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骑虎难下
作者:初心未改      更新:2019-11-19 09:47      字数:3027
    上一世已经尝过了上官婉婉的厉害,所以她现在的所作所为骆初七也没有觉得太惊讶,她能作出什么事来都不奇怪,一个心狠同时又有些聪明的人,向来是很难对付的。

    上官婉婉这一招狠棋走的很好,看似她是把自己逼到了绝路上,但实则却是绝处逢生。

    如果这件事解决不好,骆将军那里就对她产生了隔阂,谁也不会喜欢一个在成亲前委身给男人的女儿,并且看那个样子,分明就是上官婉婉自己愿意的,就在这个船上苟合。

    真是和那些窑姐儿一样的不堪。

    但她把自己逼到死路上,用痴情做了一个寻死的理由和借口,正是因为她的深情,所以她才会和慕沉远在一起,顺便还把她娘给拉了出来,给她当了一把挡箭牌。

    如果一个人的歉意不够,那在加一个为了自己凄苦一辈子的女人,骆将军怎么可能不愧疚?

    另一边,慕沉远本来是已经怀疑上官婉婉下套子了,但是她用自己寻死的决心向慕沉远表达了一件事,那就是她不在意那个王妃,甚至是拒绝的,愿意为了他做任何事。

    这样一石二鸟之计,同时笼络了两个人,手段可真是高明。

    骆初七去看骆将军和慕沉远的表情,两人的脸色都不似刚才,骆将军已经没有了怒气,慕沉远更是一副被打动了的样子,如果不是知道上官婉婉的真面目,说不定骆初七也会被她感动的。

    “姐姐,你快过来,那边太危险了,父亲和王爷又没说你什么,你做什么要寻死觅活的。”骆初七抖着嗓子喊了一句,抬脚想上前,但却被慕沉远拉住了手腕。

    “你想逼她跳下去吗?!”慕沉远一脸隐忍的怒容,看着骆初七的样子活像她是个恶霸一样。

    骆初七在心里冷笑,脸上却丝毫不显,“王爷你做什么,你抓疼我了,你放手!”说话间,骆初七去拍慕沉远的手,顺便抓了几下,她的指甲可都是修剪过的,随意的抓起来都可以在他身上留下点印记,更别提她是存心要抓他的了。

    只见慕沉远倒抽了一口冷气,猛的松开了骆初七,低头一看自己的手上三道鲜红的血痕,有血珠正从里边浸出来,他气的暗自咬牙,新仇旧恨全部都涌上了心头。

    上次让他穿着女装在众人面前出丑,他当时就想掐死骆初七了,这次他怎么也不会轻易放过她。

    骆初七冷眼看着抬掌欲往自己的身上拍过来,就只是站在那里不动,脸上一点惊慌都没有,好像慕沉远只是过来拥抱她的一样。

    就在慕沉远以为自己就要劈到骆初七的时候,他咬牙抿唇,硬生生想改了自己的掌向,但有人比他更快,斜里掠出来一个挺拔的身影,掌风如山倒,以不可抵挡的架势冲着慕沉远过去了。

    两人一时打做一团,骆将军在旁边冷眼看了很久,直到慕沉远渐渐有落下风的架势才抬手一挥,“子辰,不可无礼。”话音落地,那个挺拔的身影立时便是一收,身形翻飞,不过一个眨眼就站到了骆初七的旁边。

    “小七,你没事吧?”骆子辰拉住骆初七的手送到眼边,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待看到她手腕上的红痕,他一双眼睛含着冷光看向了慕沉远。

    那边慕沉远也没有好到哪去,咬牙抿唇盯着骆子辰,心里早已经把骆将军骂的底儿朝天了。

    这个老匹夫,什么叫不可无礼,怎么不在骆子辰冲出来的时候就拦住他,不就是看自己对骆初七动手了,所以不开心,有心想要惩罚自己吗。

    哼,以后在朝堂上,有你的小鞋穿。

    上官婉婉呆立在那边,她没想到自己的一番感慨突然就被这么打断了,本来她的情绪酝酿的这么好,骆将军和慕沉远也已经被打动了,这无端端冲出来个骆子辰,生生的把这种气氛给打破了。

    现在她站在那里真是无比的尴尬,话已经继续不下去了,这河,是跳还是不跳?她还有很多事没干,是决计不会跳的,但是不跳却也要有个不跳的台阶下。

    一时之间,她骑虎难下了。

    骆初七已经从她脸上看出了她的端倪,嗤笑一声,抓住了骆子辰的手,伏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几句什么,骆子辰越听脸上神色也凝结,最后一张脸冷的都快滴出水来了。

    他眯眼不知道想了些什么,转身走到了骆将军的旁边。

    “父亲。”他板板正正的施了个礼,虽然垂着脑袋,却也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他正在生气,“我知道大妹妹身世可怜,但是这件事万万不能就这么揭过去。”

    本来骆初七告诉他这件事,是想让他一起跟着看热闹的,但没想到他居然这么耿直的就去找骆将军了,还在上官婉婉面前说出这些话来,这不是逼她跳河吗。

    她要是跳河了,这戏还怎么唱。

    果然,上官婉婉听了骆子辰的话,脸色霎时变得雪白,她眼睛瞟了一眼慕沉远,冲他一笑,转身毅然决然跳进了河里,“噗通”一声就没了影子。

    饶是骆初七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也没来得及去拦住她。

    “骆将军!”慕沉远好像十分生气的样子低吼了一声,“我一向敬重你人品厚重,没想到你也不过如此,竟要逼着你的女儿,为了你的清名去死,好,你们骆家真是世代清名!”

    骆将军也被惊住了,但他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慕沉远说废话,冲到甲板边上往河里看了一眼,丝毫没有迟疑一跃而下。

    “父亲!”骆初七倒抽一口冷气,抖着手冲了过去。

    远处的灯笼和花船上的灯照着河面,泛起一波波红光,骆初七眯着眼睛在河里费力的看了看,精准的找到了骆将军所在的位置,骆子辰也过来了,蹬了鞋子准备下去,却被骆初七被拉住了。

    “哥哥你不会水,下去做什么?”

    她在刚才的惊吓过后已经冷静下来了,别人不知道也就算了,骆初七是很清楚的,骆将军会水,而且很在行,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是不会出问题的。

    但是就怕有这种意外,慕沉远也快步走了过来,但让他堂堂王爷下水去救人,那是万万不能的,哪怕对方是上官婉婉。

    “出来!”

    骆初七攥着骆子辰的手凭空喊了一声,这声音就在慕沉远旁边炸开,引得他不由偏头看向了骆初七。

    夜色暗沉,哪怕是站的这么近,慕沉远都不能把骆初七看的很清楚,但却也模模糊糊看了个大概,她脸上的坚毅,还有眼眸里的冷静,都让慕沉远的心不由一沉。

    以前虽说不喜欢骆初七,但他对她是很了解的,因为只有了解了她才能把她好好的掌控在手里。

    眼前这个,绝对不是他印象中的那个骆初七,这样镇定又冷冽,怎么会是那个自己看不进眼里的骆初七?慕沉远的心有些忐忑,更多的则是抗拒。

    因为刚才那一瞬间他屏息看着骆初七的时候,有些不能控制自己的心,没等他想个明白,眼前掠过一阵风,再看的时候,甲板上隐约多了三个黑影。

    他们三个齐刷刷单膝跪地,无声的冲着骆初七。

    骆初七没有看他们,而是紧紧的盯着湖面,想看清楚骆将军的动作,但这一切都是徒劳,“下去救人。”

    没有任何声音,只见三个黑影像是鸟儿一样,一头扎进了湖里。

    这一幕看得慕沉远刚刚泛起的一点飘摇心思,立刻散了个精光,那三个黑衣人他简直太熟悉了,那年冬猎为了争夺一头熊瞎子,慕沉月的暗影卫曾经和他的护卫们动过手。

    他眸光变得森冷,看来上官婉婉说的是真的,不然,慕沉月怎么会让自己的人跟在骆初七身边,别人不清楚慕沉月的性格,慕沉远怎么可能不清楚。

    暗影卫是慕沉月自己一手锻炼出来的人,身家性命全部都握在他手里的,日常像影子一样跟着慕沉月,但却不轻易示人,把自己的暗影卫给骆初七用,也就证明他把骆初七看的一样重要。

    “能让太子把暗影卫给你用。”慕沉远嗤笑一声,一脸说不清道不明的嘲讽,“可见你和太子关系匪浅,以前怎么不知道,你和他的关系居然好到这个地步了。”

    骆初七现在全幅身心都放在自己父亲身上,哪有空搭理慕沉远,骆子辰从刚开开始就已经看慕沉远很不顺眼了,现在没有骆将军在旁边拦着,他又敢这么挑衅骆初七,他怎么也忍不下这口气。

    他走至骆初七和慕沉远的中间,伸手不客气的把他给拨开了,“王爷还是好好想想,待会儿该怎么跟家父交代吧,我们骆家的女孩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就在这个时候,从大船后边荡过来一条说大不小的花船,上边站着的,正是朝堂上那些大臣们的公子哥,看到慕沉远和骆子辰,俱都是一愣。

    “这不是七王爷和骆家大公子吗,两位怎么居然也到南北河来吃花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