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为难
作者:莎含      更新:2015-09-28 14:34      字数:3054
    刘敏因为上次告诉给云露的事情,心里很是担心,可是她胆子小,特别是被云露威胁,她更加害怕被云露再次胁迫,所以一直没有敢给云溪打电话。

    可是这件事情一直在心里郁结,她整个人都憔悴了下来。

    就在云溪骑车去酒吧的路上,刘敏突然拦住了云溪。

    “云溪,你停下来,我有事给你说!”

    刘敏整双眼睛凹陷下去,头发有些干燥,看起来就像是洗了鸦片似的。

    云溪微微蹙眉,不过并没有靠近云露,她也知道只要是靠近自己的人,云露未必会放过,不过还是有些担心这样的刘敏。

    “刘敏,你怎么了?怎么弄成这样!你……不会是吸毒了吧?”

    这是云溪唯一能够想到的刘敏快速瘦下来憔悴的原因。

    听到云溪关心自己,刘敏心里更是觉得难受,她双眼含泪一下冲过去抱住了云溪,甚至差点让还扶着车的云溪摔倒。

    “云溪,对不起,对不起……”

    刘敏此刻已经哭得跟个泪人一样,听到这样伤心的哭泣,云溪隐约察觉到刘敏肯定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她一只手轻拍着刘敏,安慰说道:“跟我说什么对不起,你到底怎么了?乖,告诉我!”

    云溪此刻就像是一个知心大姐姐一样,话语温和的如同春风拂过,里面情意绵绵更似流水。

    刘敏这才红肿着双眼看着云溪,然后将那天云露找自己的事情说了一遍,说完之后她忍不住关心问云溪:“你这几日上班,没遇到什么事情吧?”

    云溪不想让刘敏担心,而且虽然遇到很多事情,但是毕竟自己挣到钱,也没有真正有什么事情,她笑着摇摇头:“你看我现在不是很好吗?你也别自责,你那时选择是对的,就算是你不说她还会做其他的事情,其实我很感动,真的,刘敏!”

    她没有丝毫掩饰自己,眼神里满是真诚,刘敏这几日的自责折磨总算是因为此刻云溪的话和眼神而彻底消散下来。

    刘敏依然有些担心问道:“要不你别去酒吧上班了,太危险了!我再给你想别的办法。”

    云溪想了想,她是不习惯那里的上班,可是怎么也得让风声过了,这个月怎么都要做完才行,不过想到刘敏帮过自己一次就被云露视为眼中钉,她忍不住摇了摇头。

    “我自己知道如何做,你不用担心!你不用再管我,要不然我担心云露……”想到云露,云溪的眼神不自觉地一凛,云露,总有一天我会将今日所受的一切还给你的。

    她抬手看了看手表,“时间不早了,我要去上班了,刘敏你不用自责,赶紧回去休息吧!”

    刘敏就这样看着云溪骑上车,明明那娇小的背影,此刻在夜幕中却是在自己的心中越来越高大,仿佛云溪的心中蓄积着无穷的力量一般。

    只是,云溪不知道今日,便让她痛苦开始。

    帝豪酒吧!

    九点的时间,客人已经陆续来了不少,云溪一直都在忙碌中,或许是想着无债一身轻,她今天心情不错。

    “云溪,VIP包间,送酒!”

    几日不曾在云溪眼前转的尖嘴猴腮的经理突然出现在云溪的面前,板着一张脸吩咐道。

    “哦!”

    云溪并没有多想,她点了点头,脸上表情淡然,接过经理手里的酒,一看酒的时间和品牌便知道恐怕包间的人身份不简单。

    她人倒是多了几分警惕,考虑着送了酒就立刻出来。

    “咚咚咚!”

    “进来!”

    云溪穿着特定的工作服进入包间,并没有去打量里面的人,只是神色淡然将酒放在桌上:“这是先生所要的酒!”

    说完后,云溪立刻站起身站在尽量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因为在她进来的时候就感觉到这里这包间气氛紧张,甚至带着一种压抑,即使不看正位的男人,依然能够感觉到他身上所散发的危险。

    “嗯!”祈天淡淡看了云溪一眼,只见虽然是夜晚,包间灯光带着一种神秘的光晕,照在云溪的脸上,云溪淡然的脸竟然铺上了神秘的风采,而她周身的那种清冷,却是让祈天来了兴味,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应了声。

    云溪见对方应了自己,只是那语调微微上挑,不明白对方什么意思,她只是莫名心中一紧,仿佛一种危险的靠近,她垂眸温和有礼说了声:“先生如果没事,我先出去了,如果还有什么需要再吩咐!”

    说完这话云溪便转身就要离开。

    祈天眼神微跳,朝着旁边站着的一个手下摆了摆手,那个人立刻挡在了云溪的面前。

    云溪因为想要尽快离开,所以动作很快,差点就直接撞到那个人的身上。

    她心中一突,紧张地往后退了一步,脚一下撞到了后面的桌子。

    这人到底要做什么?

    云溪脸色一变,不过她还尽量保持着自己的冷静,转头看着坐着的男人问道:“不知道先生还有什么吩咐!”

    这也是她正眼看祈天第一眼,祈天邪气得看着她,眼神似笑非笑,他甚至还故意在云溪看着自己的时候舔了舔嘴唇,仿佛舔得是鲜血一样。

    云溪身子顿时一颤,本能往后退了一步。

    看到云溪这样的举动,祈天心情更好了,他勾唇一笑:“倒酒!”

    云溪身子一僵,虽然没有想到对方提出这样的要求,但是云溪还是顺从走过去打开了酒品,然后给祈天面前的酒杯倒了一杯。

    “酒已经倒好了,请问……”

    “喝了!”祈天笑意开口,甚至还慵懒靠在沙发上。

    云溪脸上一沉,她捏了捏手,想到那天自己喝了酒差点发生的事情,她语气简单说道:“对不起先生,我只是送酒了,并非……”

    “喝了!我不喜欢话重复第二遍!”祈天冷了脸说道。

    虽然这个人很危险,但是云溪却不想破了原则,有第一杯恐怕就有第二杯。

    她倔强摇头,习惯性咬了咬唇,开口说到爱:“如果先生要找陪酒女,我可以下去告诉经理,让经理给先生安排,但是我不是,所以抱歉!”

    云溪为了让对方缓解脾气,云溪还认真鞠了躬,然后转身一把推开挡着自己的人,以最快的速度离开。

    “祈少,要不要我去将人抓回来!”

    那个站着的保镖见祈天皱了皱眉,只是随即眉头却是舒展了,笑容带着一种邪恶道:“不用,既然是小猫,自然是慢慢逗弄才可爱,如果逗弄过了,恐怕猫着急了要张牙舞爪,这可不好!”

    说完这话,他一口将桌上的酒一口喝尽,似乎从来没有觉得这酒有今日的甜。

    看来云露这次倒是给自己提供地消息没有骗自己,既然是听话的小妞,他倒是不介意给云家一点优待。

    正在这个时候云露已经迫不及待打来了电话:“祈少,美人如何?”

    云露的声音里那种兴奋都掩饰不住,祈天这会心情不错,倒也没有多想,只是勾唇笑意加深:“嗯,你果然没有骗我,这样吧,告诉你父亲,他的要求我会尽量满足的!”

    一听祈天这样说,云露甚至猜测云溪此刻恐怕已经被祈天压在身下狠狠折磨,她眼神放射着恶毒的光彩,有些急切问道:“那祈少,你准备如何玩弄我那个姐姐,我那个姐姐可是非常不安分的哦!”

    祈天皱眉,他玩美人难道还需要有人指点,这个云露还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他冷笑,沉声说道:“这些就不是你所关心的,难道遇到这样一个合胃口的女人,我自然要慢慢来,成了今天我心情不错,就不计较你这些,要是下次你再敢……”

    “不敢不敢,祈少你什么人,我这也只是关心你,你不愿意的我哪里敢!”

    “成了,就这样吧!”

    祈天可从来不会对于云露这样的人有太大的兴趣,因为他看得出云露的野心,而且男人其实大多数因为自己就是一个阴谋狠辣的人,反而会更加喜欢单纯可爱一点的女人。

    云露听到电话那边不耐烦挂断电话,眼里闪过愤恨,只是想到云溪如果被祈天夺走,那么她就有机会接近木正宇,等跟木正宇在一起她就不信还不能让祈天高看自己一眼。

    祈天才懒得管这么多,他招了招手,旁边的保镖立刻走过去。

    “你去给那经理吩咐,让云溪早点下班!我们走!”

    吩咐好这些后,他便直接离开了包间,今天的主要目的就是见云溪,如今已经见到了他自然也就没有兴趣继续待下去。

    那个保镖立刻去吩咐了经理这件事。

    经理听到那个人的吩咐,脸色微变,不得已请示了这家酒吧的老板,这会的李昊晨正激情四射到关键地方,有人打扰他,他脸色一沉,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继续他的运动。

    经理无奈,大老板不理会,他也不敢得罪这么一个主顾,所以提前让人通知云溪下班。

    “什么?让我提前下班?芳姐,这不是要开除我吧?”

    能够早点离开,躲开那个危险的人物,自然是好的,可是想到一向不待见自己的经理竟然这么好心,她忍不住怀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