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冤家路窄1
作者:妙音      更新:2018-02-14 11:58      字数:2028
    欧向宁拿着手里的文件径直推门进了傅越的办公室,傅越看到顿时知道事情不妙,立刻讪讪地站了起来,一下一下偷瞄自家Boss的脸色。

    他确实是故意找借口让凌悠然过来的。自家Boss的心思,从他当年决定追随时就有所察觉。只是,他实在不明白一向做事手段凌厉的Boss,在这件事上为什么要如此隐晦忍耐,明明做了那么多事才用一纸结婚注册证书将人护到身边,又什么都不说。

    所以,他自作主张叫凌悠然到公司来,想让她看看Boss为她做了什么,那个姓顾的到底哪里比得上自家Boss。

    “念在你吃药有功的份上,这次饶了你,再有下次去和傅齐换。”欧向宁手腕一甩,文件携着赫赫风声直削傅越脖颈

    “是!”傅越伸手捞住,立刻挺胸拔背朗声应道。

    他绝不要和傅齐换,追随在Boss身边才是他想要的。可是吃药有功是怎么回事儿?

    傅越疑惑地看向欧向宁,见欧向宁手里拿着那两盒药,顿时恍然。原来如此,看来凌小姐是以为Boss生病了,这样说,凌小姐也不是完全不关心Boss啊。

    “我出去一下,下午会晚点过来。”欧向宁看了眼腕上的手表说。

    “是,明白。”傅越知道Boss这意思就是他不用跟。

    “嗯。”欧向宁点了点头,转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凌悠然正坐在远离他办公桌的沙发上看手机,见他进来手里没了那份文件,立刻起身说:“是那分文件没错吧?”

    “嗯,没错。”欧向宁走到办公桌前把手里的药放进了抽屉。

    “哦,那我先……”

    凌悠然走字还没说出来,欧向宁道:“马上中午,跟我一起去个吃饭。”

    “呃……”凌悠然有些犹豫。

    “没有别人,只有我和你。”

    “哦,那好。”欧向宁都这样说了,她不答应就过分了,毕竟以他们两个现在的关系,一起吃饭是很正常的,不过之前欧向宁很忙,她要上课,两人基本吃饭的时候碰不到几回面。

    欧向宁取了外套,问凌悠然要了她来时开的Range Rover的车钥匙,两人很快开车到了A市最大的最高级的君悦国际,服务生非常有眼力的迎上来,带着两人去了平日预留给欧向宁的包间。

    点餐后,欧向宁道:“不问问我为什么不让你拿那份协议?”

    “协议上的人不是真正想把视频播散出去的人?”凌悠然试探着说。

    “嗯,很聪明。”欧向宁道,“那种协议并不是万无一失,稍微有点手段的人想要查到签协议的人是谁都不难,知道你我关系又想对你下手的人,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不会不防备我出手。”

    “那你说如果昨天交给傅越或许还有用……”凌悠然不解。

    “选择立场的机会并不总是很多。”欧向宁道。

    难道说林经理手里那份协议只是给他赢得了一个选择站队的机会?凌悠然吃惊地看着欧向宁。

    男人脸上的神色淡淡的,似乎是在谈论一个人在快餐厅点餐时选了A套餐还是B套餐一样。凌悠然却知道,林经理这一个选择上的失误,等着他们公司的将会是怎样的灾难。

    帝豪虽不是欧家的产业,但是欧家现任当家人的妻子、欧向宁的母亲娘家的产业,是个与欧家在商业圈平分秋色的豪门企业。原本,半年前帝豪的总裁和董事长先后出事和入院,帝豪一度有衰落之像,但在欧向宁接手这几个月里,早已一扫先前颓势,吸引了商业圈的所有目光,哪怕是此前接手的欧式风头无两的欧家二少都被他挡了锋芒。

    那么,她呢?凌悠然低下头,有些食之无味地拨弄着面前碟子里的菜肴。林经理只有一次选择机会,那么她呢?她在他面前有几次?想着此前的种种,她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已经不止一次踩踏了这男人的尊严,然而他竟没有一次不在包容她。

    凌悠然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即便是合作联姻,她也没有理由在对方如此对待自己的情况下,一而再再而三地去这样无视一个人付出和尊严。

    欧向宁默然看着她的小动作,他当然不会像傅越想的那样在感情这件事上一味的隐忍,可是有些事需要慢慢布局,他已经打了一个时间差,在顾光白回来之前让她和自己注册结婚,下面的事情如果逼得太紧反而对他不利。

    两人沉默着吃完饭,欧向宁去拿车,凌悠然在大厅里等他,不期然撞上了另外两道身影,凌悠然想走,然而对方不给她机会。

    “姐姐?是姐姐吗?”凌悠娴像是很开心在这里遇到她一般迎了上来,“姐姐自己一个人来这里吃饭?”

    说完不等她回答,凌悠娴又自顾回头招呼不远处的顾光白:“光白哥哥,是姐姐。我们叫姐姐一起去吃饭好吗?”

    顾光白自然早就看到了凌悠然,分别四载,并没有让他忘记凌悠然,反而这道身影越发深刻地镂刻在他心里。否则,他也不会在听到凌悠然嫁给了欧向宁、看见那个视频后,几次三番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今天澄清的视频出现,他矛盾又苦闷的心情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他不是完全不知内情的网民,视频放出来,他几乎马上猜到了那是欧向宁和凌悠然相亲的视频。

    想起那天凌悠然在电话里说的,他的感情毫不犹豫便要相信她,可理智又在叫嚣着,如果是真的,她为什么一直不接自己的电话?

    自凌悠娴口中得知她要去相亲,他几乎一边不停的给她打电话,一边马不停蹄地赶了回来,只要再多等他一天就够了,她为什么不接电话不等一下?

    何况,凌显一家当初是如何疼爱凌悠然他是亲眼见过的,甚至凌悠娴都要排在她后面,又怎么会做出她说的那些事情。

    这无法控制的的心情,简直逼得顾光白要疯了。他想见她,又害怕见她。他想要她解释为什么要这么做,又怕听到她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