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到底谁丢了云家的脸
作者:莎含      更新:2015-09-22 11:44      字数:2963
    云溪却是无辜摇了摇头,开口说道:“怎么会?就算是你疯了,我也不可能疯的,因为我可是要一点一点讨回你这些年让我受的苦!”

    说这话的时候,云溪原本和云露还保持着跟云露几步的距离,却是下一刻她身形一动,竟然直接靠近了云露,几乎是贴着云露说的刚刚那话。

    说完之后,她又在云露发怒前撤离了身子,那样淡然微笑着看着云露。

    明明还是那个任由自己欺负的样子,可是云露刚刚竟然感觉到浑身发凉。

    她指了指云溪刚刚要开口,云溪却似乎抓住了时机,又开口说道:“哦,忘记了告诉你,一会恐怕校长会找你谈点事情!我可是先走了,你看我身上的腥味,哎也不知道熏到你没有!”

    云溪嘴上这么说,却是故意往云露身边蹭了蹭,直接让云露皱眉躲闪,云溪知道恐怕云露不会再为难自己,转身离开。

    云露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云溪说了什么,她皱眉心里有几分慌乱,难道是云溪说了什么,校长已经知道了自己做的!

    不过随即她又不停摇头,不可能!自己可是做的异常的小心。

    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校长非但找到了她,还让她联系自己的父亲。

    而且这一切都是云溪做的,一直以来云溪都夹着尾巴做人,现在倒是越发不知道安分了啊。云露知道她找的那个人家是权贵,所以找到了那个女人的家长,想要让他们给校长施压。

    只是不曾想,那校长根本不吃那套,甚至知道这是云家在背后使坏,便在大会上直接点名说了云家的家庭教育有问题,说什么名流与下流只有一字之差。

    顿时,原本对云露有好印象的人都用异样地眼光看着云露,也有些心善的开始揣测云溪每次被打压的原因,甚至有些同情云溪。

    这一仗,云溪算是又一次大胜仗了。

    此刻在木氏集团的总裁办公室里。

    张宇将这几日学校里云溪发生的事情,加上她的一些手段事无巨细告诉给了木正宇。

    “她倒是知道利用校长,不过那校长倒是正好是个表里如一的人,她运气好!”

    木正宇明明眼里有了几分赞赏,可是他却是有些嘴硬,故意这样嘲讽都说云溪。

    “不过一个弱女子,能够这样扭转局面,也是云大小姐的本事!”

    张宇知道木正宇心情不错,加上木正宇对于云溪的态度,他在旁边夸奖道。

    木正宇脸上的笑容已经慢慢隐去,他听到张宇的话,抬眸扫向张宇。

    难道自己哪里有说错?张宇被那眼神盯着一颤,张了张嘴却是不知道说什么。

    而且他竟然看到木正宇笑了,只是怎么都觉得那笑意太过诡秘了。

    “既然你如此能够揣度我的心,那你说说我接下来会让你做点什么?”

    木正宇的笑意越发加深,那星剑的眉头还轻挑着。

    却是让张宇浑身一震,他有些战战兢兢说道:“那个,那个李家的那个疯子女儿给赶出了云溪的学校!”

    毕竟那个女人竟然赶朝着云溪砸鸡蛋,按照木正宇的性格,应该是不会容忍的,那么自然会想要给云溪报仇。

    木正宇放松地靠在转椅上,也不说话,顿时让屋内的气氛紧张,似乎周围的温度都骤然减了很多。

    张宇心里咯吱响着,总裁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也不开口说是也不否认,要死刑也好歹来个痛苦,凌迟可是很痛苦的。

    “总裁,我还是子自请受罚吧!”心里的折磨实在是太痛苦了,木正宇心里怎么想,他越发看不透了。

    “你猜得很正确,我怎么好处罚你呢?”木正宇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他的眼神却是异常锐利。

    张宇才知道,自己或许是最近揣度木正宇的想法,这估计犯了木正宇的忌讳,这事情是刚好木正宇心情不错,所以才没有处罚张宇。

    “下去吧!”

    “是是是!”

    张宇只觉得自己紧张地后背都打湿了。

    此刻,办公室只有木正宇一个人,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目光却是越发深渊:“惹恼了云家,云溪你确定你想好了退路,或许很快你就会甘愿做我的女人!”

    *

    “啊喷!”

    此刻云溪坐在寝室的书桌旁,突然感觉到一阵凉风袭来,天气渐渐转凉,可是她加厚的衣服并不多,不自觉拢了拢她有些旧的外套。

    她心情很不错,脑海中冒出木正宇那张欠揍的脸,可是想到他说的话,她眼里一闪而过的伤感。

    再次低头,她迅速画了画,然后几个数字很快就出来了。

    “终于够了!”云溪看着那串数字,笑容里饱含犹如走万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胜利的喜悦。

    想着自己可以马上还清木正宇的钱,她原本压着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下了,她拨通了木正宇的电话。

    木正宇看到云溪电话打来的时候,心里一跳,唇间不自觉划过一抹笑意。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心有灵犀?如此想着木正宇心情更加不错,他却是为了维持自己的那份骄傲,故意让电话响了好一会,这才接通了电话。

    “说!”

    “……”云溪差点气得吐血,见过傲娇的,没有见过木正宇这样的,都说一个字会死吗?

    不过想到自己马上就要跟木正宇撇清关系了,她压下自己的性子,开口说道:“一万块我已经凑齐了,什么时候给你?”

    这话一出,木正宇原本的好心情瞬间没有了,脸色阴沉地可怕,甚至可以将周围环境瞬间覆灭一般。

    “倒是挺快的!我倒是很好奇,这才多久,你难道也跟上次跟我一夜一样出卖自己的身体!”

    木正宇的话就如同刀一样,每一个字都如同割了云溪一刀。

    云溪早已经破碎的心仿佛又中了一箭,痛得她差点呼吸不了。

    只是她咬了咬唇,努力告诉自己不能放弃,她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反正要跟木正宇两个人撇清关系,又关木正宇什么事情呢!

    “这跟你无关,钱什么时候在哪里给你?”

    云溪强压下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冷冷说道。

    木正宇紧了紧握着的手机,如果不是手机质量过关,恐怕已经被木正宇捏碎了。

    不过他很快恢复了镇定,只是声音越发的冰冷:“后天晚上七点,送到正宇大厦总裁办公室来!”

    说完木正宇也非常不给面子的挂断了电话,独独让云溪气恼地憋住了自己的话,她很想问为什么要晚上,她还要上班好吗?还有晚上去见木正宇谁知道这个男人心里打的什么主意。

    云溪这几日总算是少了云溪的打扰,因为云家现在是丢了面子,那是自顾不暇,她也乐得清闲。

    只是正如木正宇所想,云露在学校丢了脸面,她原本的好形象竟然会在校长那里丢了,她知道这都是云溪做的好事,心里更加愤恨了。

    “贱人,贱人,敢算计我!”云露一把扔掉放在桌上的被子,愤怒吼道。

    此刻的她可是没有了平日里的温婉可人,完全扭曲得跟一个疯子一样。

    “卡兹!”

    云露的房间门被打开,云露以为是哪个不要命的仆人,愤怒朝着门口吼道。

    当看到门口站着的人是云熊,张着的嘴一下紧张抽了抽,脸上露出讪讪得表情,但是一想到云溪,她浑身的怒火又掩饰不住。

    “爸,你怎么来了?”云露有气无力往床上一靠,抱着床头的洋娃娃不满嘟囔着。

    云熊其实脸色也不好,此刻看自己最疼爱的女儿竟然跟一个泼妇一样,加上最近自己失了面子,他进来后对云露态度也不是很好。

    “你说我怎么来了?如今云家因为名誉受损,生意也受到了影响!”

    对于云露云熊自然是疼爱的,但是比起自己的事业,什么亲情爱情可就变得浅薄了,这也是张兰为什么能够进入云家的原因,因为她了解云熊的性格。

    云露却是有些不甘心捶了捶自己手里的洋娃娃:“这事情怪我吗?还不是那个贱人,爸我们一定不能放过云溪那个贱人!”

    “贱人贱人,你嘴里就不能够说点好的词汇吗?”云熊了解自己这个女儿,别看这在外人面前如同名媛一样,可是骨子里却是有几分上的不台面,他只是看着张兰将云露在外人面前教育的很好,给了他面子,所以他才对云露不同。

    况且云露可以作为他联姻的棋子,这也是云熊对云露好的原因。

    “爸,对不起,我不说了还不成!可是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云溪故意的,她就是想要给你落面子,她在为她的母亲报复你!”

    云露挑拨着云溪跟云熊的关系,更加知道云熊的禁忌在哪里,没错就是云溪的母亲,不过不是因为痛,而是因为云熊恨云溪的母亲。

    果然云露的话一出,云熊冷哼一声,浑身散发着一种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