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以身相许
作者:王爷么么哒      更新:2015-10-21 11:48      字数:3022
    她掀开被子,从被窝里面钻出来,景沐暃瞧着只着一身中衣的锦绣,脸上带着一些可疑的绯色。

    “你……你要干什么?”他曾经领兵打仗,征战沙场,可从未有过这等结巴的时候。不禁又多瞧了云锦绣一些时候。

    云锦绣瞪了他一眼:“你想将我的侍女都引进来吗?到时候你即便不想娶我,也得负责了。”

    “我……”没有不想娶你的意思。

    只是这后面的话虽然没有说出口,但却也让他自己吃了一惊。这猛然跳出来的想法,才是他内心最为真实的想法。

    他抬起头,看着月光下半面极端的面容,心头忽然觉得有些发烫。

    对这个他有过感激、有过心动、想过利用的女子,他内心里实际上是想要娶她的!

    云锦绣可不知道景沐暃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她起身披了一件外裳,又轻手轻脚的拿了自己的医药箱,“过来啊,不是让我给你瞧伤的吗?”

    景沐暃来的时候,那话说的倒是理直气壮,可是这会儿却还是尝到了一些囧然羞恰的滋味。原本只是因为担心她,心里还有一些自己都不曾琢磨明白的想念,这才在冲动之下,翻墙过来,原本就是想要逗一逗她的。

    可是看现在的情景,似乎这个被逗弄的人成了自己?

    景沐暃慢慢的靠近她,云锦绣指着一旁的凳子说道:“坐下。”

    景沐暃说道:“算了,你现在还生着病呢,好好休息才行。我这伤可不碍事,下次等你病好了我再来。”

    云锦绣似笑非笑的盯着他,将医药箱盖上,用颇有一些事不关己的语气说道:“也好,总之这伤的也不是我,你若是耽搁了治疗,往后顶多就是手不能提,肩不能扛什么的。也没多大事。反正你是王爷,一些粗活重活总是有人抢着帮你做的。多谢王爷体谅,那小女子就先休息去了。王爷请便。”

    手不能提?

    肩不能扛?

    那还是个男人吗?

    再看着云锦绣面上带着微微取笑似的意味,景沐暃脸由红转黑,将受伤的那只胳膊衣袖往上一撸,紧接着还用破罐子破摔的语气说道:“那也好,若真的胳膊废了,只能你负责呢。毕竟救命之恩呢。”

    云锦绣眼睛一瞪:“说好的各救一次两不相欠,你还想让我以身相许不成?”

    景沐暃笑眯眯的看着她。

    这笑容怎么看,都像是一只偷腥的狐狸!

    她可没心情再同他斗嘴,眼神看向他的胳膊。已经用纱布包扎起来,看样子是经过一些处理的。不过那大夫似乎不怎么擅长这一类的伤病,处理的并不如何精细。

    “这是我自己回去之后重新包扎的,还不错吧?”

    云锦绣看向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这人也太不将自己的身体当回事了吧?已经叮嘱过他,这伤可不能耽搁,也不能不将它放在心里,竟然还是这般不当一回事儿!

    她冷着脸说道:“若是这手臂废了,那也是你活该!”

    虽然上面已经上了药,不过因为上药之前的处理并不干净,现在伤口处瞧着已经有些红肿,甚至都已经出脓。

    她的医药箱里还有一把外祖所送的匕首,她拿出来一边放在火上烤着,一边说道:“你要忍着一些,没有麻沸散,可能会有一些疼。”

    “没事,你尽管弄吧。”

    在军中的时候,他也时常受一些皮外伤。这些伤,瞧着并不致命,但是若是不经过处理,轻则残废重则丧命。

    而对于这些外伤,并没有什么好的处理方式,军医们一般都是用匕首将腐肉剜去。

    是以这些事情对于景沐暃来说,当真算不得什么大事儿。

    匕首已经烧得发红,“忍着些。”

    说完,便小心翼翼的开始剔除那些出脓部分的腐肉,小心的不碰到其他地方。

    景沐暃看着她全神贯注小心翼翼的样子,不知道为何,心里竟是涌出一股巨大的暖流。仿佛要将他整个身心都席卷过去。

    他看着她的眼神,也在他不知道的时候,越发的温柔起来。

    将出脓的地方剜去,接着便是检查筋骨。因为用力猛烈,所以筋骨撕裂的很厉害,云锦绣非常不放心的在他胳膊上的几个穴位处捏了捏,“有感觉吗?”

    景沐暃点点头:“嗯。不用太过担心,我是习武之人,恢复能力本就十分好的。”

    “那就好,筋骨虽然又拉伤,但是还不是十分危险。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内,切记不可用武,这只胳膊也不能用力。若是要做复原恢复,一个月之后再给我看一次,我说可以那才行。”

    景沐暃脸上带着笑意:“行,都听你的。”

    他这话说的太过天经地义,云锦绣脸上染上飞霞。原本自己还不曾觉得有什么,不过一听他这般说,总觉得自己刚刚的叮嘱,有些像是妻子在叮嘱丈夫的意思呢。

    她狠狠的摇头,将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出去,在医药箱中找出一个红色瓷瓶,帮他上完药之后,又用干净的纱布帮他重新包扎起来,“好了,上次给你的药都是一些普通的伤药。你将这个带回去,你的伤势比较严重,得用这个。每天都要换药,七日之后,再用我给你的普通的伤药就可以了。”

    “好。”

    云锦绣看着他完全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不禁皱眉说道:“伤也治了,你还不走?”

    “我得确认没有什么其他的伤势才能走啊,必须再等半个时辰!”

    “你……你擅闯我的闺房,已经损了我的名声。现在你的要求我都做了,为何还不走?”

    她气的眼睛都有些发红,死死的盯着他!

    景沐暃看着云锦绣这个样子,也知道她这是气的狠了,心下一揪,说道:“你……你别生气啊,我走还不行吗?”

    他一向都是个杀伐果断的人,却偏偏对于这个女子毫无办法。他苦笑着摇头,“你现在还有病在身,回去休息便是,我保证立刻就走。”

    这事儿,本也是自己理亏在前。

    看着景沐暃翻身出去,锦绣才放下心来,一下子摊坐下来。

    原本重生回来,她就是想要让那一对贱人不得好死!景王这个人,她上辈子也听说过。原本是被皇上收回了军权,整个一个闲散王爷,稍微有些底蕴的人家,根本看不上。

    但是后来,他却成为了人生赢家。

    在她还是皇后的时候,也曾听说过这个人。后来的皇晟樊虽然登上了皇位,却也对后来手握重权的景王毫无办法。

    上辈子跟她没有什么交集的人,这辈子却已经有了这么深的牵绊,也不知道这是好是坏。

    躺在床上,她怎么也睡不着,只看上头顶的帐幔发呆,上辈子的一幕幕在脑子里划过。今日那些人要害娘亲不成,想来定然还会再次找机会下手。

    景沐暃趁着夜色回去之后,在自己院子门口看到青锋面色有些不对,“怎么了?”

    青锋说道:“老王妃来了,就在您正屋里头。那什么,王爷,您保重。”

    想到老王妃过来的时候,那杀气重重的脸,让他这个在战场上待过的人都打从心底里发寒。

    景沐暃点头,心情有些沉重的朝着正屋走去。

    “暃儿回来了?”

    “母亲。”

    沫沁柔就站在老王妃的身边,看着景沐暃的有些别扭的样子,她面色闪过恰到好处的担心:“王爷……您……您这是受伤了?”

    老王妃听罢心头一紧,立刻站起来急急的朝着景沐暃走过去:“怎么了?怎么受伤了?哪儿受伤了。”

    “母亲,不过是小伤,没有大碍。”

    “怎么会受伤的?是不是狗皇帝又派人刺杀你了?”

    景沐暃说道:“不是,不过是遇到了一些意外。”

    眼看着老王妃要将今儿个晚上景沐暃不在王府的事儿给撇过去,沫沁柔赶紧说道:“王爷没有大碍便好。不过,王爷这么晚才回来,可是让姑姑好一阵担心呢。往后您外出,还是告诉姑姑一个准确的地方才是呢。”

    经过沫沁柔这么一提醒,老王妃这才想起自己来这儿是为了何事,说道:“这么大晚上的你究竟去了什么地方?看青锋支支吾吾的样子,难不成你当真有了喜欢的女子?”

    景沐暃皱眉:“母亲!”

    “你别忘了自己肩上背负的使命!情情爱爱这些东西,你并不需要,也不能要,明白了吗?这些东西,都是能够消磨你的斗志和勇气的东西!我的儿子,不允许有软肋在身!不是母亲要逼你,而是当你踏上这一条路的时候,就注定会孤独!”

    老王妃深深地看了景沐暃一眼,儿子这个样子,她这个当娘的又何尝不感到心疼?

    只是,即便是心再痛,既然踏上这样一条路,有些东西就注定要被舍弃!

    “儿子知道。”

    他微微眯起的眸子,闪过一抹坚定。

    今晚是他没有控制住自己,贪恋那一抹悸动。然而,自己这个注定要从地狱往上爬的人,的确不该将她她拖入地狱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