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你怎么来了?
作者:夏之寒      更新:2015-12-23 10:54      字数:2029
    水一心被送往军总医院治疗,而冷烈风继续赈灾。

    暴雨好像是放过了这满目疮痍的大地,天空渐渐放晴。

    云氏集团的总裁办公室中气压却一如既往的低沉,云皓寒站在窗边,双目深沉的看着下面的行人,薄如刀片的唇抿出一条压抑般的痕迹。

    他的身子紧绷着,那握着照片的手青筋突起。

    “咚咚咚……”富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

    云皓寒胸口微微起伏,深沉的双目慢慢的回归平淡,紧绷的身子也放松开来,沉声开口:“进来。”

    话音落下,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秘书双手放在小腹之上,脸色有些奇怪:“总裁,袁小姐要见您。”秘书也难做,因为总裁早上来的时候就说过,不见任何人,只是她不知道,这袁小姐算不算任何人。

    云皓寒眉头紧蹙,挥手让秘书出去,却在秘书回头的时候突然开口问道:“这些年,水一心有没有来过?”

    秘书在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愣了一下,对水一心她是有印象的,以前总裁会带她来公司,所以很快就找到了关于水一心的记忆,开口报告:“没有,三年前总裁说不见水小姐之后她好像从来没有来过。”

    从来没有来过,云皓寒心中涌现出一种他说不出的感觉,酸涩,苦涩全部都有,“好,我知道了,让袁小姐进来吧。”

    袁如云踩着自己十公分高的高跟鞋高傲的进来,走到门口的时候给了秘书一个愤恨的眼神,自己每次来这女人都要公事公办的要预约,等到她成了这里的女主人,她一定会把这女人给开除的。

    秘书好像没有看到袁如云狠厉的眼神,对着云皓寒微微点头之后转身离开了这里。

    “皓寒你看看你的秘书,难道我每次来这里都要通报你吗?”袁如云过去一手挽着云皓寒的手臂之上,嘟着自己的红唇开口抱怨。

    云皓寒听着她的声音,不自觉的拿她和水一心做了对比,水一心好像从来不会抱怨,而今天他才发现,袁如云好像一直都在抱怨他身边的每个人。

    “海诺是我秘书,她只是公事公办。”云皓寒开口说着,低头看着她:“怎么突然过来了?”

    “人家想你了嘛,中午一起吃饭。”袁如云以前还会在医院混日子,现在没有工作,她自然是没事做。

    云皓寒点头:“你先坐会儿,我还有工作,做完就走。”不管怎么说,这是自己爱了几年的女人,云皓寒还是宠溺的。

    “好。”袁如云点头,松手看着他去工作,脸上带着得逞的笑容,今天他应该收到照片了,那么他和水一心离婚就快了。

    云皓寒人还未坐下就接到了一个电话,来不及等那边说完人就走了出去,袁如云急忙跟了出去。

    一直到了楼下袁如云才将人追上,拉着他的手臂急忙开口:“皓寒,怎么了?”

    “心心受伤了,我过去看看。”云皓寒说着,打开车门,只是还没上去车门就被袁如云拦住了,他皱眉不悦:“如云,你做什么?”

    “她受伤你这么着急做什么?”袁如云咬牙开口,看着他急匆匆下来的样子,却是为了水一心,袁如云心里的火气怎么都压抑不住。尤其是听到云皓寒叫的那一声心心,直接将她所有的理智都击破了。

    云皓寒眉头皱的更加厉害,好像从来都不认识这样的袁如云,沉声开口:“她受伤了,我必须过去看看。”

    “她受伤了你就要过去吗?你不要忘记,我们是因为她才不能在一起的。”袁如云眼眶一红,眼泪立刻就掉了下来。

    以前云皓寒在袁如云哭的时候会立刻把人搂在怀里安抚,但是这次,他只是皱眉,一手放在她手臂之上将人慢慢推开:“我回来在和你解释,心心一个人在那边我不放心。”他说着,推开袁如云上车离开。

    袁如云回头看着开出去的车子,眼泪立刻收住,尚且带着泪意的双目之中出现了无尽的恨意,水一心,姐姐居然没有除掉她!既然姐姐没除掉,那就只能自己出手了。

    “水一心,不要怪我心狠手辣,是你自己一直在奢望不属于你的东西。”她说完,踩着自己的高跟鞋傲慢的转身。

    军总医院大厅人来人往,他们这些天接收了不少的伤员,水一心并不算是伤势严重的,但是由于是冷烈风亲自交代的,医院还是将水一心安排在了高干病房。

    水一心的主治医生是位老军医,很奇怪的是,水一心伤到的是骨头,却给她安排了一位心胸外科的医生。

    难道是因为骨科医生不够用了?水一心自娱自乐的想着,其实自己也可以给自己看病的,她基本都是外伤,只是腿估计要养几个月了。

    老军医给她看完腿,乐呵呵的开口:“小姑娘很勇敢,听说这次是立了大功的。”

    水一心腼腆一笑,不说话。

    “行了,也别腼腆了,你家冷四把你交给我,以后还有机会相处,先好好歇着吧。”老军医说完,笑的深意十足,转身带着自己的人离开。

    水一心愣了,四爷把自己交给这个老军医?为什么?

    水一心还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病房的门再次被打开,以为是医生的她,抬头看到进来的人,整个人都有片刻的怔忪。

    云皓寒也在看着她,只是看到她被架起的腿,还有她脸上的划伤,眉头紧紧皱着。

    两人相对无言,时间好像在他们交汇的视线中静止了下来,雨滴滴落的声音从窗口传来,敲打在心上。

    云皓寒抬步进来水一心才回过神来,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低头玩弄着自己的手指:“你怎么来了?”

    云皓寒走到床边,眉头紧紧皱起,“怎么伤的?”

    水一心抬头不解的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又生气了,还未说什么,独角戏的铃声再次传了出来,她伸手去拿,却被站在床边的云皓寒拿了过去。

    云皓寒看着上面的四爷,手指收紧,却没有把手机递给水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