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关于审美问题
作者:楼兰      更新:2018-02-14 12:03      字数:3160
    祁欢匆忙的换好鞋开门的时候,宫域伸手拽住了她。

    “诶?”祁欢回头,急着说道:“在不走就真的要扣工资了!”

    就剩十五分钟了,速度快一点应该可以赶到。

    “我和你一起走。”宫域拿起鞋柜上的车钥匙。

    祁欢以为宫域是要送她,摇了摇头:“不用了,这个时间市中心一定堵车,开车还不如地铁快呢。”

    宫域拉着祁欢出门,反手锁上门。

    直接坐升降梯到了地下车库,宫域打开车门把祁欢塞了进去,上车给祁欢系好安全带,启动车子,一边认真的倒车出了车库,对她说道:

    “不用着急,今天你不用上班。”

    祁欢着急的在座位上坐立不安,闻声奇怪的扭头。

    宫域勾了勾唇角:“我给你向老板请假了。”

    “请假?老板要扣工资的,不行,宫域你送我去店里吧。”祁欢手抓着安全带更加着急了,才上班几天就请假,到时候老板心情不好把她开了怎么办啊,祁月的药费全靠这月的工资了。

    宫域懒懒地说道,“放心,他不敢!”语气是十足的笃定。

    要是敢扣他老婆工资,楚凌云就别想混了,之前那小子揭穿他的帐还没算呢!

    祁欢并不知道她上班的地方恰好是在楚氏旗下的餐厅,宫域直接一个电话那边就直接总公司下命令安排好了。

    “对了,我不是给了你一张副卡吗?为什么没用?”宫域眉头皱了皱眉。

    他卡里的钱小家伙就算买下几栋大楼都绰绰有余,干嘛这么辛苦的去挣钱。

    祁欢伸出手抚平宫域的眉头,声音软软地解释到:

    “不是啦,我只是不想把应得到的钱白白丢掉。”随便丢钱可是很可耻的好吧。她心里默默补充道。

    “那就不要去上班了。”不上班不就不会白白丢掉了,宫域理所当然想到。

    还能天天陪着他,嗯,划算!

    “坚决不行!”祁欢声线一下子升高,见宫域看了过来,又重新软下去:“我不要别人说我傍大款,而且我说过要努力的。”

    宫域尊重祁欢的意见,不在这件事上多纠缠:“那今天就请假,你们老板说会按休息算的,不扣工资。”

    “真的吗?”祁欢眼里闪着金光,这样不就等于是多赚了一天的工资?

    “真的。”宫域肯定的说。然后从倒车镜里看见祁欢兴奋的在座位上又蹦又跳。

    小家伙一定又觉得占到便宜了。

    祁欢雀跃的美了半天,忽然想到什么,扭头不满的朝宫域嘟囔道:“那你为什么不早说,这样我就可以多睡会儿懒觉了。”

    她为了挣钱,已经和懒觉分别很多年了,好不容易能舒服一天的。

    前面路口红灯,宫域换挡停下来等待的片刻,嘴角噙起邪笑说道:“我以为昨晚加早晨那一次你吃饱了的,没想到 ”

    明显的意有所指,祁欢反应了两秒,之后脸蛋砰地烧的通红,抱住宫域的胳膊咬了上去。

    咬死你个随时随地耍流氓的臭男人!

    “嘶,乖,我开着车呢。”宫域拍着祁欢的小脑袋,像是在哄一条摇着小尾巴的小狗。

    祁欢不管,脑袋在他胳膊上晃悠,嘴上力道不轻不重,正好让宫域稍微感觉疼。

    宫域无奈的笑笑,看了眼红灯,还有10秒,捧起了祁欢的脸蛋在红润的唇上吻了一下。

    “好了不闹,带你去逛街。”边说放开祁欢,绿灯亮起来,继续踩下油门,车子缓缓加速前行。

    “哼,你才闹!”祁欢不满的坐正,心里却期待和宫域第一次逛街。

    不过,祁欢的期待很快就成为了她最忧桑的事情。

    A市最豪华的商业街,幢幢高楼鳞次栉比,各大国际名品林列其中,来往的客流往往是这个城市的一级消费群体。

    祁欢仰头看着眼前拔地而起的高楼,气势恢弘,整个商场座地上万平方米,是这里最大的商场,里面不论珠宝服饰,每个品牌的款式都是独一无二的设计。

    宫域拉着她直接步入商场,门口穿着黑色制服迎宾的女服务员弯腰唤了声:“宫先生您来了。”

    祁欢一看就知道宫域是这里的常客,心里更加肯定努力奋斗的决心,下午回去就去找个体面的有上升空间的工作!

    宫域并未注意祁欢的小心思,一路牵着她的手直奔Tuotin女装在A市的旗舰店。

    方一进门,一名女服务员微笑着迎了上来,恭敬的问道:“宫先生有什么需要的吗?”

    宫域示意祁欢去选,女服务员伸手示意:“小姐这边请。”

    “宫太太。”宫域淡淡地出口强调。

    女服务员微笑着点头,示意祁欢:“宫太太请。”带她去尺码最小的陈列区。

    陈列区里,一排排衣服各式各样,五颜六色却丝毫不显凌乱,整齐的陈列在那里,等待着适合的主人。

    祁欢放开宫域的手,欢脱的流连在每一件漂亮的不真实的衣服间,布料柔滑的触感滑过指尖,她伸手摸摸这件,在看看那件,无意间看了眼一条简单的白色连衣裙的吊牌。

    天呐,八万八!

    这都不是她几个月工资的问题了,完全上升到她几年的工资加生活费的问题。

    祁欢小心翼翼的把手中的裙子挂回原位,反身牵住宫域的手,仰头说道:

    “我们换一家。”她没好意思说太贵了。

    宫域想起第一次陪小家伙逛超市,她连外贸的零食都舍不得买,在想刚才看见吊牌的表情,心疼的揉了揉她柔软的长发。

    “放心挑,你老公的钱绝对可以把整栋大楼的东西全部打包,而且没有一点儿压力。”宫域贴在祁欢耳边小声说道。

    祁欢听了忧桑了,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宫域,小嘴瘪的彻底泄气了。

    差距已经够大了,宫土豪嫩能不能别在口出豪言继续刺激她贫小中农的小心灵了。

    照这水平,她就算是找个航空母舰加快奋斗速度,也赶不上宫土豪的赚钱水平啊。

    宫域紧了紧祁欢的手,对身后的服务员说道:“把这一整排的衣服取下来让她试试。”

    刚才小家伙在这排衣服停留的时间最长,说着又步到其他祁欢刚才经过的几排陈列跟前,挑出了几件一起递给服务员。

    “宫先生真细心,这些全是宫太太刚才看过的呢。”女服务员接过衣服一脸羡慕的说道。

    祁欢却是被那句宫太太羞红了脸,钻到宫域胳膊里不好意思露出脑袋了。

    宫域宠溺的带她到试衣间,“乖乖试了我看看。”

    祁欢点头,接过服务员递来的一件红色的长裙进了试衣间。

    半响,祁欢走出试衣间时候,宫域正在百无聊赖的翻着沙发上的时尚杂志,祁欢怯生生的唤了他一声:

    “宫域,好看吗?”

    宫域抬头,一道璀璨妖娆的身影撞入眼睑。

    这是怎样一种美呢,红色的抹胸长裙服帖的勾勒出眼前娇小却玲珑有致的曲线,胸前两条细带盘绕挽在白玉的颈项上,鲜艳的酒红色和嫩滑的白粉色肌肤形成名色对比,映衬着香滑的肩膀娇嫩待放,引人遐想。

    腰间两侧紧束,向下各自延伸两排闪亮的碎钻,在灯光的照射下,闪烁着耀眼的光。

    亮光之中,粉嫩的小人却并未被裙子的光芒遮挡,反而像是艳丽花丛中一抹清新的雏菊,幽幽花香,绝美绽放。

    祁欢平日的衣服大多是休闲T恤牛仔裤,要么是简单的白色连衣裙,宫域第一次见到祁欢穿到这么艳丽的礼服长裙,第一次见到她这么美艳不可方物的妖娆。

    这样的祁欢让他恨不能立刻回家将她珍藏,不愿让任何人觊觎她的美好。

    “不好看?”祁欢揪了揪落地的裙摆问道。

    “好看,”宫域认真的点头,祁欢本来稍显失落的心情瞬间高涨。

    宫域佯装认真的又一次仔细看了一遍,扶着下巴沉吟道:“衣服好看,你太胖!试下一件。”

    “宫!棱!风!”祁欢咬牙一字一句恨声道。

    夸她一句会掉智商呀,讨厌!

    祁欢连镜子都不想照一眼了,转身回到试衣间。

    她一定要试到一件能亮瞎眼的衣服,让宫域明白刚才绝对是他审美有问题!

    不过某女忘了,要是人家审美有问题,相中了她,那不显得她更有问题

    祁欢被宫域刺激到了,三下两下的换好另一件鹅黄色的蓬蓬裙,刚才她从服务员手里主动拿出的一件先试,刚一进店她就被模特身上的这件衣服吸引了。

    这次她很有信心,决定高傲的走出去惊艳一把,于是配合的换上了服务员准备的十公分高的细跟鞋。

    宫域感觉到试衣间的动静,目光灼灼的注视着门口,见门被推开,立刻换上毫不在意的眼神四处打看,却斜斜瞥向祁欢。

    祁欢优雅的走出试衣间,到宫域跟前原地转了个圈,“怎么样,这件还不错吧。”这次是肯定的语气,她刚才出来扫了眼镜子,这件裙子嫩嫩的,她觉得很适合她。

    宫域看着欣喜的在他跟前跳来跳去的小家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绕着祁欢前后品鉴,时不时的点一下头,祁欢的心情在他每一次点头里就开心一分。

    她的品位果然还是不错滴。

    宫域绕过一圈后重新落座沙发,双腿交叠陷进沙发里,剑眉上挑,冷冷地说了一个字:

    “换掉!”

    “宫域你故意的!”祁欢走上前一屁.股坐到沙发里,如是说道。

    明明她看起来还不错,宫域还让换掉,明显故意整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