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礼物
作者:墨九      更新:2018-02-14 11:54      字数:2155
    宋宝颜想着挑个最便宜的,可是这所有的首饰看下来,真的每一个都是价值不菲。

    如果非得挑一个的话,她就挑最不起眼的那一个好了。

    她拿起了一把紫檀木梳,手柄的地方嵌了几颗晶莹剔透的翡翠,显得既精致又可爱。

    “妈妈,我喜欢这个。”她抬头,却见金玉真的脸色微微有变。

    宋宝颜立即将木梳放下:“我再挑挑……”

    金玉真抓住了她的手,阻止她将木梳放回,“喜欢就拿着,值不了多少钱。”

    说这话时,她又是刚才那张笑脸了,让宋宝颜觉着刚才自己是不是产生了错觉?

    见宋宝颜已经选好,燕语飞撇了撇嘴,终于选定将红宝石戒指收下了。

    回到房间,宋宝颜摩挲着木梳,想着还是将它交给乔任风吧。

    不管他怎么处理,反正她是不能拿这么贵重的东西。

    做了决定,心里就轻松多了,她将梳子放在桌上,继续收拾行李。

    没花多少时间就收拾好了,她从衣帽间出来,却见乔任风高大的身影站在桌边。

    他什么时候进房间来的,她怎么一点都没听到!

    而此刻,他正将那把梳子拿在手中,垂头打量。

    他大概是被它的精美吸引了吧,她立即解释:“这是你.妈妈送给我的,下午的时候……”

    她的话还没说完,他已缓缓抬头朝她看来,他的眼眶发红……

    宋宝颜有点懵,不明白现在是什么状况,“你……”

    他笑了笑,发红的眼眶里却泛起了泪光:“这是一把好梳子。”他这样说。

    宋宝颜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

    她快步走到他面前,“发生什么事了?”她只能这么问。

    乔任风愣了一下,忽然反应过来,急忙将脸转开。再转回来时,泪光已经被他忍回去了。

    “我没事,”他回答,“看了一整天的文件,用眼过度了。”

    “你休息一下。”

    他不想说的事,宋宝颜也不想深挖。

    她继续将话题扯回梳子,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详细的说了一遍。

    然后她将木梳放到了他手中:“总之,这东西我不能收,你自己收着吧。”

    乔任风低头看了这梳子好一会儿,又将它放回了她的手里:“现在,我将这把梳子送给你。别忙着拒绝,”他握住她拿着梳子的手,力道不轻不重,让她挣扎不开,而梳齿又不至于将她伤害,“既然是合伙人,送你一份礼物也是应该的。宋秘书,这是你应得的。”

    他的语气是那么笃定,又云淡风轻,好像这真的只是一份普通的礼物,如果她执意拒绝,是不是显得她太小家子气了?

    “我……”宋宝颜犹豫再三,“那好吧,我先收着。”

    乔任风笑着拍拍她的肩,仿佛她做出的,是一个无比正确的决定!

    她不禁皱眉,在他面前,她总感觉那个精明干练的宋秘书已不存在,换之为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女孩。

    也许,是因为他比她年龄大的缘故?

    宋宝颜将梳子放好,想跟他说说行李的事,管家忽然来,说老爷有事找他。

    乔任风去了乔治宁的书房,她也没什么事,不知不觉便溜达到了花园。

    乔家的花园真大啊,不仅有前后之分,还有左右之别。

    如果要夜跑的话,绕着花园转上两三圈,怎么也够了。

    担任乔楚秘书时,她听说过乔家的历史。乔家的基业从乔任风的太爷爷辈开始积攒,到了爷爷辈也还只是一个普通商人。

    乔治宁是改变整个乔家命运的人,他在三十五时涉足地产,赚取了第一桶金,之后便进入航空业,一直到现在,乔氏航空已是业内佼佼者。

    她一直挺佩服乔治宁的,曾经还心有惋惜,乔楚没能得到他的好基因。

    现在看来,似乎他的好基因都给了乔任风。

    花园一隅,竟有两架秋千。

    宋宝颜也逛得有些累了,坐在秋千上轻晃。

    忽然,秋千的绳索多了一股力道,使劲将她往前推。

    她急忙回头,晃动的视线里,她看到乔楚的脸。

    “乔副总……”她讶然出声,整个人随着秋千的回荡几乎与他撞上,他再度伸手,将她往前晃出了好远。

    待秋千回落,她马上站离了秋千。

    “乔副总,你怎么在这儿?”燕语飞并未在他身边。

    乔楚双臂环抱胸前,俊眸冷睨着她:“大嫂,你应该叫我二弟。”

    他叫她大嫂。

    一时间,宋宝颜还真有些不习惯,不自觉的笑了笑。

    笑过之后,心底却泛起一阵苦楚。

    现在,可不是,就是大嫂么。

    “我叫你乔楚吧。”她说。

    却听他冷笑一声:“叫我乔楚,你也配?”

    宋宝颜完全懵了,不明白他为什么是这样的表情,又为什么说这样的话……

    他是觉得她高攀了乔任风,高攀了乔家,在他看来,她就该一直做一个秘书?

    心口顿时被撕裂了一道口子,她本来想要忘记的,费了多大的劲儿,才将那些情绪给封上,就因为他一句话,都白费了。

    她有些呼吸不畅。

    “宋宝颜,看不出来啊,”他的讥讽仍在继续,丝毫不留余地,“这些年你忠心耿耿的给我做事,原来是有这个打算。”

    他在怀疑她身为下属的忠诚度吗?

    宋宝颜心痛更甚,但亦怒火上涌。他可以看不上她,但不可以无端怀疑她的人品!

    “我有什么打算?”她忍住浑身的颤抖反问。

    “觉得我冤枉你了?”乔楚冷冷注视着她:“你让我当着IF代表团念出的那份计划书,不就是你给乔任风的投名状?”

    哈,那份计划书!

    天知道那份计划书到了他手里之后,就变了一个样!

    但此时此刻,不管她说什么,他都不会听的吧。

    她深深吸气好几次,压下了心中的怒气和痛苦,一字一句的说道:“乔副总,请你记住刚才说的每一个字,我会证明它们都是错误的!”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她越走越快,越走越快,只想早一点消失在他的视线。

    她只觉五脏六腑都在翻滚,喉咙被针扎似的刺痛,好几次泪水都差点模糊视线,被她硬生生的给吞下去了。

    六年,换来他一句,其实你早有打算。

    终于,拐到了花园的一个角落,她再也走不动了,扶着树干大口的喘气。

    忽然,听到脚步声往这边靠近。

    她不假思索的阻止:“乔副总,我现在不想跟你多说。”

    “宝颜?”来人叫了她一声,却是乔任风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