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真是一场好戏
作者:初心未改      更新:2019-11-19 09:47      字数:3009
    骆初七任由那个黑衣人和骆将军说话,她抱着衣服站在一边,静静的看着骆将军脸上的表情,心里的恨意翻天覆地。

    她的父亲是这么的好,在知道上官婉婉是他的女儿之后,丝毫迟疑都没有就认下她了,虽然两人有隔阂,但他却是想尽办法的想要补偿上官婉婉。

    但是,上官婉婉呢?她却费尽心机害死了父亲。

    垂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握住,骆初七一口银牙差点咬碎,每次看到父亲疼惜上官婉婉,她的恨意都会忍不住翻出来,驱使她想撕碎了上官婉婉。

    她不配!

    上一世害死了父亲,这一世不让她血债血偿,她骆初七就白活了这一世。

    深吸一口气平复了心里的恨意,骆初七再抬起眼眸的时候,一张脸已经换上焦急,“父亲不要着急,我刚才已经问过了,太子殿下留的有两个人,其中一个已经去追那贼人了。”

    不管她心里是怎么想的,在表面,她必须要作出一副亲近上官婉婉的样子,只是为了让她的父亲放心。

    话音落地,黑衣人垂头走到了骆初七身边,“将军请派人跟我来。”

    “我也去!”

    “我也要去!”

    骆初七和骆将军异口同声说道。

    骆将军愣了愣,看到骆初七脸上的焦急神色,心里不由就是一软,“你也受了惊吓,这事你就别管了,爹爹自己一个人去就行了,太晚了,你早些休息,让厨房给你炖写安神汤喝。”

    亲自安排好的一场戏,骆初七怎么可能不去看呢,她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到上官婉婉和慕沉远的表情了,一个表现的对自己情深,一个和自己上演姐妹情。

    她倒是看看,那层丑陋的面具揭开之后,他们两人还要作出什么样子来。

    骆初七执意要跟着去,只推说自己受了惊吓睡不着,心里太担心不如跟着一起去,骆将军也没办法,想着这样也好让姐妹两个关系更好点,想了想也就作罢了,一行人从骆府出发,朝南北河去了。

    待黑衣人站在河边指着一条船说上官婉婉就在上边的时候,骆将军一张脸已经黑成了煤球,愧疚更是让他整个人都萎靡了起来。

    “初七,待会儿如果……”

    骆初七不等他说完,上前挽住了他的胳膊,“父亲,您别着急,咱们速度这么快,姐姐她不会有事的。”说着指挥人去叫了船过来,载着冲着慕沉远的大船过去了。

    船上上官婉婉和慕沉远正郎情妾意滚成一团,专注的丝毫没有听到外间的声音,她俩都没有想到会有人过来,船上的人早就被支到船舱里去了。

    骆将军在进来之前已经做好了和歹徒贼子搏斗的准备,拔了刀就进来了,骆初七脚步缓缓跟在后边。

    一行人蹑手蹑脚进了最上层的船舱,还没靠近就听到了里边的靡音,上官婉婉妖媚的娇吟声音由远及近,骆将军脑门青筋直跳,直接冲了进去。

    船舱里没有想象中的凌乱,也根本没有绑架的情形。

    一男一女对坐在地上,男人身上衣服已经不见,只堪堪一件绛紫色大衣挂着,女人则骑坐在男人的怀里,两人在干什么傻子都看得出来。

    上官婉婉只穿着一件嫣红色的肚兜,肚兜上绣着一对并蒂莲,从胸口直到衣角,披散着黑发衬着皮肤白的跟瓷玉一样,她的样子说不出的妖娆,看得那些进来的下人下腹不由一紧,咯噔咯噔都咽起了唾沫。

    骆初七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而后惊叫了一声,捂住眼睛蹲到了地上,一副不敢看的样子,翠荷在她身后也尖叫了一声。

    “你!”骆将军只觉头晕目眩,指着上官婉婉和慕沉远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一张脸憋的通红,眼睛瞪的赤红。

    上官婉婉尖叫一声扑进慕沉远怀里,好在慕沉远衣服就在旁边,一抓就连着上官婉婉一起盖住了,“放肆!都给本王滚出去!”

    他是王爷,发起火来谁不害怕,骆将军和骆初七不怕,那些小厮可怕的很,在骆初七的示意下纷纷退了出去。

    一时之间,屋子里只剩下骆初七和骆将军在了。

    “你给我把衣服穿好!”骆将军气的胸膛剧烈起伏,如果不是因为她才刚认了父,骆将军早就打上去了,骆初七垂着脑袋起身,劝着骆将军走到门口背着身,给了他俩穿衣服的机会。

    悉悉索索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骆初七心里说不出的畅快。

    片刻之后,四人对坐到了一张桌子上,慕沉远脸上神色有些冷硬,“骆将军,我和婉婉……”

    骆将军抿着嘴抬起手,拦住了慕沉远接下来要说的话,“王爷,别的话下官不想听,只问王爷一句,你打算什么时候娶婉婉。”

    上官婉婉似乎没有想到骆将军第一句话会说这个,她抬起眼睛惊讶的看了一眼骆将军,而后又把视线放到了骆初七的身上,眉心微微一动,想说什么,却没敢说。

    骆初七心里觉得畅快,脸上却作出痛心的样子,“远哥哥,我一直以为你对我是真心的,你为了我都穿过女装了,你是什么时候……和我姐姐在一起的?”

    说着,她看向了上官婉婉,脸上表情缓和了很多,眼睛里似乎还带着安抚,“姐姐放心,父亲会给你做主的。”说完看向骆将军,“是把父亲?”

    骆将军沉着脸点了点头。

    慕沉远可不是什么傻子,怎么会不知道这件事多半是被算计了,很有可能上官婉婉也是将计就计,要不然她怎么好好的今晚在这里见面?但他苦于没有证据,只能打碎了牙活着血水往肚子里咽了。

    “骆将军,本王是王爷,婚娶的事自己做不得主,还要父皇恩准才行。”

    这意思就是,现在不娶了。

    上官婉婉显然是被冲击到了,不可置信的看向慕沉远,“王爷!”

    慕沉远没有看她,而是把眼神放到了骆初七的身上,“这件事是怎么回事,我想有人心里很明白,本王最讨厌的事就是,有人自作聪明,给本王下套子!”

    话音落地,骆将军一掌拍到了桌子上,震的桌上茶盏跳了几跳。

    “王爷这话是什么意思,莫不是在暗示下官,这件事是我骆家对你下的套?我骆某虽然不是什么英雄好汉,但这种下三滥的事却也做不出来,王爷既怀疑是下官下套,不如咱们现在就进宫,求皇上圣裁!”

    骆将军脾气向来直来直去,怎么可能会任由别人诬陷自己。

    上官婉婉已经垂下脸去了,好像这件事跟她没有关系似得,但骆初七知道,她就是一条毒蛇,不咬死誓不罢休,如果现在不说话,一定是在盘算什么。

    边上慕沉远和骆将军说些什么,骆初七已经没有心思去听了,她只是一门心思关注着上官婉婉。

    就在骆将军伸手准备抓慕沉远的衣领的时候,上官婉婉像一个猫一样从地上一跃而起,眼角还带着泪,一脸屈辱的样子冲了出去,一副要寻死的样子。

    骆初七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下边是要跳河了吧?但是她跳河是要做什么,逼慕沉远娶她吗,她应该不至于这么傻吧,逼了慕沉远,不是让他讨厌她吗。

    骆将军大吃一惊,跟着冲了出去,骆初七慢悠悠站了起来,转头看向慕沉远,“远哥哥,你真是……”说着,泫然欲泣的样子也跟着出去了,只有翠荷看到转身过后骆初七脸上揶揄的笑。

    “婉婉,有话好好说,你别做傻事,爹会给你做主的!”骆将军焦急的站在那里,想靠近却又怕逼着上官婉婉跳河。

    上官婉婉凄楚一笑,脸上的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落,“父亲,您别说了,是我做错了,丢了您的脸,我也没什么脸活着了,索性就下去找我娘好了。”

    这个时候,慕沉远也从船舱里边出来了。

    他背着手站在那里,一身绛紫色的袍服,尊贵的像是天上的天神,只是他一双眼眸里却满满都是冷意,直直看着作势跳河的上官婉婉身上。

    “父亲,一切都怪我,我喜欢上了王爷,他是我的恩人,帮了我那么多,我爱上他,我却没有什么可以报答他的……”上官婉婉捧住了自己的心口,作出伤心欲绝的样子,“我甘愿就这么跟着王爷,我只是爱他这个人,我不想做王妃,那个位置太高了,我不配,我是私生女,他是王爷啊!爹,你不要逼王爷了!”

    说着,她又朝后退了一步,“我娘曾经告诉过我,她就是因为自知配不上您,她甘愿自己一个人守着和您生的孩子,我和我娘是一样的,我甘愿的,我不需要什么名分,我只是爱王爷这个人,和其他无关。”

    这一番话说的,骆初七都恨不得给她鼓掌了,真是一出好戏啊,上官婉婉无疑是最好的戏子。

    明明是她和慕沉远苟合,她却生生把自己说成了一个为爱痴狂的伟大女人,还视王妃的名号为粪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