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跳舞
作者:褪色的过往      更新:2018-02-14 11:50      字数:2080
    也就梦泽拉内心是强大的。

    她故作有些惊讶的样子,脸上还带着微微的惋惜:“纪琰辰你这张嘴呀就是那么直接,人家丰满点怎么啦,我们家辰喜欢呀,我还真以为万年铁树开花了,你今天送礼来了,害我白高兴一场。辰人家受伤了,你可得好好安慰我!”

    “好,你说你要什么,我给你买。”欧阳辰宠溺的看着她。

    二人间的交流互动可真是腻死个人。

    她借着欧阳辰在众人面前秀次恩爱,直接将尴尬的场面化解了。

    “呵,厚脸皮。”纪琰辰冷笑道。

    “要你管!”梦泽拉撒娇式的回答道。

    肖篱心里不得不佩服梦泽拉的应变能力,当然也跟她的厚脸皮真分不开吧。毕竟事实情况也就那三四个人知道而已。

    “哥,”忽然欧阳辰身后一个女生轻声喊道。

    “哦,是小雨啊,快到我这边来。”梦泽拉亲热的招呼道。

    “嫂子。”

    欧阳雨乖巧的对梦泽拉问候道。

    然后她的目光落在纪琰辰的身上,一动不动:“琰辰学长。”

    “你哪位?”纪琰辰直接问道。

    “我”欧阳雨看着欧阳辰一眼,寻求他的帮忙,她害怕自己又会像个刚刚一样被纪琰辰轰走。

    “琰辰,你不记得了?记得我们一起上大学那会,你来我家,我妹妹可是经常跟在你身后围着你转悠呢。”欧阳辰说道。

    “哦,是吗?”

    见纪琰辰一副正在回忆的模样,欧阳雨脸上充满期待,希望他马上想起自己。

    “我不记得了。”

    一句话,我不记得了,仿如晴天霹雳,直接将欧阳雨再次打入了无间黑暗中。

    她鼓足劲,道:“没关系,琰辰学长忘了我,但咱们现在可以重新认识啊。”

    看着伸到自己面前的手,纪琰辰根本没有回应的打算。

    肖篱暗自摇头,看起来这么乖巧的丫头怎么会喜欢上这么危险的冰坨子?简直自己找虐啊。

    见自家妹子受了冷遇,欧阳辰又打着圆场道

    “小雨你难道忘了,琰辰本来就不喜欢和女孩子打交道,你可的努力哦。”

    这算是给小雨一个台阶下了。

    欧阳雨点了点头,看向纪琰辰,又再次鼓足了勇气,对纪琰辰道“琰辰学长,你今晚没有女伴吧?今晚我做你的女伴可以吗?等会能邀请你跳一支舞吗?”

    “谁说没有?”纪琰辰一把拉过肖篱,“你眼瞎?”

    怎么又是她!

    肖篱心中叫苦不迭。

    “她,她不是泽学长的女伴吗?”欧阳雨不相信的问道。

    “现在她是我的了。”些许被问得有些不耐烦了,他又对欧阳辰道:“你家老头是不是又叫谁去聊天了,话还真多。”

    也不知道他这话是说的谁。

    小雨在纪琰辰面前受了打击,身体靠在梦泽拉身边,梦泽拉充着大姐的样子安慰道。“没关系,他那人就是冷冰冰的不要介意。”

    可是心里早就笑了,暗自嘲讽没眼劲的傻丫头。

    “诶,我跟你说,我不会跳舞,等会别拉我去啊!”肖篱悄悄的对纪琰辰说道。

    “大学你白读了?”纪琰辰问道

    “不是上课,就是兼职,没时间。”肖篱一副烦闷的样子回道。

    “是约会吧?”

    “你!我真不会。”

    “那随便晃就是了,也没见那些人都是跳舞冠军。”

    肖篱被他这话一下逗笑了,都是冠军那还得了?

    “笑什么?”

    “没”

    北宫泽在一边对于身边的两人互动看在眼里,他想,他或许在纪琰辰身上找到好玩的东西了。

    在这时,终于进入了主题了。

    只见欧阳震华出现在一个小型的台上,举着杯对大家笑道:“很高兴各位青年才俊,名媛千金来参加这个舞会,不好意思,我老人家不懂年轻人的调调,可能说的有些严肃,大家能来,我这老头还是很开心的,一呢,今晚也算是我儿与泽拉回国的欢庆会,二来是要宣布他们的婚期。”

    说到这,下面的人开始对二人说着恭喜。

    接着他又道

    “到时我会派人一一送上请帖,届时大家以及你们的父母一定要来赏脸,好了这种场合还是还给你们年轻人比较合适,我就不参与了,那就祝你们玩的开心,啊哈哈来,我先敬大家一杯。”

    说完,喝下一杯酒,自己就离开了客厅。

    这人倒是干脆。

    欧阳震华这一走,客厅的气氛又不一样了,多了几分肆意,播放的音乐也随性了起来。

    音乐响起,舞池里开始陆续有男女开始跳舞摇曳起来了。

    这种慢热的音乐,肖篱完全就当是摇篮曲,提不起兴趣,没当场睡着就不错了。

    “小篱,咱们先试试跳一首吧?”一旁的北宫泽谦逊有礼很有绅士的伸出了手,遥请肖篱共舞。

    “可”她不会呀。

    “没关系,慢慢跟我学,我教你!”北宫泽一成不变的温柔,让人难以拒绝。

    “好吧。”肖篱硬着头皮跟着北宫泽走向了舞池。

    等会跳错了应该没人发现吧。

    站在舞池中央,肖篱悄悄地瞟了几眼身边正跳的沉醉的那些男女。

    “开始吧,来手放我的肩上。”北宫泽轻声指导着。

    “哦,”听了他的话,肖篱照着做。

    在北宫泽悉心指导下,掌握着诀窍,肖篱倒是勉强跟得上调了。

    纪琰辰找了一个地方坐下,修长的双腿搭拢在一起,手里拿着酒杯,缓缓入口,而他的眼睛却像是盯着猎物一般,在肖篱身上不曾移眼。

    很快一支舞完了。

    肖篱总是害怕出错,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弄得自己整只舞下来,已经全身僵硬了。

    北宫泽牵着肖篱的手从舞池走了出来。

    纪琰辰眼睛一眯,那双牵着的手看起来,似乎好碍眼。

    “感觉怎么样。”

    肖篱拿起一杯饮料喝进口中,听到他的问话,点了点头“就是觉得肩膀有点酸。”

    “小篱很聪明,一点就会,但是注意把身体放轻松就完美了。”北宫泽对她鼓励道。

    “嗯”肖篱笑着点头

    “在我看来就像个僵硬的木偶人一样。”纪琰辰冷着脸说道。

    “懒得理你,你的嘴里就没什么好话。”肖篱朝他撇了撇嘴。

    “休息好了,就该轮到我了!”

    忽然纪琰辰将她从座椅上拉了起来,带进舞池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