觉得自己此刻浑身热的要爆炸了,她只想缓解,缓解!木正宇的靠近,就让她所有的理智轰然倒塌。

    她此刻娇嫩红唇,就如同那正绽放的花朵一样,一张一合让人采摘,而当木正宇的一只手才扶住她的脖子。

    云溪便迫不及待地吻上了那已经等待了太久的唇,她没有任何的吻技,动作非常生涩,可是人在药物作用下,就如同喝醉了酒的人一样,对于自己内心的欢喜最是清楚。

    他身上的味道,让她眷念,在这样的意识下,她只是出于本能地攀覆着。

    她如同那蔓藤缠上了木正宇。

    木正宇只觉得一股热流席卷了全身,然后汇聚到了身下的某一点。

    他幽深的眼神中,此刻如同燃烧了火焰一样,红红地带着浓浓的欲望。

    “该死的,今天是你自己送上门的!”

    他低语一声,保持着最后一点理智,等着电梯门道了三楼,他一把抱起云溪往自己的专用套房走去。

    云溪先是感觉到有些眩晕,随即双手就非常热情勾住了木正宇的脖子。

    比起往日自己想要她时,她的那种委屈无辜,这个时候的她竟然热情地像一只妖精一样。

    这次木正宇并没有控制自己,他双眸微暗,他的手本身就具有魔力一般。

    他碰触到云溪的身上的肌肤,云溪就像是受到了感染,想要他更多的碰触。

    她那如同音符一样的声音,如此就是最好的邀请。

    木正宇如同点燃了她所有的热情,任凭他的手温柔地除去她的晚礼服。

    而云溪虽然没有理智,但是可能是药性的关系,竟然让她无师自通一般,跟着木正宇的节奏,脱掉了木正宇身上的衣服,露出他肌理分明的身材。

    看到云溪如此动作,木正宇一个轻哼,覆了上去。

    云溪原本迷离的双眼瞬间清明,她眼泪汪汪看着他,他也那样深邃看着她。

    那一刻,云溪竟然在他的眼里,看到了自己。

    只是下一刻如同热浪袭来,再次席卷了她的理智,只能随着他一起攀附悬崖,飞往天堂,然后坠落深海。

    一晚上经久不息,直到她晕了过去,木正宇才真正放过了她。

    第二日清晨。

    阳光带着它神圣的金黄,如同洗礼一般,最虔诚地洒在两个相拥的人身上。

    木正宇先醒过来,看着云溪顺着的长发自然的散在她的脸庞,将她清新淡雅的脸遮去了一半,却平添了一种神秘感。

    倒像是一只坠入凡间的精灵,她常常的睫毛,在阳光下,投下斑驳剪影,让木正宇的心都瞬间柔软了起来。

    淡淡阳光让她白嫩的皮肤泛着光泽,木正宇自然地抚上了她的脸。

    “嗯……”

    云溪在睡梦中感觉到脸上泛着轻轻的痒意,她忍不住呻吟了一声,不自觉地挪动了身子。

    感觉到自己似乎靠在什么硬硬的东西上,她人也慢慢清醒了过来。

    只是因为刚刚睡醒的关系,她的目光还有些迷糊,缓缓睁开双眸,正好对上木正宇带着笑意的侧脸。

    木正宇怎么会在自己的床上?

    云溪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双眼,再次睁开双眼,看到的是木正宇的双眸微眯,唇角勾起的弧度加大。

    原谅她整个人还没有睡醒,所以脑袋还有些泛着迷糊。

    她竟然呆呆眨了眨眼睛,轻揭开被子一看。

    这一看还不得了,看到的除了自己没有穿衣服,更甚至看到某人那健硕的胸肌,还有某处……

    “你……我……我们……”

    云溪一下找不到言语来说,只能指了指自己,然后又指了指对方,脸上写满了着急,写满了苦闷。

    木正宇淡笑着看了云溪一眼,直接揭开了被子,整个人站了起来,不得不说他的身材简直好到爆。

    没有多余的赘肉,而且是标准的倒三角,衣架子。

    云溪一想,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怎么变成色女花痴了。

    她赶紧蒙住自己的脑袋,声音总算找回了一点:“你,流氓!”

    竟然不穿衣服就在自己的面前显!

    木正宇听到云溪的话,刚刚提着裤子的手一顿,非常淡定地扫了云溪一眼。

    当将裤子提好之后,却是突然倾身靠了过去,那温热的气息顿时扑在了云溪的脸和脖子上,让她身子一颤。

    “你干嘛?”

    云溪似乎为了防止木正宇要对自己不轨,她还故意拢紧了自己身前的被子。

    木正宇眼神略带嘲讽,唇角含笑说道:“昨晚该吃的吃了,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了,你现在才想到遮,是不是晚了!”

    他看着云溪原本光洁的脖子露出深深的印记,眼神一闪,身心似乎更加愉悦了,他忍不住舒展了原本绷紧的面部。

    昨晚她第一次,自己却是有些孟浪了。

    只是转念一想,也不能全怪他!昨晚的云溪中了药,简直跟平日里的那个她判若两人,他竟然吃了之后,回味无穷。

    对于女色,木正宇从来都不是一个痴迷的人,他自制力很好,可是似乎在遇到云溪时,一切都打破了。

    云溪被木正宇如此一说,脑海中一些画面跟幻灯片一样闪现,而且自己当时真是太过主动,虽然当时是真的中了药,可是在木正宇眼里,恐怕在笑话自己的不矜持。

    不过也好,如果自己清醒的话,肯定跨不过那道坎。

    “那我们这算是两清了!”

    云溪慢慢恢复了平静,开口淡然说道,自然也将她心中的那种淡然惆怅掩盖了。

    木正宇穿着衬衣的动作一顿,眼神一凛。

    随即脸色微沉下来,扣子只扣了一颗,正好露出那性感的锁骨和若隐若现的胸膛,男色也是诱人。

    加上他坚毅的轮廓,更加平添了一种男人的霸道和贵气。

    “你确定?”

    木正宇冷声道,那声音中带着强势,让云溪心中一窒。

    云溪有些胆怯看了木正宇一眼,很小声说道:“我们的交易不是你假装我的男朋友,而我给你的第一次,现在该给的都给了,交易自然也结束了,不是两清是什么!”

    虽然还想看到云露持续不断的气急败坏的模样,但是目前这个男人,还是不要继续招惹了,免得弥足深陷,而且,她突然觉得,最初招惹他,就是一个错误……

    木正宇也不看云溪,只是迅速穿好衣服,然后优雅地在旁边地沙发上坐下。

    他如同一个谈判者一样,一点一点给云溪指出:“第一,我是答应了交易,却并没有说什么时候结束,第二,昨晚的事情是我救了你,不是你主动奉献了什么,第三……”

    木正宇突然看向云溪,笑容邪魅,眼神里深邃如同漩涡一样,云溪有种错觉自己似乎掉入了一个陷阱。

    果然,木正宇下一句彻底打消了云溪心中的那么一点希望。

    他淡淡说道:“第三,我木正宇看上的人,那便是要定了!”

    云溪眼睛一瞪,脸上青白青白的。

    “你,你这是蛮横!”

    也是,传闻中木正宇就是那般恐怖的一个人,与狼谋皮,最后的结果不都是连渣都不剩吗?

    她竟然还会天真觉得木正宇是个好人,真是这世界上最大的一个笑话。

    因为生气,又因为害怕,她手捏紧了拳头,双肩发抖。

    “交易结束了就是结束了,你是商人,我不信你不讲信誉,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云溪说这话的时候,她其实心中紧张死了,她迅速穿好衣服,看了木正宇一眼,转身就往门口走去。

    即使她显出多么镇定,可是那杂乱的脚步还是泄露了她心中的忌惮害怕。

    “你可以考虑考虑,做我的情妇可以给你的好处,想必你已经尝到了,我等你的答案!”

    木正宇在云溪手拉着门把要出门的时候再次开口,不过他那慵懒不胜在意的语气,却是仿佛在跟一个人说着天气预报一样。

    这让云溪虽然顿住了脚步,但是依然没有回头:“谢谢你的好意,我不需要。”

    然后决绝离开了房间。

    木正宇看着那房门再次合上,脸上的淡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阴沉。

    他五指敲打着沙发,眼神越发深邃,不知道想到什么,他的唇角泛着一种势在必得的强硬:居然拒绝我,我木正宇,岂是谁想用就用,想扔就扔的?女人,既然我看上你了,你又如何逃得掉?

    木正宇缓缓起身,站在窗口看着酒店楼下的情形,当看到窗口,原本晴朗的天,竟然下起了雨,他眉头紧了紧。

    云溪出去之后,才意识到雨水袭来,仿佛在为她的遭遇哭泣一般,那空气中泛着丝丝凉意,让她不自觉打了个寒颤。

    她忍不住苦笑,将披肩往身上拢了拢,然后快速往雨里跑去。

    也许这样,就没有人看到她的哭泣,她便可以用这样方式暂时软弱一下。

    就一下就好!云溪如此在心里告诉自己,只是她不知道在窗口上,木正宇正紧锁着她的身影。

    他脚步微微挪动了半步,却还是顿住了脚步。

      木正宇最终没有走出去,哪怕他眼里闪过不忍。

    如此也好,至少让云溪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她总会再回来找她的!。

    不过,有人竟然敢动他的女人,那么就一定已经做好了迎接自己怒火的准备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