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善者不来
作者:花小冉冉      更新:2015-11-06 09:51      字数:3044
    但是,有时候货比货得人,人比人丢人。

    和无颜脱俗惊艳的气质一比,她就好像鱼目一般泯然众人。

    连帝天南看着无颜也愣了愣,无颜今天为了见皇帝,也为了彰显自己真的一心专注于后宅里的事情,穿了比较华丽的衣服,但是,衣服也是很素净的,衬得她的小脸更加光彩照人,眉间那种寻常女子没有的睿智和英武之气,让在场的男人都移不开眼睛。

    帝染轩不悦地往无颜的身前挡了挡,都有些后悔了,早知道自己就不死乞白赖地要她换这件衣裳,还有无颜头上那支玉兰的白玉簪子,虽然是自己一眼就看中就买来配她的,却不该在今天戴着,应该在没有人的时候让她戴着只给自己一个人看。

    帝染轩示威一般地拉住无颜的手,仿佛是宣誓主权。

    越王看在眼底,心里很是疑惑,这和南儿听到的情况不符合啊。

    越王坐到上座以后,原本要直接发难的话反倒不好说了,正想从小两口的日常好好地探听下虚实,就听到皇后忽然道了一句:“帝染轩、无颜,你们可知罪?!”

    帝染轩立刻眼睛瞪了起来的,俊美的脸上充满了委屈:“皇后娘娘,我冤枉啊,我这几天都呆在房间里可哪里都没去,是不是刘御史那个死老头子又给我告黑状了?哼,看我饶不了他!!”

    无颜的嘴角抽了抽,往旁边让了让,好想说不认识这个人。

    此时,越王已经听不下去了,帝染轩还在那叨逼叨地哭诉自己最近老实本分,还有穷啊,不知道父皇什么时候能多给点钱,还有,侧妃也不听话,现在还不从娘家回来,害他一个人空虚寂寞冷。

    他一边说,无颜一边让,都快要和他分成楚河汉界了。

    “闭嘴,放肆!”越王听得头上青筋直跳,虽然是自己一手策划要养残这个孩子,但是,现在他恨不得宝藏都不要,一手掐死他就好。

    帝染轩被越王的呵斥吓了一跳,立刻闭嘴了,但是脸上的委屈简直要溢出来一般,半天才问:“我要母妃,我母妃怎么不来看我?”

    越王想了想,是要让慕容贵妃和阿娇出面才更好对峙,于是就道:“去请贵妃来。”

    于是就有人去宫里接贵妃过来。

    帝染轩心里狐疑,这些老狐狸忽然齐聚他家不知道所为何事呢?不过,肯定不会是什么谋反叛逆的事情,不然,就不是叫女眷而是叫刑部的人了。

    所以,帝染轩根本不怕,看到无颜站那么远,还有那面无表情的脸上不知道怎么的,就被他看出几分嫌弃的表情,帝染轩又不爽了,走过去一把抓住无颜的手吓唬她:“你还躲,今天看着阵势,父皇就是因为你还不从了我才过来问罪的,你乖一点好不好。”

    无颜闻言,她再淡漠也被帝染轩的话给说得有些羞恼,不由得冷冷地瞪了帝染轩一眼,帝染轩瞬间就感到一股杀人般的锐利寒气直刺心脏,心里觉得这样凶的无颜其实也挺可爱的,哎,自己是不是真喜欢上了她了啊?

    不过不可能的,这么个男人婆,自己要喜欢也是兄弟一般的情谊,无关爱情。

    不过,逗她倒是挺好玩儿的。

    想到这里,帝染轩情不自禁抓无颜的手抓得更紧了,还捏了捏,低声道:“这么软的手,你怎么用来杀人的?”

    无颜狠狠掐了他一下,帝染轩疼得脸色一下铁青,又忽然感觉一块柔软的东西在疼痛的地方抹了一下,然后那东西被塞到他手里,这都是两个人在袖子里你来我往的,旁边的人根本看不出来他们在做什么,反而觉得这两个人无端的暧昧。

    越王狐疑地看向帝天南,帝天南看着无颜和帝染轩貌似“恩爱”的样子,无端觉得刺眼,但是,阿娇的情报不会有错,这两个人就算真的开始有点感情了,肯定也没有到圆房那一步,只要让父皇怀疑无颜有野心,说不定就会将无颜拘禁起来,到时候,看他们怎么恩爱!!

    想到这里,帝天南用力点点头,意思是他的情报不会有错。

    越王想了想,很狡猾地道:“今天朕还有事,你们两个的事情也不适合朕插手,皇后,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吧。”

    说完,越王就站起来准备离开。

    帝染轩握着无颜递给他的东西,心里有了八成底,看来这些人今天来,就是想这方面下手对付他啊。

    他恭恭敬敬地将自己的父皇送到门口,还不忘记再哭一遍穷,越王被他烦死了,甩袖就离开,但是,越王身边的侍卫却留了一半呆在王府里没有走。

    帝染轩转身的时候,在没人看到的地方,眸子里沉淀了从未有过的慎重,这次,越王竟然不是玩笑的,无颜是不是早有察觉,所以才刚刚狠狠掐了他一下,再将那柔软的东西塞给他的?

    其实并没有,无颜刚刚就是恨他太烦所以掐了他一下,只是在一掐一痛之间,两个人心有灵犀地同时想到了此行越王的目的。

    帝染轩回到王府内,就让人给所有人上茶,结果,茶都是烂茶,又苦又涩。

    几个人都同时喝吐了,皇后修养很好也难免一脸怒容,帝天南心里幸灾乐祸,哼,敢拿这种茶来待客,也不嫌弃丢人。

    王如佳更是满脸嘲讽加鄙视:“我记得前不久王妃还和我在珍宝阁里抢一对千金难买的琉璃兔呢,怎么今天就连个待客的好茶都拿不出来,是不是对皇后娘娘不敬,故意拿这种烂茶来羞辱娘娘?!”

    皇后闻言,凤眸里更是怒气难遏制,冷冷地看着帝染轩和无颜道:“本宫想听听你们的解释。”

    帝染轩瞬间冤枉得跳了起来:“这怎么能是烂茶呢?这可是本王爷从一个得道高人那里买来的极品仙茶!!贵的要命呢,皇后娘娘不信,可派人去金山寺里查问,那里的主持金山亲自卖给我的,寻常人还买不到。”

    他此言一出,皇后的脸色就有些僵硬,旁边的王如佳也不做声了,帝天南只能在心里骂娘,麻痹的,这金山住持不是皇后娘家用的人吗?听说卖仙茶这一项,就给皇后娘家赚了不少钱,这钱皇后也有分红的,这傻子,被骗得也太寸了点。

    “怎么?难道我被骗了?”帝染轩俊美无俦的脸上露出暴躁的神情,“娘的,我找他去!!”

    “胡闹,金山主持是得道高僧,岂容你这么胡来。”皇后一拍桌子呵斥道。

    帝染轩闻言,脚步一顿,开心了起来,黑眸里一阵明亮:“我就说嘛,这肯定是好茶,我还准备过阵子进献给父皇呢,希望父皇能够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无颜含着茶水拼命忍着,这句话不是她给凌绝讲武侠故事时候用的吗?那可不是什么好话,噗嗤,好像笑,这家伙到底真傻还是假傻,不对,傻是肯定不傻的,不但不傻还挺聪明。

    想起珍宝阁主的那席话,暮无颜认真看向帝染轩,这个人果然不简单。

    只是上次,杀死三大高手的人是他么?若真是他的话,他不仅仅是不简单而已,而是可怕得厉害了。

    想到这里,无颜微微垂眸,眼底闪过一丝惊疑。

    此时,皇后已经快被帝染轩给逼疯了,这傻子如果真将假茶送给越王,挨骂不要紧,但是,若是让越王知道这个金山主持的事情,追查到她的娘家,那就惨了。

    原本越王就最恨朝臣弄权贪财,再加上太子身份敏感,要是在这个时候牵扯到太子身上……

    原本对于帝染轩不屑一顾的皇后,此时却惊出了一身冷汗。

    良久,皇后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染轩啊,本宫开始觉得这茶实在是烂得不知道所谓,但是细细品来却是甘醇种带着丝丝仙气,简直是人间极品,金山主持果然名不虚传。”

    无颜很是无言地看着自己的茶杯,这明明是草好么?就是凌绝喜欢的一种草,晒干了泡茶喝,会先苦后甘,根本不是那个金山寺秃驴的仙茶,那个茶买回来估计帝染轩自己都不记得扔到哪里去了。

    现在这种干草,因为凌绝喜欢喝,所以她和帝染轩有时候也会陪着他喝点,很幼稚,但是就是很想宠着那孩子。

    宠溺着那孩子的帝染轩也顺眼了许多。

    想到这里,她看着帝染轩若有所思,好像,她都没有什么用武之地了呢,只要静静地看着这个人就好。

    帝染轩也没有让她失望,听到皇后夸这是仙茶,于是,他就露出一个让人神魂颠倒的笑容,只是说出来的话能噎死你:“果然是仙茶,三弟也觉得是仙茶?”

    得到帝天南勉强的点头后,帝染轩高兴地一拍手:“一会儿我就给父皇送点去,嘿嘿,说不定,父皇就能给我多点金子,让我将那只被人夺舍的鹦鹉买回来。”

    被人夺舍的鹦鹉又是个什么鬼?

    在场的人都快被他逼疯了,这人一会儿聪明一会儿傻的,真急人。

    皇后的冷汗都下来了,不能让他将茶进献给皇帝,一定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