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不同意的结局会如何
作者:莎含      更新:2015-09-28 16:14      字数:3048
    她本能地往后退一步,似乎准备重新进入酒吧,不过祈天比她的反应更快,他身形一闪,几乎是两步就靠近云溪,并且人已经站在门口,一只手放在门框上挡住了进入的门口。

    “云小姐,我说过我们还会再见的!”

    祈天笑着邪魅,一双眼里却是带着一种危险,那温热的气息还故意似有似无往云溪的脸上扑洒而去。

    经理看着心里暗叫要遭,云溪难道运气就是如此不好,真是怕什么就出来什么。他想要站起来帮云溪说上话,却是一下接触到祈天冷冷的目光,他不得不装死。

    “我说过,我不会答应你的!”

    云溪咬了咬唇,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后冷冷说道。

    只是她紧了紧握着的拳头,甚至指甲掐进肉里她都没有感觉到,这个男人她明明根本没有去招惹过,为什么这会却是像狗皮膏一样黏上来。

    云溪的那种眼里的厌恶让祈天脸色一沉,他突然一只手直接攀在了云溪的肩膀上。

    “你,你放手!”云溪脸色顿时憋得难看,不停地想要挣脱对方的束缚,可是祈天的力道很大,云溪剧烈地动作竟然没有让祈天的手动半分。

    他冷冷低头说道:“你要再动,你信不信我在这里直接办了你!”

    这话足够杀伤力,云溪一下抬头惊恐的像看见怪物一样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可是对上祈天那警告和邪恶的眼神,她浑身颤抖,唇角咬得死死的让自己不害怕发出声音。

    祈天还故意心疼说了句:“不要咬唇,我会心疼的,你再咬我就吻你了!”

    这话却是让云溪浑身一颤,脑海中闪现过某个人的身影,此刻她竟然无比想念木正宇,比起祈天的邪恶和反复无常,木正宇对她确实好了太多。

    云溪垂下眼帘看向经理,眼里发出求救的信号。

    可是显然祈天很不喜欢云溪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别的男人,他捏着云溪的肩膀一用力,云溪吃痛地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祈天邪邪一笑,冷冷吩咐道其他的人:“看来这小妞是很硬气了,我们换个地方慢慢谈,走!”

    说完便强制带着云溪离开,而此刻云露派的躲在暗处的人看到这情景,赶紧给云露电话。

    云露一直忐忑在家等着电话,一听到这样振奋人心的消息,她几乎高兴地跳了起来,开心说道:“你们跟上去,自己放机灵点,到了地点将地址报给我!”

    云溪啊云溪,今日落入祈天的手里,我看谁还有那么大的本事来救你!云露想到这里,那双勾魂的大眼此刻迸射出的满是恶毒。

    云溪被人带走,那经理被打的几乎是在地上打滚,要不是酒吧的保安听到动静出来,恐怕那个经理都要被打死了,经理一被救回酒吧,他赶紧给李昊晨电话。

    要知道经理那般记仇的人,自己这顿打他无论如何也压不下去,况且老板不是还在乎那个叫云溪的人,所以他相信这次李昊晨一定不会坐以待毙。

    “你什么?他怎么跟云溪扯上关系了?”

    李昊晨脸色阴沉地可怕,当然更多的是他的担忧,他那日也看得出好友对云溪的在乎,所以才会在暗地里那么保护云溪,当然他相信木正宇是知道自己暗中保护的事情,所以才默认了吧。

    如今人如果在自己的手里弄丢,那后果……

    “知道人往哪里走的吗?”

    李昊晨尽量掩饰住自己的慌乱,沉声问道。

    可是经理却是只能叫苦,自己被打成那样怎么可能知道,这事情气得李昊晨想要骂娘了,不得已他才给木正宇电话。

    木正宇此刻正在自己的公司总裁办公室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等着云溪的“自投罗网”,只是随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甚至直接超过了时间,竟然没有云溪的踪迹,他整个热几乎是如同笼罩在地狱的阴森气息中,让人不敢靠近。

    站在门外的张尧都不敢靠近,要知道木正宇发起火来,那是几乎可以将整栋楼都点燃。

    突然,张尧的手机响了起来,接到是李昊晨的电话很是意外,要知道李昊晨跟木正宇的关系,找木正宇那应该直接给木正宇电话。

    “喂,好的,请稍等……”

    张尧虽然心里惊讶,但是依然处理得当,敲了敲门走了进去。

    木正宇以为是云溪到了,脸色缓和下来看向张尧的背后,可是目光在看到空空如也的时候,他脸色一下又沉了下来:“什么事情?”

    那眼神仿佛在说:你最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不然别怪我心情不好找你开刷。

    张尧虽然身子抖了抖,却还是老实将手机递给了木正宇:“李少的电话,说有非常重要的事情!”

    木正宇接过手机,直接冷冷朝着电话说道:“你最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云溪被人抓了,你管不管!”电话那头李昊晨立刻焦急说道。

    原本坐着的木正宇却是一下站了起来,张尧虽然听不到电话的内容,可是看着一向淡定的木正宇做出这样的动作,那必然是真的出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木正宇沉声带着无尽的压力说道:“知道是谁吗?人不是被你保护的吗?”

    那质问的语气却是让李昊晨忍不住抖了抖,他就知道木正宇一定会怪罪他的,不过这会倒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帝都祈少爱玩女人都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他害怕晚了恐怕云溪就……

    “现在不是计较这个事情的时候,而且对方是祈天,我就算是拦也拦不住啊!”

    木正宇听这话,却是额头青筋都瞬间冒了出来,祈天是什么人他自然是清楚的,他甚至捏着手机的手立刻紧了紧:“派人跟上没有?”

    “我已经查出祈天在A市的住处,只是别墅区你知道我……”

    “我知道了,先这样吧!”

    木正宇知道让李昊晨牵扯进来自然已经是为难他了,他能够帮助自己到这个份上,那自然已经非常够义气了。

    他直接挂断了电话,将手机递给了张尧,随即掏出自己的手机迅速拨通了一串号码然后说了一串地址。

    “走!”

    吩咐那边后,木正宇一把扯上自己挂在衣架上的外套就往外走去,张尧见木正宇这般着急,也有些担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赶紧就要跟上。

    木正宇似乎想到什么,转身吩咐道:“将今晚舞会推了,我有事!”

    是的,木正宇叫云溪来,一方面是让她还钱,另一方面是要强制云溪跟着自己去见识下“世面”,顺便“坐实”下两个人的关系,让云溪不得不答应他作为情妇的要求。

    只是终究计划赶不上变化。

    而此刻祈天已经将云溪带到了他在这个城市的私人别墅。

    “你放开我!”

    云溪一见进入了别墅,心里更加害怕,可是为了不让对方看出来她强装镇定挣脱了祈天的束缚。

    这次祈天倒是并没有为难云溪,松开了云溪的肩膀,然后懒散地靠在沙发上,倒了一杯红酒在杯中淌了淌递向云溪:“看你似乎很紧张,喝一喝压压惊!”

    “呵!”云溪就如同听了多么大的笑话一样,她害怕是因为什么她不信这个男人会不知道。

    “不用了,你还是直说吧,到底想要我干嘛?”

    云溪仰着头,她就算是害怕也要保存自己的那么一点骄傲,不让对方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一个人什么都没有的人是没有资格脆弱。

    祈天手上一顿,眼里却是闪过异样,他突然勾唇笑了:“倒是确实有几分与众不同,你妹妹倒是没有说错!”

    “云露!”云溪身子一抖,双眼瞪得老大,也不知道到底是应该被气还是应该感到悲哀,不过却也算是情理之中,云露那么想要败坏自己毁掉自己,这也像是云露会做出来的。

    她想了想,将心中的那种悲哀压下,开口问道:“你跟她到底达成了什么样的协议,让你这么听她的话,还有你到底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如果是女人,我知道以你的身份应该不会缺才对,何必为难我?”

    云溪说着也在注意着祈天的脸上表情变化。

    只是祈天却是笑得越发邪魅,他摇晃了酒杯里的红酒,然后一口饮尽,站起来一步一步靠近云溪说道:“你难道不知道我祈天最喜欢的就是各色美人吗?特别是你这样的,我更加喜欢!”

    边说着他的一只手瓜了瓜云溪白皙的脸蛋。

    云溪往后退去,终于知道云露打的什么主意了。

    她一把推开靠近的祈天,却被祈天捏住了手腕:“云溪,选择跟着我,在我厌倦你之前你能过上几天好日子,可是违背我的话……”

    “啊,痛!混蛋,你放开我!”祈天突然捏着云溪的手一紧,痛得云溪惊呼出声。

    对此,祈天却是并没有拉开放开云溪,或许是酒精的作用,或许是因为昨天想云溪想得某处憋得难受,他一扯云溪,一把甩到了那沙发上。

    云溪只觉得脑袋有些眩晕,她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祈天却是又走到了云溪的身边,居高临下看着云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