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阿遇,不介绍一下吗?
作者:苏七七      更新:2018-02-14 11:38      字数:2088
    “你到底想做什么!”

    沈佳音一贯的冷静被打破,羞得满脸通红,心中却恼恨自己的大意。

    男人低低的笑了一声,勾起她的下巴,缓缓道,

    “我想…… 再试你一次。”

    沈佳音近二十六年的生命里,追求者犹如过江之鲫,她自己的魅力,自己当然清楚,但是从来没有人敢对她说出这么羞辱的话,简直就是流氓!土匪!

    “生气了?”

    看着沈佳音青白的脸色,男人反而心情大好,摸索着她的下巴,缓缓道,

    “我会让你心甘情愿让我睡。”

    沈佳音真有点佩服他的自信,冷笑一声道,

    “永远不会有那么一天!”

    男人心情很好,并不计较她这句话,伸手拿过桌上的水杯递给她,沈佳音想都没想,接过来,就泼到了他的脸上,男人眼神沉了沉,门却在这时候被敲响了。

    沈佳音还没反应,男人就拿着毛巾,去开了门。

    “沈佳音你——”

    季泽昊的声音戛然而止,表情甚至有一瞬间的僵硬,男人神色淡然的看着他,转身对沈佳音道,

    “找你的。”

    一边说,一边脱了外套,进了浴室,一系列的动作引人遐想。

    沈佳音裹了裹浴袍,淡淡道,

    “有事吗?”

    季泽昊看着她嫣红得有些发肿的嘴唇,和凌乱的床单,眼眸微微深了深,抿着唇,脸色很冷。

    “雪儿口无遮拦,我不知道她哪里惹到了你,但是她现在怀着孩子,我希望你尽可能离她远一点。”

    沈佳音有些想笑,事实上,她确实笑了,只是笑得有些冷,她走过去,扶住门,然后狠狠地甩上。

    浴室的水,这才开始哗哗的响了起来,沈佳音几乎能想到男人站在门口听动静的样子,就像那次不动声色浴室外面守株待兔。

    她恨得牙痒痒,瞥了一眼地上的衣服,叫来侍应收走,盯着浴室,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男人洗澡出来,看见沈佳音悠闲的在床上看书,心里微微软了软,还是喜欢她收起爪子温顺的样子。

    “新郎官走了?”

    沈佳音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头看着手中的杂志,半响,低声道。

    “我饿了。”

    男人微微顿了一下,有些诧异她的反应。

    “我没吃东西。”

    沈佳音继续说道,声音有些别扭,男人却弯起了唇角,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示弱,但是,明显,这样的举措取悦了他。

    “我打电话叫人送餐。”

    “你以为我为什么会掉进水里?”

    沈佳音凉凉的开口,男人动作一顿,抬眼看向她,沈佳音心里一跳,生怕自己漏了陷,良久,她听见他道,

    “等我一会儿。”

    直到听见开门声,沈佳音才起身将门反锁上,又加了把椅子狠狠地堵上门,做完这一切,想着一会儿男人进不来门的样子,她忍不住弯了弯唇角。

    冰冷的海风轻轻吹着,站在门口端着盘子的男人不甚优雅的打了喷嚏,双眸盯着被锁上的门,差点盯出个窟窿,很好,我们走着瞧!

    “沈经理,您的花。”

    “扔掉。”

    沈佳音头也不抬。

    李秘书毫不意外,因为这种情况,在办公室已经持续了半个月了。

    游轮上林家二少那句“情投意合”,早就传遍了整个云城,外界早认定这两位是一对儿了,谁又能想得到,真正的情况是沈佳音避之如蛇蝎。

    李秘书可惜的看了一眼今天早上刚刚空运过来的蓝色妖姬,只好抱着出去了。

    她刚离开,沈佳音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抬头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想也没想就挂断了,过了一会儿,桌上的座机响了,她一边看报表,一边接了电话。

    “哪位?”

    那边沉默了几秒,才有人懒懒道,

    “又扔了?”

    沈佳音手指一顿,咬牙沉声道,

    “你有完没完!”

    男人低低的笑了两声,说道,

    “没完,我还没睡到你。”

    “啪——”

    简直就是个无赖!沈佳音终于相信那句话,林家出的不是情种,就是军痞。

    “叮——”

    一条短信发了过来,沈佳音打开一看,是男人的。

    “今天是丹尼尔的音乐会,我定了两张票,下班接你。”

    凭什么!沈佳音当即就要删掉,接着另一条短信就迅速的发了过来,

    “田海湾下周一期工程是不是要竣工了,我跟孙市长有点交情,要不要一起去给你捧捧场?”

    沈氏是她最在意的东西,只要对沈氏有利,她可以做任何,她的软肋,男人还真是拿捏的一清二楚,冷静沉着的沈美人,这一次恨不得将手机砸到男人的脸上,怎么会有这么厚脸皮的人!

    “我说,你把这辈子所有没下限的事儿,都用到这上面了吧。”

    白峥看着他发的短信,忍不住凉凉的嘲讽。

    男人毫不在意,放下手机,从抽屉里挑出一副袖口给自己戴上,回头道,

    “帮我联系一下你姐夫,下个星期让他露个脸,今晚试探标底的事儿就交给你了。”

    丹尼尔是一位享誉世界的小提琴家,是个非常具有浪漫情怀的意大利男子,又加上极佳的长相,受到了许多年轻人的追捧,当然,霍遇先生,可不是其中一员,他一点也不欣赏只会摆弄一些女人家家的玩意儿的男人,他只是记得八年前,初见沈佳音的时候,她坐在公园里拉小提琴的样子,非常优雅,灵动,只要一想起那时候的她,他的心就变得安静起来。

    沈佳音确实喜欢小提琴,除了有些恼恨男人的要挟,整个音乐会,她听得很认真,直到后来身上强烈的目光无法再忽视,她才皱着眉道,

    “你看够了没!”

    男人低低的发出沉闷的笑声,伸手碰了碰她的胸针,低声道,

    “我已经很努力的将眼神从这里挪上去了。”

    沈佳音还没来得及生气,身后突然有人试探道,

    “阿遇?”

    悠扬的音乐轻轻飘荡在耳边,有什么尘封在心底的东西突然破茧而出,淡黄色的灯光依稀散在他鬼斧雕刻一般刚毅的侧脸,在沈佳音回眸的一刹那,脑海炸开了……

    也许是她的表现太过直观强烈,他微微侧眸,平静无波的眼眸在看向沈佳音的时候似乎起了一丝波澜,借着又归于平静,温尔雅道:

    “阿遇,不介绍一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