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只有我可以包容你
作者:昨忆      更新:2016-06-26 08:09      字数:2004
    米姝小脸紧绷,两只手紧紧搅在一起眼睛里是刺骨的羡慕。

    她不长记性!要不是他突然冲过来把自己拉到他怀里,自己会撞上他又臭又硬的胸膛。

    米鸢停止打他,不再虐待自己的手,冷冷盯着席晟赶人:“你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传说席少脾气火爆霸道,绝不允许别人说他一个不字!而米鸢竟敢对他怒吼着让他滚出去,田惢冷冷勾唇,等待着米鸢被席少扔出去的场景。

    她竟敢让席少滚出去,米氏要完!

    刚刚恢复正常的米贺双腿一软差点摔倒,绝望在他心底冉冉升了起来。

    席晟瞳孔危险紧缩,冰冷倨傲盯着怀里不怕死的小女人。米鸢仰着头不卑不亢回视席晟,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澄澈清明,小小的鼻翼闪动着倔强的微光。

    她总是忤逆自己,甚至可以说不给自己一点面子。

    可他就是喜欢她那副,看不惯还奈何不了自己时愤怒恼火的样子。

    席晟挑眉:“不欢迎吗?怎么我看到的场景刚刚相反呢?”说完转向了米贺:“米先生,你说呢?”

    米贺愣了下,立即笑眯眯道:“欢迎,欢迎。”田惢也在一旁笑得一脸谄媚。

    “席少能光临米家,简直是我们米家的荣幸!”席晟侧目看向了突然插话的米芸,米芸立即兴奋挺了挺自己傲人的双峰,可席晟只是扫了一眼视线立即回到了怀里不断挣扎的米鸢的身上。

    米鸢看着他得意洋洋欠扁的俊脸,气的肺都快要炸了,冷冷讽刺道:“他们都只是屈于你的权势,表面讨好你而已!你拆了米家最有升值潜力的酒店,其实在知道你这么强势之前,米家每个人在心底都巴不得你去死。”

    米贺,田惢,米姝和米芸都一一低下了脑袋脸色难看,虽然米鸢的话不怎么好听,可毕竟她说的是实话。

    席晟脸色一寒,冰冷的视线扫视一屋子人。

    他当然知道酒店刚被拆过之后,米家人嚣张的态度。如果他有意追究只需要动动手指,就可以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只是他选择仁慈放过他们,毕竟没了米氏还怎么牵制米鸢。

    她越是想要激怒他,他偏偏就是不让她如愿!

    席晟不怒反笑,笑声狂妄低磁:“你也说了她们不知道,所谓不知者不罪,我想她们绝不敢再犯!”

    米贺一听,立即笑眯眯道:“席少,那只是误会,以后绝对不敢了,不敢了。”

    田惢也跟着开口道:“是啊!是啊!”

    席晟满意扫了一眼,性感的薄唇翘起挑衅看向米鸢。

    米鸢看了一眼不争气的米家人气结,冷冷讽刺道:“用权势逼迫别人对恶劣至极的你笑脸以对,席少还真不是一般的不要脸。”

    席晟勾唇:“不是一般,那是几般的不要脸?”

    “……”

    米鸢气结,狠狠一脚踩在席晟昂贵的皮鞋上,冷冷道:“混蛋,放开我!”

    “说不过就打人,你这臭脾气,也只有我可以包容你了。”

    米鸢抓狂怒吼:“谁要你来包容我,滚开!”

    “啧啧啧,还说不差。”

    “……”

    米鸢恨不得直接把席晟的脚踩平,奈何无论自己怎么踩他就是没有反应,反而是她的肚子因为长时间没有吃东西唱起了空城计。

    “饿了?”席晟洞悉的问。

    “没有!”米鸢俏脸羞红,想都没想直接否认。

    可肚子偏偏就是不给米鸢不争气,扯着嗓子大声叫了起来。

    咕噜噜……咕噜噜…………

    奇怪的声音回荡着整个院子,所有人都异样的目光齐刷刷看向米鸢的肚子。

    “饿了就承认嘛!又不是那里饿了,有什么好害羞的。”席晟顿了顿,无耻道:“不过就算是那里饿了,只要你求我,我也可以喂饱你的!”

    本来他说一半时米鸢还在怀疑他所说的那里饿了是哪里,听他一脸坏笑的说完,立即就懂了。

    这个混蛋怎么可以这么竟然大庭广众之中说出这种话。米鸢一瞬间俏脸滚烫红的可以滴出血来,羞愤道:“无耻,恶魔!滚!”

    咕噜噜……

    席晟坏笑盯着米鸢的肚子。

    米鸢暼了一眼自己的肚子冷冷道:“我是肚子饿了,可就因为你在这,我现在恶心的要死吃不下任何东西。”

    这个女人竟然说少爷恶心,威尔斯紧皱眉头脸色发黑。

    “是吗?既然不饿的话,那就坐下来看着我吃吧。”席晟毫不在意的勾唇,抱着米鸢将她放在餐桌主座旁边的椅子上,看了一眼威尔斯。

    威尔斯立即走向米贺,对米鸢不满少爷在又不能对她怎样。威尔斯只得把气洒在米贺的身上,语气不善道:“米先生,可以开始上菜了。”

    米贺点头哈腰:“是是是,这就上。”

    一道一道做工精致,菜色鲜艳仿若艺术品,色香味俱全的美味被端了上来。

    米贺,田惢看的眼冒金光,米姝和米芸更是肚子直叫,可席少没允许他们入席谁也不敢上前坐着。

    忙了一整天米鸢既累又饿,加上美食的诱惑更是饿的前胸贴后背。

    席晟根本不看那些端上来的菜,直勾勾盯着米鸢,黑眸深邃戏谑。

    他就是故意让自己难堪!这个混蛋时刻想着羞辱她!

    米鸢被他盯得无所遁形脸色难看,起身就要走。席晟一个眼神,立即上来两个随从按着肩膀强行把她摁了回去。

    米剧烈的挣扎:“放开我,看见你我就觉得恶心。”

    这个女人似乎有些得寸进尺了?席晟盯着她黑眸一丝丝的不快。

    米芸看席晟视线一直落在米鸢的身上,心中恼火想了想突然灵光一显:“席少,我来为您跳一段舞蹈助兴吧!”

    席晟扫了米芸一眼,看向了米鸢:“你想看吗?”

    “我……”米鸢蹙眉看向米芸收到警告的眼神,她肯定只要她说出‘不想看’三个字,席晟走后米芸得用尽心机整自己。

    米鸢实在没有心情和她周旋,把不想看三个字憋了回去,冷冷别过脸去不搭理席晟。