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被下催*情药
作者:林妹妹      更新:2018-02-14 11:34      字数:2649
    季明泽扬起一抹晴朗的笑容:“陆少将还真是关心下属。”

    陆修杰并不否认,“季总说的没错,我对下属一向很好,何况我在追求夏暖。”

    他的目光落在季明泽脸上,季明泽只是淡淡笑着。陆修杰那么直接了当地说了他在追求夏暖,他分明就是不想给季明泽与夏暖暧昧不清的机会。

    季明泽只是过去式了,陆修杰要将他彻底地从夏暖的世界里驱除。

    夏暖因为感冒的原因,又喝了姜汤,脸蛋红红的,有些发热。面对陆修杰的变相表白,她没有任何表示,只是低头默默吃着饭。

    差不多时,季明泽与简浩洋先行离去,剩下梁尚,他亦是个眼儿尖的人,这会留下来也是尴尬,走了也是尴尬,干脆推托肚子疼,便离开了。

    夏暖望着还剩下一桌的饭菜,对着陆修杰道:“陆少将,我们还是保持一些距离吧。”

    陆修杰望着她通红的脸颊,“为什么要保持距离,难道你还要回到你那个前夫身边么?”

    他一把抓起夏暖的手腕,夏暖觉得有些疼。

    “我的生活与季明泽无关,但是我只想一个人过。”她用力甩下陆修杰的手,愤愤离去。

    陆修杰感觉到她的心底里明明是有季明泽的,却是一直不肯承认。他再怎么努力,夏暖都会直接拒绝。她就像一只带刺的刺猬,不许任何人靠近,随时准备着张牙舞爪。

    夏暖,我该如何才能靠近你的心。

    ***

    回到酒店房间,季明泽又电话处理了一些公司那边的事情,这时已经是将近晚上十一点了。

    翻出行李拿出手机充电器,突然瞥见箱子角落那儿放置着的药物,这是夏玫思给他准备的,一般头疼发烧的药都有。

    他想了想,挑出两盒感冒药,准备给夏暖送过去,刚打开房间的门,却看到陆修杰从夏暖的房间出来。心底里突然冒起一股气,“啪”一声将自己房门关上,那两盒感冒药就这样被重重掷于床上。

    夏暖自然有陆修杰来关心,何需他来操心?季明泽都差点要嘲笑自己了。

    这时接到了浩洋的电话,好像夏暖那边有什么动静。季明泽脸色一变,他赶紧冲出门,率先去了夏暖的房间,这时门是半掩的状态。

    夏暖趴在床上躺着,屋子里没有其它人。

    他拿起电话,打回给浩洋,让他监视着陆修杰房间的一举一动,保护他们的安全。他早就知道,这次的西藏之行不会太顺利,这个项目刚拿下时,有不少人都虎视眈眈,盯着他手里的这块肥肉。

    夏暖只觉得浑身燥热,此时好想洗一个冷水澡。她的裙子是一字肩的,外套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脱下了。

    “热……我好热。”

    她的口中一直在喃喃呢语着,季明泽走过去,探了探她的额头,确实是很烫,而且浑身都烫。但又不太像发烧的感觉,像是……被下了药。

    季明泽将她抱起,夏暖整个人都扑到他的怀里,还一个劲儿地扒他的衣服,摸着他胸膛的肌肉,想将他的衣服全部脱掉。

    她在他脖子上轻轻吐着气,温热而又暧昧。

    夏暖眼神迷离,穿着这么少,又这么主动,他真怕自己把持不住,该死的!

    空气中浮动着她身上的幽香,季明泽不禁咽了咽口水,眸色越发深邃,像是浸染了漆黑的浓墨。

    下腹深处,有股火焰在蠢蠢欲动。夏暖用力一扯,竟将裙子扯了下来,看到那件淡紫色的蕾丝胸衣,季明泽几乎热血沸腾。

    季明泽抱着夏暖,想让她在浴室里冲一下水,岂料此时竟然停水了。夏暖整个人都贴在他的身上,娇艳欲滴的唇此时竟吻在他的脖子上,季明泽觉得浑身一颤。

    他不知道自己用了多大的毅力才将体内那股火焰压制下去。他抱着她出门下楼,进了电梯,夏暖嘴边还喃喃说着:“要去哪?我们回床上不好么。”

    语气那么轻柔,那么暧昧。

    刚才明明在床上躺得那么舒服,可是……可是现在到底要去哪?夏暖整个人被季明泽粗鲁地扛着,她顿时间觉得头晕晕,而且浑身炽热得难受。那双小手不停地在他身上乱抚乱摸。

    到酒店门口,顺利打到了一辆的士,大概十来分钟的车程,来到一片海域。

    季明泽抱着夏暖,走在沙滩上,月夜之下,这儿格外的迷人,风静静地吹着,有些冷。

    抱着她,两个人一起走入水里,大概没到腰部的位置,海水冰凉冰凉的,她身体也没有那么热了,但依旧在说着胡话,对季明泽上下其手。季明泽索性她将丢掉,夏暖离开了他的怀怉,迅速地沉进水里下去,呛了一下,喝了两口水。

    夏暖扑腾着,抓住季明泽的手臂,在浑身湿透之后,她终于清醒过来。

    看着季明泽那一双如霜般的眸子,夏暖确定自己清醒了,她觉得好冷好冷,浑身都冻僵了。

    “季明泽……我们怎么会在这里。”夏暖望着这一片海,海浪不时地扑打过来,一波一波荡漾在两的身上。月光照在海水中,映起片片麟光。

    “你说呢?”季明泽冷冷地道,“不想死的话,就别再泡水了,赶紧回酒店。”

    落下这一句,他转身离开,夏暖怔怔望着他的背景,跟着他的脚步在走。

    她只记得陆修杰来看她,待他走了之后。夏暖突然发现窗户那儿似乎有个人影,想过去看看,再接下来便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她知道她一度失去理智,身上很热,想把浑身的衣服都脱掉,而那个男人死死抓住他的手不让她乱动,随后她又不停地在那个男人身上乱摸,还亲了他的脖子……

    想到这里,夏暖脸色一片酡红。

    她竟然跟季明泽又有了如此亲密的举动,虽然是因为被下了药,但是……她觉得很丢脸。

    回到岸边,季明泽打了浩洋的电话,这时浩洋开了车正在赶过来。

    夏暖冷得浑身发抖,将季明泽披在她肩上的外套裹得更紧了,没想到这个举动却引来季明泽的一阵不屑。

    “放心,我没兴趣看你。”季明泽冷冷地道。

    夏暖被噎住了,小嘴一张一合,这才回了一句:“那样最好。否则我都要怀疑你的企图了。”

    “刚才可是你一直要脱我衣服来着,可惜呀,我对你这种身材干巴巴的女人不感兴趣,否则就成全你了。”季明泽嘴唇勾起一抹笑。

    现在想起夏暖方才性感妖娆的模样,仍然能让他心神一荡。这种感觉,是夏玫思所给不了他的。

    夏暖下意识看了看自己胸部,明明很有料好吗,怎么会是干巴巴!

    她心中的气不打一处来,“就算我饥不择食,也会看上你的。幸好没发生什么事,否则我都要去医院验一下有没有染上AIDS。”

    季明泽心中那股火气被挑了起来,这个女人真是厚颜无耻,刚刚明明是他救了她,竟然连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

    夏暖孤傲地站着,目光瞥向远方,她头发湿漉漉的,脸上还挂着水珠,虽然狼狈至极,还是淡然处之。裤子只到膝盖的位置,而季明泽的衣服紧紧地裹在她娇小的身躯上,此时还是光着脚的……天知道,她现在的一举一动,在季明泽眼中是那么的迷人,季明泽想起方才那一幕幕能另他喷血的瞬间,真有种想要现在扑倒她的冲动。

    顿时间感觉有些口干舌燥,幸好这时湿着衣服,还有冷风吹着,吹散了他体内的燥热。他努力地平静下来,不远处,车辆的灯光打过来,车子停在了二人面前。

    是浩洋来了,二人上了车。

    夏暖本就感冒,现在因为泡了海水,又吹了那么久的风,整个人都昏昏欲睡,没一会儿,便靠着后座睡着了,车子一个颠簸,她便靠倒在季明泽肩上。

    她把季明泽的肩膀当成枕头,睡得更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