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危险临近
作者:莎含      更新:2015-09-28 14:40      字数:3011
    芳姐撇嘴,能够早点下班还不好,这丫头是不是读书读傻了。

    她伸出手直接弹了弹云溪的脑袋,然后非常不客气地嘲讽道:“说你傻你还不信,赶紧的离开,这种班能够少上一天就一天,而且工资照样领,可能是经理今天心情不错吧!”

    其实芳姐是知道云溪的后台是老板,虽然不知道云溪到底是怎么跟老板认识的,但是她以为今天下命令的是老板,所以并不觉得云溪早点离开有什么区别。

    云溪见芳姐也没有说什么,便再也没有怀疑,点点头:“那谢谢你了,芳姐!”

    “去去去,跟我客气!”

    芳姐说完直接扭着那蛇腰就出去了。

    云溪赶紧换了自己的便装,这才往外走去。

    看来今天运气还不错,虽然遇到一个变态的人,好像背景很强大,人也很危险,好在最后自己还是安全离开了。

    云溪才刚刚走出大门,手机竟然响了起来。

    她一看上面显示的恶魔两个字,眼里闪过复杂,不过她还是接起了电话。

    “喂,什么事?”

    也不知是不是受了木正宇的影响,云溪现在说话也是一副冷冰冰又简短的样子。

    木正宇听到熟悉的声音,原本几日被云溪“冷落”的怒气也消散了不少。

    “你认为我有什么事情找你?”木正宇第一次竟然多了几分逗弄云溪的打算,他戏弄地问道。

    云溪却是忍不住心中暗骂一句,有病,你自己打电话,谁知道什么事情!

    “你爱说不说!”

    对于木正宇这种带着玩耍心里的话,云溪冷哼一声说道。

    木正宇不满蹙眉,不过想到明日要见到这个丫头,他隐忍了下,继续说道:“也没什么,只是……”

    “你谁啊,干嘛抢……嘟嘟嘟!”

    本来木正宇还正说着话,但是云溪的声音突然从电话那头传来,而且还带着几分怒气和骂意,木正宇刚刚要冷冷威胁云溪,只是电话那头突然挂断。

    他联系了自己说话后云溪的声音似乎突然变小,明显不是她放在耳边说话的,而且手机突然被挂断,这可是从未曾有过的。

    木正宇脸色一沉,心中隐约有几分担忧,等他再次打过去的时候,电话直接被挂断了。

    云溪也是看着自己的手机在对方的人手里,她脸上带着怒气,冷冷说道:“手机还给我,你是什么人,凭什么无故抢我的手机!”

    看着对面不是一个人,而是几个人,云溪虽然嘴里这样说,但是还是多了几分警惕。

    甚至她本能得往后退,心里琢磨着如果对方想要做点什么,她趁机跑。

    祈天吩咐那经理让云溪早点离开,没有想到云溪竟然一点都没有危险意识,就没有想过得罪自己的后果吗?

    到底云溪是单纯,还是本来就有意想要勾引自己。

    他根本不知道因为平日里有人暗中保护云溪,所以云溪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祈天走出来,站在前面的他的保镖立刻让道。

    云溪目光一下落在了祈风身上,脸色微变,“是,你?”

    显然她眼里的诧异和紧张已经泄露了她此刻的害怕。

    祈天勾唇一笑,看来云溪似乎对自己的身份有几分了解,或许自己就是如此出名,自傲地祈天心情不错,挥手说道:“将手机给她!”

    “是!”

    保镖听到祈天吩咐,恭敬上前,刚刚要将手机递给云溪,云溪的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

    “等等!”

    祈天可不喜欢自己正在办“正事”的时候有人打扰,他上前一步一把拿过保镖还未曾递过去的手机,然后直接去掉了电池板,邪魅一笑后拉住了云溪的手掌。

    虽然祈天的手掌很热,却让云溪感觉到一种心底的寒意,她脸色一沉就要直接缩回自己的手。

    只是祈天手的力量很大,云溪的手根本挣脱不了。

    “不想要手机了?”祈天淡笑着说道。

    云溪原本挣扎地手一顿,随即看到祈天将手机和电池板递到了云溪摊开的手掌。

    云溪接过手机和电池板,一把就扯回了自己的手机。

    只是她不明白对方到底怎么回事,既然抢了自己的手机,这会又还给了自己。

    祈天似乎猜出了云溪的想法, 他眼里含笑带着几分柔情说道:“我可不喜欢我跟你说话的时候被人打断!”所以,顺道就挂断了你的电话。

    云溪脸上一僵,却是没有再开机,只是将手机装回包里。

    只是木正宇原本给云溪打电话过去,却是直接被挂断,再打过去却是响了一声后直接关机,他心中一沉,也不管此刻的时间,甚至不管家中让他今晚回去吃饭,直接开车就往云溪所在上班的酒吧开去。

    当然,他还顺道给自己的兄弟李昊晨打了一个电话。

    只是这会的李昊晨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海洋中,哪里理会得了那么多,他甚至以为是经理再次打来的电话,直接关机不理会。

    木正宇整个人如同黑暗中的恶魔一样,浑身甚至都散发着死亡的气息。

    今天倒是一个二个有能耐了啊,竟然都敢挂自己的电话。

    不过虽然他如此想着,但是还是没有停下来,几乎是一路狂奔帝豪酒吧狂奔去。

    云溪现在没有心思管木正宇被自己挂断电话到底是生气还是如何,她只是努力维持着冷静,心里揣测着面前的这个人到底想要干嘛?

    心中甚至还想着傍晚刘敏说的话,难道这个男人是云露让人找来的?

    可是云露从哪里找来这样一个危险而且看样子身份不低的人。

    “我不认识这位先生,不知道先生为什么要为难我这样一个没权没势打工的!”

    云溪有些不甘问道,那眉头却是一直紧锁,整个人高度紧张。

    看到如此警惕的云溪,祈天倒是有几分奇怪,他缓和了口气,非常有绅士得口吻说道:“你不认识我也没有关系,现在不就认识了!我叫祈天,他们都叫我祈少!”

    祈天桀骜仰头,那一头碎发被风轻吹着,仿佛在昭示着他的洒脱和不拘。

    祈少?

    云溪目光微沉,她似乎并不认识,只是怎么听着有些耳熟。

    她摇了摇头:“抱歉,我真不是认识,不知道你拦着我有什么事情?”

    祈天竟然还很有耐心,掏出一张金卡在手里把玩着:“很简单,我找你,自然是让你做我的女人!你果真比你妹妹有趣~”

    云溪蹙眉,张口正要拒绝,可是祈风见她这样,便知道她想要说什么,不过在他看来不过是欲擒故纵的把戏,他嗤笑一声说道:“你不用那么着急拒绝,你现在正缺钱吧?不然也不会去那种地方上班。我手里这张金卡里有五百万,你呢,只要当我的女人,这张卡便属于你了!”

    他边说着,那张卡已经递到了云溪的面前。

    云溪一愣,只是随即知道祈天打的主意,她却是唇间勾起了一抹笑容。

    只是这抹笑容在祈天看来,却成了那种得到钱财的兴奋,他挑了挑眉,示意云溪将卡接住。

    只是云溪显然要出乎他的预料了,她往后退一步,非但没有接那张卡,反而拒绝地说道:“先生,我不知道你为何会那么笃定我会接过这张卡,但是抱歉,我不能接受!”

    云溪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祈天原本的笑容一下卡在了脸上,他眼里是一闪而过的吃惊,不过他什么事情没有经历过,很快恢复了如常,收回自己的卡,挡在云溪的面前继续问道:“难道是觉得少了?虽然我不得不承认你长得不错,而且性子似乎也合乎我的口味,但是我觉得五百万已经算是很高的价格了!”

    这话里面甚至带着侮辱性,这让云溪脸色变了变,她先前微微垂眸,此刻却是突然抬头,微风轻卷,将她额前的秀发吹开,露出她闪耀但是坚定的眸子:“是云露告诉你的吧,所以你这样笃定我会接受这钱!不过我非常郑重告诉你一句,抱歉我不能接受!”

    云溪说完,就那样冷漠而又淡然站着,夜风吹动着树叶的响声,却依然惊扰不了此刻的她一般。

    那淡淡月光下,她竟然如同女生一样皎洁美好。

    祈天心莫名被什么撞击了下,他想到了静若处子这个词。

    他突然一笑,原本真的只是一点点兴味,如今却是越发好奇,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心动。

    “好,既然你如此说了,那么我再给你一天考虑时间,云溪美女,我们明天见了!”

    祈天突然一笑,笑容里勾魂摄魄,只是云溪却是感觉到那种威胁,她不理会对方,看着祈天一挥手,其他的人便跟着他离开。

    云溪看着祈天坐的劳斯莱斯绝尘而去,心中的紧张消失,整个人放松下来让她身子发软就要往地下倒去。

    而她的后背因为紧张早已经被汗水打湿,此刻风一吹,立刻有了冷意。

    就在她想要转身的时候,突然一根有力的手臂就搂住了他的腰,那手臂仿佛带着滚烫的热一样传遍她的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