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各怀心思
作者:果白      更新:2018-03-13 15:37      字数:1426
    秦墨抱着苏祁,大步走向相府正门。

    “王爷……”小厮上前一步,却摄于秦墨周身冷冽的气势,又退了回来。

    “难道本王也要走侧门?”秦墨冷冷的丢下一句话,抱着苏祁踏入了相府。

    “小的不敢。”

    入了王府,秦墨并未去主院,而是直接往苏祁的秋水苑走去。

    苏祁被迫的抓着秦墨胸前的衣裳,脸色有些难看。

    “王爷显摆够了吗?显摆够了就把我放下,回去吧。”苏祁的话十分冷静,面上也没有对秦墨露出半点感激之情。

    而且,显摆?

    跟在秦墨身后的隐卫嘴角微抽,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主子怀中的女人。

    苏家三小姐神智是正常的?而且,主子为她出了头,她竟然说是主子在显摆?

    秦墨像是没听到她的话似的,一路抱着苏祁往府内走去。而府中原本在做活的下人,在看到这一幕时纷纷惊掉了下巴。

    这一路走过来,苏祁自然是将所有人的表情都收入了眼中,心中哀叹一声,抬头看着男人刀削般凌厉的脸廓,一时气不过,一口咬在了男人的胸口上。

    男人身子微僵,低头睨了苏祁一眼,非但没有把她放下,双臂反倒是更加收紧了一些。

    “小姐!”

    刚进了秋水苑,阿衣便迎了上来,在看到秦墨时,脚步却一顿。

    苏祁挣扎着从秦墨身上跳下来,眼神微冷的望着秦墨,吐字清晰的决然道:“王爷,您的关心我实在消受不起,烦请王爷以后还是不要屈尊降贵来秋水苑了。”

    此言一出,阿衣和秦墨身后的侍卫都惊呆了。

    阿衣紧张的咽了咽口水,这是安北王啊!是小姐未来的夫婿,小姐怎的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样子?

    秦墨身后的侍卫也咽了咽口水,他跟在王爷身边这么多年,可从未见过王爷对那个女子多看过一眼,可今日不禁多看了苏家这三小姐,还当众抱了这未来的安北王妃,可是,这位王妃似乎不大领情?

    “你是本王的王妃,屈尊降贵是哪里的道理?”秦墨神色很淡,语气却十分坚定。

    “你不要逼我!”

    “本王尚有要事在身,无痕,你留在此保护三小姐,本王晚些再来看你。”秦墨说完,一个眨眼不见了人影,留下原本跟在他身后的隐卫在院子里愣愣的望着苏祁和阿衣。

    这……未来的王妃似乎不太高兴?他要不要说点什么?

    正当无痕纠结的时候,苏祁已经愤愤然的转身,用力的关上了屋门。

    如今在这相府之中,苏青母女恨她入骨,苏蔓母女也不是个好惹的主,今天秦墨这样高调的抱着她入了相府,这话传到她们耳中,怕是少不得要来找一顿麻烦!

    秦墨这哪是帮她?分明就是给她没事找事!

    还不准她用催眠术,之前在船上怎么不阻止了?他胆敢说他没有一点旁的心思?

    可偏偏胳膊拧不过大腿,她再怎么抗拒秦墨,终究还是赶不走这尊煞神!

    皇宫内。

    皇帝激动地站起身,一双锐利的双眸紧紧地落在下首的秦琛和秦风身上。

    “你们说得可是真的?摄魂术真的出现在了京城?!”

    “是,儿臣所言,句句属实!”秦琛断言,一字一句说得非常肯定。

    “那依你们所见,此事该如何是好?”皇帝若有所思的坐下来,眸光飘向远处,似乎是想起了前尘往事。

    “依儿臣所见,此事不宜声张,该秘密调查才好。”秦风看了秦琛一眼,微微低头,恭敬的道。

    皇帝点了点头,目光落在秦风的身上,“风儿所言有理。”

    若贸然将此事传扬了出去,怕是南靖国要步了北凉的后尘!北凉当时能幸存下来,得益于那施术之人主动离开,可他们却完全不知那施术之人究竟是谁。

    施术之人若在南靖,于他们南靖是福是祸尚不可知,因此,找出此人迫在眉睫!

    “父皇,儿臣愿为父皇分忧,尽全力找出施术之人!”

    秦风说完,皇帝下意识的看向秦琛,却听他也道:“父皇,儿臣中过那摄魂术,怕是不宜再担此重任,若出了差错,儿臣一死难辞其咎。”

    皇帝犹豫片刻,最终还是点了头,“好,此事便由风儿负责,切记,万不能声张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